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特辑 >> 泸州北方公司纪实与报告文学特辑 >> 内容

翠绿丛中

时间:2017-10-25 22:53:15 点击:

  核心提示:翠 绿 丛 中闵其彬泸化厂,在我的童年,就记在脑海里,这当然是听生产队干活的大人们说的。小时候,经常听他们摆龙门阵说,泸州高坝有个泸化厂,是兵工厂,专门为部队生产武器,内三层外三层都是解放军站岗保卫。...

翠 绿 丛 中

闵其彬

 

泸化厂,在我的童年,就记在脑海里,这当然是听生产队干活的大人们说的。小时候,经常听他们摆龙门阵说,泸州高坝有个泸化厂,是兵工厂,专门为部队生产武器,内三层外三层都是解放军站岗保卫。

我老家合面距泸州城70多公里,高坝离泸州还有10来公里,那时交通不发达,合面到县城纳溪没有通客车,更不说到泸州或是高坝,按现在便捷的交通条件来说,近100公里不通车,那也是比较遥远的,他们没到过纳溪,别说泸州、高坝。虽然他们龙门阵摆得闹热,其实也是道听途说,不过在摆龙门阵时他们洋溢高兴、灿烂的样子,在那生活极度艰辛的年代,精神上得到了极大的慰藉和满足。自然工厂在我和他们的心里,是非常神秘而令人向往的。

在我参加工作后的几十年,没有真正到过那个地方,也没有旁敲侧击去打听,在我看来,兵工厂不是随便可以接近和了解的,但也路过一两次,因此,泸化厂在我心中始终是那般模糊、陌生,好像永远披着神秘而揭不开的面纱。

今年518日下午,我作为“弘扬兵工文化 传承军工精神”泸州作家进企业中的一员,有幸来到高楼林立、绿树成荫的泸州北方化学工业有限公司,近距离接触公司高层领导,虽然时间只有半天,但对公司还是有了初步了解。

 

耄耋老人

泸州北方公司位于泸州城东郊罗汉镇高坝,地势开阔,前有长江滔滔涌流,后有大通山厚实倚靠,周围植被郁郁葱葱,交通便捷。我们12人乘4辆车,从刺园路出发,经忠山隧道、国窖大桥、泸州酒业集中发展区、泰安长江大桥,不久到了厂区,公司派人在门口热情迎候我们。

他们将我们带到公司西耳房会议室。字牌、茶水、资料整齐地摆放在椭圆形座位桌上。公司党委、行政以及有关部门的负责人与我们相对而坐。在我的正对面有两个老人,引起了我的注意。

市作家协会主席杨雪首先简要逐一介绍我们一行的情况,随后公司党委书记陈俊也介绍了企业方人员。介绍完后,十多台电脑和一个大屏幕同时播放摄影图像、视频。接着,公司总经理邓维平为我们介绍了公司的历史、生产情况、产品种类、市场占有率、发展前景以及在国内外的优势。我不时开小差看对面的两个老人,是的,我对他们充满了好奇。

第一位老人鼻阔唇薄,眉毛清秀,浅而稀疏的头发,上身穿白底绿格长棉衬衣,与他微胖白皙的身体十分协调,再加上带的黑色手表画龙点睛,这一切表明,老人不俗。慈祥、和蔼、精神矍铄霎时定格在我印象里。他叫王炳忠,今年92岁,老家是山西的,10多岁参军当八路,驰骋于太行山打击日本鬼子,为抗日战争作出了积极的贡献。王老来到泸州化工厂,曾位居公司领导最高层,退休前为公司党委书记。是享受部级待遇的离休干部,名不虚传的老八路。

王老听力、记忆很好,话音铿锵,语速适度,手势坚定,明眼人一看便知,王老是久经历练过的台上讲话高手。他发言时两眼仍处于眯合状态,我恍然大悟,老人那个年龄,身体其他方面都很好,只是眼睛不太好,已经是奇迹了。

