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散文 随笔 杂文 >> 内容

一生的承诺/肖涌

时间:2009-10-16 6:40:37 点击:

  核心提示:录入:ldlsq http://lzzjw.luzhou.net 2009-6-30他叫王树霖,和我的外祖父同姓名。 他本名王永福,泸县官渡人,是外祖父的侍卫。当年因为家里穷,他十几岁就跟着外祖父当了兵。抗战的时候,在一次战斗中,外祖父救了他的性命。后来到了1940年,我的外曾祖父去世了。得到噩耗时...
录入:ldlsq  http://lzzjw.luzhou.net   2009-6-30  
 

    他叫王树霖,和我的外祖父同姓名。

    他本名王永福,泸县官渡人,是外祖父的侍卫。当年因为家里穷,他十几岁就跟着外祖父当了兵。抗战的时候,在一次战斗中,外祖父救了他的性命。后来到了1940年,我的外曾祖父去世了。得到噩耗时,当时外祖父所在的川军第二十军十八师正和小日本在湖南、湖北好几个战场拉开阵势激战,战斗打得相当残酷、激烈,外祖父根本无法分身回家奔丧,只好让自己的一名军官和王永福代他回四川奔丧。

    临别时外祖父告诉王永福,自己已托人在泸县通滩的狮子山买了一块地,准备把父亲埋葬在那里,想让他去守坟,不知他意下如何?据他后来说当时他立即答应了下来。

    他一个人悄悄来到了泸县的通滩,在狮子山的半山腰,也就是埋葬我外曾祖父的坟地旁边,搭了一间草房,开始守坟。

    当时的狮子山,根本没有道路可言,完全是一个孤伶伶的荒山,人烟稀少,杂草树木丛生,晚上没有月光的时候伸手不见五指,是野兽和土匪经常出没的地方。只是因为阴阳先生说这里的风水不错,荒凉的山上才有了一座座坟墓,也给这个地方更增添了几分冷清和阴森。

    外祖父抗战结束后回到泸州,专程来到狮子山。当他看到守在自己老人坟前的王永福时,外祖父将立正向他敬礼的王永福揽了过去,噙着眼泪对他说,永福,我的好兄弟,辛苦你啦!王永福只是憨厚的笑了笑,也不再多说。

    1950年前,外祖父还不时来看看,可能也给守坟的王永福带来过一些钱粮。之后,外祖父一命归西,其儿女们也各自东奔西走,走上了自己的人生道路。由于当时革命运动一个接一个的降临,作为有一个国民党中将军官父亲的儿女们,个个如惊弓之鸟,哪里还想得到老祖坟那里还有一个孤独的守坟人。

    也就从那时起,他把自己原来的姓名改成了王树霖,继续为王家的祖坟守坟。

    王树霖就这样在外曾祖父的坟墓旁守了下来。他每天坚持着为坟墓清除杂物,也喜欢坐在坟前抽叶子烟,有时也在坟前喝点老白干,但更多的时候他什么也不做,就静静地坐那里,默默无语地看着山下。

每逢清明、春节等日子,他会用自己种的红薯、玉米、蔬菜拿到山下很远的集市上换成钱,买上祭祀用的香烛、纸钱、鞭炮、贡品等,然后回到山上,在坟前点上香烛,献上贡品,点燃挂在树枝上的鞭炮,代表王家的后人在坟前一张一张地烧着纸钱,默默地说上一番话。这样的日子对他而言,仿佛比什么事情都显得格外重要,他做得认真、虔诚,没有一丝一毫的马虎,以后当他有了儿女后,祭祀一事更加变得神圣而庄严。

    不久前,我们几个表兄妹专程去了一趟狮子山,虽然如今村村通公路了,已经把公路修到了狮子山附近,但真正要走到山背面半山腰的坟地,还得走不少的山路,而且几乎说不上有真正的路。四周除了长得密密实实的油菜地、纵横交错的杂草和无人管理的树木外,还有就是一座座年代久远的坟冢散落在山坡上,十分的荒僻。四周的人家离得也很远,坟地旁边原来也只有王树霖自己搭建的草房,没有电灯,直到他去世的时候,晚上照明都得靠煤油灯,喝水也只能接山壁岩石上浸出来的山水,粮食和蔬菜就只能自己种或者下山买。山上不时还有石头往下滚落,他在半山腰的草房有好几次被滚落下来的石头砸坏。到了晚上,四周漆黑一片,除了荒山、坟地、草房和呼呼叫着的山风,那时就只有一个孤单的王树霖。

