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传统文化 >> 内容

散发泥土清香的江村民俗风情画/赵永康

时间:2015-02-12 7:48:06 点击:

  核心提示:散发泥土清香的江村民俗风情画[1]——书刘光第《五日观乡人竞渡》诗后 “五日”、即端午。在这个中国民间传统节日众多的活动中,规模最大,也最为精彩,岁岁年年万人空港的,首推龙舟竞渡。戊戌六君子之一的刘光...

散发泥土清香的江村民俗风情画[1]

——书刘光第《五日观乡人竞渡》诗后

 

 

   “五日”、即端午。在这个中国民间传统节日众多的活动中,规模最大,也最为精彩,岁岁年年万人空港的,首推龙舟竞渡。戊戌六君子之一的刘光第《五日观乡人竞渡》诗,为我们绘声绘影地再现了四川沱江边上他家乡富顺县赵化镇的端午节日狂欢景象:

箫鼓枪旗闹渚,婆娑神影跳文幢。

酒阑蛇药喧重五,市小龙舟戏一双。

彩艾几人悬命缕,蒲丛蝶聚空江。

石榴裙子香花髻,莫漫歌船道意降。

    这首诗,《介白堂诗集》所不载,从中华书局1986年版《刘光第集》404页“七言律诗未刊稿补钞”抄出。其创作时代,从诗题中有“乡人”二字推敲,应是在作者进士及第以后。查刘光第在京考中进士直至去世,终生只回过一次家乡,即光绪九年(公元1883年)南旋,至十四年五月八日携家启程北上。其间十年端午游峨眉;十一年五月初四日母亲生病下世;十四年五月端午又是将有远游,行色匆匆,都不可能五日观竞渡与民同乐。所以,这首观竞渡的诗,只能是赋于光绪十二年或十三年的端午。

    刘光第生长民间,家境清寒,所以,诗中不但处处是新科进士的春风得意,更字字喷溢着浓郁的乡间泥土清香和节日的喜庆吉祥。

这首诗的情调,是欢快而热烈的。江岸边、小洲头,……处处是欢乐的人群。最是镇头那两端竖石,一梁横架的石小桥上,由于地势比河滩碛坝要高,也就挤得更满。箫鼓、枪旗,人语喧哗,真是说多热闹有多热闹。箫鼓、吹箫击鼓之声。吹箫击鼓,正是乡间农夫节日狂欢景象。只是这箫鼓之声,并非来自陆上,而是在水之央。《文选·秋

风赋》:“横中流兮扬素波,箫鼓鸣兮发棹歌。”这箫鼓之声,乃是从江中划行戏耍,即将正式开始竞渡的龙舟上传来的。水上是箫鼓,那岸上又是什么呢?刘光第说:岸上遍地是枪、旗。枪,是一种掘土锄草的农具。《国语·齐语》:“时雨既至,扶其枪,刈、耨、……,以旦暮从事于田野。”《注》曰:“枪,椿也”,又见《管子·小匡》。成千成百的农夫丁壮,正是从田野里直接到江边来观赏龙舟竞渡的。肩上扛着的扁担、锄头,也还没有来得及回家放下。数不清的彩旗,红红绿绿,迎风招展,与农人们拄在地上竖立着的扁担、锄头相乱,密密麻麻,一片又一片。“大树之下,女也婆娑[2]”,大伙儿正在

围观村姑们翩跹起舞。一阵阵发自内心深处的欢声连着笑语,迎着东方冉冉升起的朝阳,码头上“闹”了。用四川的方言来说,就是闹热起来了。“红杏枝头春意闹”。已是生意盎然,春光融融,一片温暖。赵化镇五日江头的喧闹,热烈的场面,就更是无限风光。

    远近几十里的农人、黄发垂髫的少年男女,连同那些还勉强走得动的老太婆、老头子们,清早起来,你邀我,我伴你地从四面八方赶到江边上来。三杯雄黄酒已经下肚,吃不完的,涂在脸上,半空中缓缓散发出一缕缕淡淡的乡村烧酒味与药香。

    重五这天喝雄黄酒,是大有来历的。四川民间相传:秀才许仙

出门,路上遇到雅洁如玉、国色天香的白娘子,与他成亲。后来有个道士登门告诉他说,这美女是一条化作人身的白蛇。许仙不信。道士送他一包雄黄,要他五月五日兑酒送给女子喝。女子喝了雄黄酒,果然现出原身,是条白蛇。从此,人们就在端午这天喝雄黄酒,以驱除邪祟,祓除不祥。同时,还要在大门上悬挂大束艾草与菖蒲,驱除百病,以避免兵灾。这在四川,也有一个动人的故事:农人陈某,五月初四日在路上遇到神仙,说他村里明天将有大难,只有在门上悬挂艾草才可以避免。陈某连夜回村,同村人一道从山上采集艾草挂在门前。第二天,村里果然来了前线溃败下来的乱兵,凡是门上没有悬挂艾草的人家,都遭到了劫掠。从此,到了端午这天,人们便在家门上悬挂艾草,艾草不够,便挂菖蒲,并且把刚从山间采来的艾草称作“陈艾”,算是表达对于那位陈姓农人的纪念。