王老说:税西恒修的洞窝水电站为化工厂从河南巩县搬迁过来起了前提作用。以前,化工厂到泸州没有公路,到泸州只有坐船,几公里要一个小时,后来,修了公路到小市,小市到市中心没有桥,要乘过河船,太不方便,政府没有钱修桥,工厂出资26万修建沱江桥(后称沱一桥)。当地人对泸化厂的贡献也很大,比如供应我们粮食、蔬菜、肉、蛋、水果。军民团结是国家之本,国家是这样,地方也是这样。80年代军转民,化工厂很大部分转为民用,民用要适应市场,研究和生产民用产品,因此军转民企业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和考验。现在化工厂既是老厂,也是穷厂,要继续发扬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勤俭节约、军民团结,过去讲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这些精神,过去需要,现在仍然需要,我看永远不会过时……中国的事要由中国人做,要靠共产党,没有共产党的领导,什么事都干不成、干不好。习总书记提出中国梦,我看提得好,中国梦就是目标和方向。我们人人都应该有现实的梦想,只要努力,是可以实现的,每个人的梦想都实现了,中国梦自然就实现了……

第二位老人是稍稍瘦削的筋骨人,外穿灰色衬衣,里面穿着白色格子薄衣,发黑稍长,黑眉毛直立,他显然是个做事严肃而认真的人。老人今年88岁,名字曾光义,他拿起稿子,执意站着讲,说坐起讲感到不好意思。曾老显然作了准备。

曾老是湖南人,科班出生,曾就读于重庆大学。他22岁到泸州,时间是5110月份,一同来的12个,年长的93岁了,他是较小的,从重庆乘船溯江而上来到泸州这个兵工厂。自己从事的是检验工作,质量工作由他负责。曾老对产品质量高度负责,不合格的产品过不了他这一关,因为必须经他签字盖章才有效。记得一次有一个产品检验不合格,他拒签字,当然盖不到检验科的章,厂领导打招呼也不行,产品生产部门擅自盖了厂的大章后运出去,结果政府质监部门检查发现没有厂里检验部门签字盖章,产品被拉回来了。

曾老说自己在厂工作生活几十年,有些感想,首先要感谢共产党,共产党人为国家独立、民族解放,在那抗日烽火与硝烟弥漫的战场,带领军民浴血奋战、抛头颅、洒热血,顽强抗击日本帝国主义的狂轰滥炸和侵略掠夺,经过八年抗战,打败了小日本,后来又战胜了反动腐朽的蒋家王朝,建立了新中国,从此,化工厂进入了崭新的时代。其次要感谢厂里的领导和工人,厂领导信任我,让我在重要的岗位上工作,负责质量,我只能严把质量关,干好本职才对得起领导。厂里的工人和我同在一个战壕,共同工作、生活在泸州化工厂这个家里,我们像战场上生死与共的战友那样团结友好、相互学习帮助、爱厂如家,建设美丽幸福的家园。

两位老人都是外省人,虽然他们的讲话好多我听不懂,但我还是明白不少,他们执着的爱岗敬业、无私奉献精神和强烈的感恩报国家国情怀已深深感动了我,在他们身上我看到了许多闪光点,使我的心灵得到洗礼,他们的优秀品质和崇高操守让我对他们肃然起敬。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不也正是需要一代又一代中国人传承、发扬中华文化、传统美德,不忘初心、继往开来、奋力前行吗?

两位可敬的老人,我衷心祝愿他们身体健康、幸福快乐、长命百岁!

 

辉煌昔今

听了邓维平总经理的介绍得知,泸州北方化学工业有限公司的前身为1933年创建于河南巩县的国民党军政部所属重点兵工企业,1938年因战仓促搬迁,几经周折,最终落户长江之滨的泸州。公司是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公司所属国家重点保军大型化工企业,总部位于泸州市龙马潭临港工业园区(罗汉镇高坝),地理条件优越,区位优势明显,南滨长江,东靠泸州国际集装箱出海港,西邻蓝天机场,北接泸隆高速公路和铁路,占地面积近460万㎡,十三个全资及参控股公司,分布于泸州、宜宾、张家港、重庆、柳州、青岛、印尼等地。总资产21.2亿元,现有员工3600余人,其中各类专业技术人员900多人,形成了以军品、纤维素衍生物、汽车油箱“一军两民”为主导的产品结构,并以精制棉、原盐等原料为源头延伸产业链。公司是全国最大的纤维素醚类产品和金属油箱研发生产基地跻身四川省化工制造业十强。公司技术中心是四川省企业技术中心。