    那是一个多么冷清,甚至可以说让人恐怖的环境。

    据说许多次他在泸县官渡的亲人曾来人或给他带来信,劝他回老家。但王树霖没有走,他认为答应了的事,就一定要履行诺言,把它做好。

    他就在那里一个人守着一座坟好几年后,山里好心的乡亲给他说了一门亲事,一个大他五岁的张姓女人走进了他的生活。据说这个叫张国珍的女人本是当地的一个大户人家小姐,长得小巧玲珑,十分的可人,找上门来说亲的人也不少。但当她听说他独自在山上守坟的事之后,竟被这个长得高大威猛但却有一颗仁爱之心的男人吸引住了,一门心思要嫁给他,父母打她骂她也不行,亲戚和闺中女友们谁也劝不住。父母见她铁了心,只好随了她的心愿。

    从此,他有了一个家,有了一个爱他、理解他、关心他,愿意和他同甘共苦,共同守着这座老坟的女人。

    他把原来的草房又扩了扩,添置了一些家具,在草房这边栽了一些竹子,在山坡上又开垦了一些地,种上庄稼和蔬菜,养上几只鸡鸭,嫁过来的女人给他接连生了四个儿女,往日荒寂的山野渐渐有了几分生气。

    原来的王家人早已没有了音信,王树霖也不知道真正的王树霖已经不在人世,但王树霖却始终坚信王家的人总有一天会来到这里。他坚信。

    他没有想到的是,首先奔这座坟来的不是王家的后代,而是一群以为坟里藏着金银财宝的掘墓人。“文革”时期的一天,一群造反派闯进了坟地,拿起锄头、钢钎开始掘墓。愤怒的王树霖立即冲了上前,企图阻拦造反派的野蛮行动,但势单力薄的他怎么挡得住造反派的人多势众。他被人家强绑在一旁的树干上,眼看着别人将坟毁了。王树霖只能放声大哭,却无力阻挡造反派的野蛮行径。

    当造反派撒野走了后,王树霖才被家人从树干上松了绑。他含着泪水,将外曾祖父的遗骨收殓好,放进棺材中,然后盖好棺材,重新填土掩埋。那一夜,他一个人守在坟前,哭得十分的凄惨,他在为自己没能保护好王家的祖坟伤心。

    但他却因此被当地的造反派打成了“四类”份子,甚至有人还莫名其妙给他扣了一顶“伪保长”的帽子。但他对这些毫不理会,依然如故地住在山上,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过着清贫的日子,守着那座被他修耸得干干净净的老坟。

    后来,又遇上了几次盗墓的,他们不知从什么地方打听到这座坟里埋葬着一个国民党大官的父亲,因此相信坟墓里面肯定有许多值钱的东西。于是趁着黑夜,三番五次前来盗墓,他们用钢钎、锄头悄悄掘开坟墓,然后用钢锯锯开棺材……但是每次都被保持高度警惕的王树霖发现了,在他的怒吼声中,盗墓贼们荒不择路地滚下山去。然后,他重新复坟、修坟。

    渐渐地,他的儿女们都长大了,女儿嫁人了,两个儿子成家之后陪他在山上住了许多年后,也自立门户搬到山下去了,他却依然守在坟地。儿女们说山上太荒僻太冷清,生活太艰苦了,劝他下山和儿女一起住,但他坚决不去,他说不出许多的大道理,他只是说答应了的事,就得干好。

    1997年,我的舅舅带着他的儿女,突然想来祖坟看一看。当他们来到了狮子山时,以为可能谁都不知道坟地在哪里。令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周围的村民告诉他们,当年守坟的王树霖至今还在那里,几十年如一日,为王家的子孙默默无闻地守着祖坟。

    见到王树霖老人时,舅舅和表姐、表弟当时就跪了下来,他们觉得这样大的情份,无论他们做什么都难以报答的。

    舅舅、舅妈曾多次告诫表姐、表弟,大恩如海,王树霖是王家的恩人,王家的后人今后谁也不能忘记王树霖他们一家,他们家的事就是我们家的事。他们一家对王家所做的事,我们即使拿什么来回报都是无法回报得了的。

    以后几年的时间里,身患癌症的舅舅和舅妈,又拖着病重的身体专程去了几次狮子山,他们还专门请人给祖坟刻了一块墓碑。每次,舅舅和王树霖老人见面后,都要说很久的话。但更多的时候,是舅舅说得多,王树霖听得多,说得少。

    不久,舅舅和舅妈先后去世。

    2006年,王树霖老人病逝,享年89岁。临终之际,他告诉他的儿女们,他死之后,就把老屋平掉,把他埋在那里,让他继续守着王家的祖坟。

    从1940年到2006年,王树霖整整为王家守了67年的坟。

    2009年3月22日,站在王树霖老人的坟前,我的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

    

  ------------------------------------------------------------

地址:四川泸州市茜草镇四川长液公司 肖涌
邮编:646006

作者:肖涌 来源:泸州作家网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罗志刚 特邀副总编:清扬 孙悦平 总编室电话:(0830)6324449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