    在这个喜庆的日子里,人们还要煮食角黍,佩带五色布条拼合缝成、内贮香料的“香包”,或者干脆就把五色丝线缠在手臂上,称之为“命缕”。用这样的方法,来祈求长寿。关于这种风俗的起源,《续齐谐记》里说:

        屈原五月五日投汨罗而死,楚人哀之。每至此日,竹筒贮

米投水祭之。汉建武中,长沙欧回白日忽见一人,自称三闾大

夫,谓曰:“君尝见祭,甚善。但常所遗多为蛟龙所窃。今若有

惠,可以树叶塞其上,以五彩丝缚之。此二物,蛟龙所惮也。”

回依其言。世人作粽(角黍)并带五色丝者,皆汨罗之遗风

也。

  为了让蛟龙邪祟不敢近身,人们从此开始在“五月五日以五彩丝缠臂,辟兵及鬼,令人不病温,亦因屈原[3]。这五彩丝也有讲究,《风俗通》引裴元《新语》说:

        五月五日集五彩丝,谓之辟不祥。造百索系臂,一名长命

    缕,一名续命缕,一名辟兵缯,一名五色丝,一名朱索。

    刘光第生活的晚清年间,悬艾、佩丝等等,还非常盛行。赵化镇是江乡小市,清蒿、艾草、菖蒲诸般药草,随处可以采到。人们除了佩带五色香包外,胸前往往还挂上一叶半片的药草。所以,他在诗里

说:“彩、艾几人悬命缕”。

    几人,是作者故作凄寒之语。地处沱江下游山乡的赵化镇,市小空江,平日冷冷清清,除了往来自流井盐场至泸州的盐船水手,绝少过往客商。码头上纵有一两个过渡的行人,也要等候一个半个时辰,才等得到三五个过河人,解缆开渡。可到了端午这天,情况就大不一样了,岂特不再是“几人”,而是冠盖如云,挥汗如雨,人山人海,“蒲丛蝶聚空江”!

    蒲丛蝶聚空江”是一个夸张的艺术形象。、音shà,又音jié。见《集韵》。扇子之古名。《淮南子》云:“夏日之”。杨雄《方言》:“扇自关而东谓之”。蒲,就是蒲扇。至今,四川农村人家,夏天还在普遍使用,尤其是在老太婆中间,就更几乎是人手一把。刘光第说,来观赏竞渡的人太多,他们手里的蒲扇,轻轻地摇动起来,象翩跹起舞的蝴蝶群,聚集在江边,两河两岸,遮天蔽日,一切能充填的地方,毫无例外地都给填满了!

  诗人笔下的形象是夸张的,然而在现实的生活中,这又是一个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艺术形象,一个没有半点夸张、令人只觉得亲切和逼真的艺术形象。透过这些乡情喷溢的诗行,刘光第在诗歌写作上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4]”的技巧,尽情地显示了出来。

    如果我们要问:这些手里轻轻地摇动着蒲扇的是些什么人呢?诗人回答说,是来看划龙船的“石榴裙子香花髻,莫漫歌船道意降”。一是从远近几十里四面八方赶来的村姑农妇,二是淀泊在河心的众多花船上的有闲观众。大红的石榴裙,红得象一团火,映照她们发髻上斜插的刚从枝上摘来的洁白香花,更自别有一番情趣。这些农村女子,三天赶一次集买油打盐的事,也轮不到她们头上,平日里,哪有机会出门!今天端午节,男男女女,一起说说笑笑地来到街镇河边,从早到晚,恣情游乐,真不知心里有多高兴。还有那有钱的好事人家,出资租赁船舟,扎成花船,密密麻麻,一艘挨一艘地淀泊在水面上,奏乐吹箫,一面纵情观赏竞渡,一面纳凉,那就更是神仙般的日子了。 

    在这一派欢声笑语、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我们的诗人,也与乡间的农人、村妇们一起,沉浸在节日的狂欢之中,闹、喧、跳、戏。笑呀、唱呀、歌舞游戏呀!他也是家乡山村里一农夫,全然没有了半点老爷架子,与村姑、农人们融为一体,物我皆忘,从日出到日落,恣情嬉戏,只有端午节的狂欢。也正是由于这样的原故,诗中“闹”、“喧”、“跳”、“聚”以及诸如此类那些本来令人听了便生烦的字眼,才变得那样自然,那样贴切,以致竟然找不出更好的词儿来诩诩如生地记述五日观竞渡这种热烈、欢快的动人场面。细细读来,无限亲切;反复品藻,意趣无穷。古人有所谓“诗眼”之论。这些不可置换的词和字,以及它们所显示与展现的无穷意境,也可以说是这样的诗眼了! 

