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散文 随笔 杂文 >> 内容

路/泸州龙马潭 何小梅

时间:2017-10-12 8:15:46 点击:

  核心提示:从农会场上下车,一路往上,是一段陡峭的山路。这条路是用一块块石板铺成的。每逢下过雨,每块石板都被雨水冲刷成红红的颜色,加上年月的磨练,每块石头都那么水润油滑。这条路就成了这山里的一道风景线,仿佛给这山梁系上的一条蜿蜒的丝带。 这条路,连接着我家和学校,还有农会场。小时候,每天早上,住在对面房子的两个...

       从农会场上下车,一路往上,是一段陡峭的山路。这条路是用一块块石板铺成的。每逢下过雨,每块石板都被雨水冲刷成红红的颜色,加上年月的磨练,每块石头都那么水润油滑。这条路就成了这山里的一道风景线,仿佛给这山梁系上的一条蜿蜒的丝带。  

        这条路,连接着我家和学校,还有农会场。

        小时候,每天早上,住在对面房子的两个孩子会来我家等着一路上学,我们一路走,一路再邀约其他伙伴。大家呼朋引伴,彼此邀约,人越走越多,越走越热闹。那时的书包很旧,却不沉。最重的大概就是装着午饭的饭盒儿了。背着不重的几本书,自然走得轻快。我们这一群孩子,在铺满石板的小路上一路狂奔,奔向学校。从家到学校是下坡势,是再好跑不过了!有时候,我们还在路上来个比赛。从田坎上往下跑,看谁能最快地跑到山坡下边去。一声令下,孩子们一窝蜂地往下跑,此时,这条路就再也不够跑了,路两旁的水沟、山坡,都成了我们的跑道。为了胜利,常常三级石梯并做一步跨,水沟石梯来回穿梭,根本不顾脚下是什么,只管往前跑。现在想起来,那是多危险的事情啊!放在现在,我是绝不敢让语涵这样疯跑的。可那时,居然没有一个人在这样的游戏里摔跟头。

        放学回家时,这条路两旁的山林就成了孩子们的乐园。这山里有一种叫木子的树,春天会开出洁白的花朵,黄黄的花蕊里藏着甜滋滋的蜜。这不仅吸引了很多小蜜蜂,也吸引了我们这群熊孩子。每天放学,一路走,一路采摘木子花吮吸花蜜。每吸一口,就感觉这甜,一路甜到了心底。木子花花期很短,这样的乐趣也只能维持个把月。木子树为我们一年中剩下的时间提供了娱乐的场所。木子树是一种韧性极强的树,我们在树上荡秋千;把树干当车开,嘴里喊着“滴滴”的声音……这一路上的木子树,每棵树的树干都是光溜溜的,还反着亮堂堂的光。这些都是我们的功劳,无一幸免。除了这些书,这片山林里会有“木耳朵”、“对子泡儿”这些小野果,秋天有板栗、斯栗,当这些果子成熟的时候,这片山林就成了我们的乐园。到处都有孩子,到处都有笑声和呐喊声。

        老家的冬天,总是下雨。每逢下雨天或是雾气很重的日子,这条路两旁的野草上就挂满了露珠。有的野草挂一颗,有的野草上挂了一串,像稻穗一般,被压得低低地垂着。它们在等待着行人裤腿扫一扫,把它们带走。于是我们这群孩子,每逢雨天上学,裤腿大半截都是湿的。湿哒哒的裤子和鞋子,穿一整天,等下午放学回家的时候,就已经干了。

        为了让上学的孩子和过往的行人少湿鞋袜。爸爸和周围的几位邻里总会约在入秋后的一个雨天,不做活路的日子,去把沿途的野草清理干净。年复一年,年年如此。早些年,是因为有我和姐姐要上学。这些年,我们家早已没有孩子从这条路上学了,爸爸仍然没有间断过去清理杂草。妈妈有时抱怨说:“你去凑啥热闹嘛!哪家有娃儿上学,就让他们去铲噻!”爸爸也不说什么,吃完饭扛起锄头就出去了。一边除草,一边检查石板,发现哪块石板松了,哪块石板歪了,就放下锄头,修一修,补一补。

        修修补补间,这条路迎来送往,不知见证了多少人长大,见证了多少人老去。它仍在那里,像缠绕在这山间的丝带……


作者:静观微澜 录入:静观微澜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