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散文 随笔 杂文 >> 内容

错误了半生的邂逅/黑龙江.孙悦平.

时间:2014-02-08 16:04:58 点击:

  核心提示:老家有座山,谓大孤山。顾名识义,它四遭辽远,且又空旷,不曾有半座峰峦与之毗连,只是孑孑孓孓,在岁月的斑驳里,孤拔兀立着。说错误过了半生,的确不是随意说的,也不必存甚么过多的疑惑。因在我心里,打小儿,就...

  • 老家有座山,谓大孤山。顾名识义,它四遭辽远,且又空旷,不曾有半座峰峦与之毗连,只是孑孑孓孓,在岁月的斑驳里,孤拔兀立着。
       说错误过了半生,的确不是随意说的,也不必存甚么过多的疑惑。因在我心里,打小儿,就对它怀了份憧憬,生着诡秘之感的,然却临了知天命的年龄,才想起来写它,着实错误过了半生的光阴。
        客观上,大孤山尽管因了它的久远,被时光渐次淡忘,但在历史的维度上,它又无不丰沛地偏得着厚重。也正因了如此,它的声誉得以了远博,名气也成得很早。
        说它成名早,也不都是因它鼎立了三教,最最紧要的,当属两条儿,一个是它命好,早早儿便受了佛教的宠幸;另一个,是它所处的地理位置,听说,自南北朝至唐初,其山下的橐驼湾,就是辽东的第一商埠。林立的帆樯,咸集的商贾,成全了这座誉享海外的蕃城。
       文献记载,唐高祖武德二年,也就是公元的六一九年,真云和尚云游到此地,见山势峻然特立,独傲不群,且上拱北辰,下临碧波,又树密林深,溪波涓涌,顿惊呼胜景,随后,他一边奔走各地托钵募化,一边鸠工庀材,历时二载,在山上建了起望海寺,佛教自此便兴于辽东。其时,辽东地域,祸乱不断。到了唐太宗的贞观十九年,也就是公元六四五年,望海寺曾毁于一次山火。
         到了唐玄宗天宝三年,就是公元的七四四年,一上清又遣派了道人,由山东的登州泛海,北赴橐驼峰,见一山孤立,形如所闻橐驼峰,然却未见商埠,情知有误,便又询路东行了百余里,临了橐驼峰。道人举目眺去,见秀峰耸翠,列如锦屏;蓊郁的松柏,冠盖如云,清风拂过,松涛送吼;循级而上,叶密荫浓,埋首低觑时,见苔青草碧,鸟跃泉鸣。迨至山上,现出堵堵残垣断壁,颓颓然然里草木杂陈;一隅残落的碣石上镌着段儿略文,道人方晓知此处乃佛寺的遗址。当他欲寻处静地儿歇息时,忽闻耳边有湍湍水声飞过,昂首望去,见绝壁间隙,游出一尾蜿蜒碧澈的溪水,欢快地跳进一汪天然的池中,尽管水注不止,却未见池水旁溢,道人雀跃,顿呼之为神泉圣水,遂发愿要在望海寺的遗址建一道观,一不枉胜地,二为弘扬道教。于是他历时三年,终遂所愿,在原址,依序建起了圣水宫。道人念起他北渡登岸时,曾见一小孤山,遂将橐驼峰易名为大孤山。从此,道教便于此落下了户丁。
        此后,大孤山已是闻名遐迩,历代均得以经略和修葺,使得它的建筑,在规模及风格上日臻完美。然而,之后的岁月里却兵连祸结,万类殃及,圣水宫累经劫难 ,日见颓圮。时值太宗会同二年,即公元九三九年,为树励人才,当地一些绅商集资建了座梓潼宫, 于是,大孤山下庙之称闻行于世。其后的四百多年里,又相继建了地藏殿、天王殿、十王殿、大雄宝殿,至此,大孤山之禅林然已奠定。