这首诗的总体风格是热烈而欢快的,它记述的人和事是在不停地运动和变化中的。然而,却又动中有静,动静并相宜。从题目上看,这首诗的主题,是观赏龙舟竞渡。但从具体的诗句看来,诗人在浓墨重彩、淋漓尽致地描述了竞渡场地和观赏竞渡的人群活动以后,点到竞渡主题,却是仅仅只有七个朴实无华的字样:“市小龙舟戏一双”。字虽寥寥七个,偏却具有极为丰富,极为深刻的内涵。沱江边上的赵化镇,当时不过三几百户人家,确实也只是一个小小的集市。一年里,人们除了春节过年,也就只有端午赛龙舟才能热闹一次。

    竞渡龙舟,是中国民间传统的群众性体育娱乐活动,在四川,岁岁年年端午,只要有江湖河堰的处所,无不举行,就连有些附近实在找不出水面的场镇,也要举行象形性的化装赛跑,叫做“划旱龙船”。关于这种风俗的起源,历史上有众多不同的说法,但在四川,则普遍认为是纪念五月五日投汨罗江殉国的屈原。明清以降,这项活动例由当地袍哥堂口(哥老会办事机构)集资主办,参赛团体,各自造为龙船,冠以金龙、黄龙、青龙、老龙等等不同的名号,就地招聘水手,先期集中训练,“四月集丁壮,设酒复椎牛[5]”,龙船下水,游江训练,健儿们个个磨拳擦掌,一心想要争夺冠军。到了端午这天,所有参赛龙船,在江头一字摆开,但听岸上三声炮响,箭也似地一齐冲向江心,斩浪劈波,抢渡对岸。此时夹岸人山人海,呐喊助威,与龙船上震天价的锣鼓声和号子声交织在一起,形成节日狂欢的最高潮。最先划过对岸并且夺得悬在那里竹竿头上的锦标者为胜。沱江江面狭窄,龙舟飞驶,不要几分钟,便可划过对岸。如此短促,不但观众不过瘾,就是龙舟上的划手健儿们自己,也个个觉得意有未尽。所以,在沱江上赛龙舟,对于航线的选择,也就特别讲究,既要选在水面较宽、水势平稳、航行比较安全的河段,还要考虑到观众的往来和进餐的方便,尽可能把竞渡场所选在场镇码头的附近。赵化镇场镇虽小,江面却是沱湾,水平如镜,两岸都是回流水,也就是船工们习称的“回水沱”,便于船过对岸以后,顺回流迅速返航,重新集结开始下一轮竞渡,是很理想的竞渡场所。为了使航线尽可能地长一些,还规定了竞渡起点和终点一在上游,一在下游方向,不与河岸垂直。这样,可供观赏龙舟竞渡的河滩碛坝也自然就延长了很多,可以容纳更多的人观看这一年一度的精彩角逐。然而,赵化镇毕竟还是太小了,沱江河也不够宽,实在不够龙舟健儿们纵横驰聘,无复万里长江上几十艘五色龙舟抢渡争先的雄伟气象,只能是“市小龙舟戏一双”,象《南唐书》所记江浙一带的村社竞渡那样,“两两较其迟速,胜者加之银碗,谓之夺标”。刘光第时期,优胜者虽然已经不再奖给银碗了,但是争夺锦标仍然是非常激烈的。优胜者实在非常荣光,非常令人生羡。凡此种种,作为观赏竞渡之诗,本来是可以也理应大为发挥的,偏偏是刘光第的这首观竞渡之诗,对于龙舟竞渡本身的描述,只有这样似乎轻轻带过的一句。虽然只此寥寥一句,80年前沱江江村万众欢腾的五月端午龙舟竞渡情景,也已是诩诩如生,活灵活现:如临其境,如闻其声、如见其人。并不因为全诗字字质朴而有半点逊色。这也许就是因为刘光第原本从民众中来,家境清寒,贞正清洁,与人民浑然一体,所谓“功夫在诗外[6]”吧!




[1]  1988年四川省“杨锐、刘光第学术思想讨论会”论文,后发表于《自贡师专学报》1989年第3期。

[2]  《诗·陈风》。

[3]  见《风俗通》。

[4]  李白《古风·大雅久不作》。

[5]  刘禹锡《竞渡曲》。

[6]  陆游《示儿》。

作者:赵永康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罗志刚 特邀副总编:清扬 孙悦平 总编室电话:(0830)6324449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