        迄于明朝,辽东战乱不已,大孤山诸殿宇日渐荒废,圣水宫也仅存了基垣。康乾盛世后的一七四六年,山东崂山的金山派道人倪理休来到此地,见山秀水碧,景地清幽,遂愿重修庙宇。三年后的一七四九年,就是乾隆十五年,于圣水宫的原址,建了娘娘殿草殿三楹,又增建佛殿一楹。至乾隆二十八年,就是公元的一七六三年,商贾百姓们为了祈瑞,又自发地集资,建了座工艺及其丽巧,规模亦是空前的天后宫。之后的公元一八二零年,即嘉庆二十五年,又在下庙修建了关帝殿财神殿各三楹。道光四年,也是公元的一八二四年,人们为了合贺天地,又于下庙建了座戏楼。公元一八三零年,即道光十年,当地的又一周姓儿富商捐资,在下庙建了文昌宫。随后的道光十二年,又相继建了皇殿一楹,药王殿三楹,钟楼一座,客厅斋堂五楹,吕祖庙关帝庙各一座。至此,大孤山上下庙和合三教,集寺、宫、殿、楼于一体,籍天地之灵蕴,谐山水之天趣,依山就势,层陟阶升,左萦右带,上下贯通。园林结构已浑然构成,体式布局,迥为独步,其香火岁盛,声名日隆,洵为了辽东的最大胜景。也正是因了它的名气,有位落马的大员,当年在大连为官时,一直想把它划归为他的辖地。
        小时,人们就耳鬓厮云,说大孤山有地气,有风水,有几百年生儿的棒槌。大人们还说这儿是个出贵人的地方,如今长大了,翻了翻文献,发现还真有些大人物从这里走出,这些有着大出息的人士中,厅局级的官员已是不胜枚举,有代表性的,也是具大的影响力的,当数周桓赵乃禾曹镇三个,这三个人里,前一个是开国的将军,后两个都是抗日的英雄。最值得一提的,也是官阶做的最大的,当是军委那位范姓的副主席了。
        其实,我的老家离大孤山很近,直线距离只有十余里。小时候,站在老宅的院子,便可尽览它的体貌,感觉它就在眼前一样。可直至成年,我也没能登临过它,因由是,老家西出四五里,有条大洋河,由北向南,直冲黄海,山与我,便被横切开来。想近身瞻它,得从老家乘车北去,跨过北满时日本人修的一座洋河大桥,再往西绕行三十里国道,然而就这么三十里地的路程,却因了家境的穷寒,付不起坐车的盘缠,便与它暌隔至成年,再后来,因离开了家乡,便与它成了陌路。八八年,休假回老家,平生才初临了它。
        当走进这座一千多年的古镇时,我没能闻到太多的历史气息。这或许缘于时间的吻别。至于历史与现实里,从此处走出去的那些名人,与我,只是飘然在脑海里的雪泥鸿爪。
        通往山巅的路上,推搡着从尘嚣里涌来的人们,他们或许跟我一样,似泊靠了神之彼岸,不管是想来此禳灾祈福,还是想远离尘俗,削发为僧,心里此刻的那份虔诚,那份恬淡,都是难以抵御的。
        往庙殿去的那条陡峭的山路,全是不知名的石条铺就的,一千几百年的光景,被先人的脚掌磨蹭的柔柔亮亮。漫步在这玉一样明亮的石阶路上,脚下的窸窣声里,似乎糅杂着悠长而明远的历史的叹息,心里甚至想放却世俗间所有的风流态度,将魂灵永植于此。
       红红的庙门丰盈而厚重。推开它,那声“咯吱”的闷语,仿佛岁月在苍凉的记忆中醒来,一声慵懒的哈欠;迈进去,就如同迈进了光阴的隧道,恍然间,似乎看明了所有的生命之过程。
  •  

 

作者:孙悦平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罗志刚 特邀副总编:清扬 孙悦平 总编室电话:(0830)6324449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