公司党建思想政治工作、精神文明建设、企业文化建设与生产经营协调发展,同步并进,先后被评为中央企业先进集体、全国模范职工之家、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公司思想政治工作先进单位、四川省最佳文明单位、四川省企业文化建设先进单位、泸州市十佳营销企业。而今,志存高远的泸州北方公司正以敢为人先、缔造卓越的气魄努力实现新的发展目标:巩固公司在国内身管武器用发射药研制生产的领先地位,积极向“高、精、尖”军品领域拓展;围绕纤维素衍生物和汽车油箱,打造有规模、有竞争力的专业化民品发展平台,向“国内一流、国际知名”军民结合型企业的目标迈进!

84年的风雨征程中,泸州北方公司为我国的国防建设和经济建设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在新的时代、新的形势下,公司必将为实现强军梦、中国梦作出新的积极的更大贡献。

 

树荫森森

太阳从枝叶缝间落下的光斑,热乎乎地射在正穿行于茂密树林中的中巴车上。没有风,没有落叶,只有汽车行进发出的轻微窸窸窣窣声。坐在窗前,我望着那一片葱绿的香樟树,兵工厂置身如此浓密高大的树林中,即便现在的高科技,也不容易发现,树林简直就是隐藏秘密的天然场所。

陈俊书记带我们走过一条林荫小路,来到一座陈旧的灰土砖房前介绍说,这是石灰车间,不是生产而是对石灰再进行搅拌、处理。石灰车间建于197710月,今年40年了。车间不大,面积165平方米,相当于现在有些人住的大户型房屋。陈俊书记具有北方人高挑的身材,一口比较标准的普通话,能说会道、爱文善诗、歌声优美,在今年丹林梨花诗会上,他创作的诗歌脱颖而出,力压群芳,获得一等奖,他还让大家分享了动听的歌声。

不远处有一个圆形尖顶砖房,下半截用小方块石砌成,上面用土砖,墙上开了很多比较大的上下层窗户,盖顶的琉璃瓦沟里,满是褪色的落叶。陈俊书记说,水厂建于19432月,201平米,是西南最早的水厂。以前厂里的生产和职工生活用水全靠它,从长江河里抽过来的水,经过水厂加工处理,源源不断地流向车间、每家每户,前些年,生产生活用水量激增,老水厂根本满足不了,所以将生产用水和民用水分开,老水厂只供应厂区,生活用水由新水厂输送。进入老水厂,看到的是那些支撑房顶的已经变黑的圆木、淡黄的基石、有些斑驳脱落的铁器……正是这些设施,曾默无声息地日夜运作,像输送血液一样,使二五五厂和职工营养充足、精神饱满、生命鲜活。也正是这个老水厂,使泸州北方公司的精神、文化还在不断延续。

汽车在遮天蔽日的林子里绕了一圈后,驶离厂区,陈俊书记还要带我们往洞窝水电站参观呢。

临近洞窝风景区,站在高高的山坳,放眼望去,似带状的龙溪河从山间穿越流向洞窝,泥巴色水面缓缓舒躺,波光潋滟。两岸山势崔嵬,石刻、雕塑、房屋、吊桥,巧夺天工,耀眼抢目。走近电站,绿树成荫,清爽湿润的空气飘逸而至,丝丝清凉使我们先前因闷热而烦躁抑郁的心绪顿感安逸、惬意。

来到绿树丛中,一尊煜煜生辉的金色塑像跃然眼前,这就是税西恒铜像。铜像中的税西恒头戴户外帽,目光如炬,慈祥睿智,双手紧握书卷。观察铜像,他知书识礼、教书育人、品德高尚、意志坚定的第一印象便在脑海产生了。何以在景区立像供游客观赏瞻仰呢?这可不是一般人去世后能享的殊荣。陈俊书记告诉我们:洞窝水电站为泸州著名爱国民主人士税西恒兴建。税西恒为泸州泸县人,他是中国知名的民主人士和社会活动家,九三学社的重要创始人,被誉为“中国小水电之父”。他一生坎坷,命运多舛,但强烈的爱国报国情怀始终不渝,洞窝水电站就是税西恒实业救国的具体实践。

据《泸州市志·电力工业》载:“民国10年,川南道伊公署建设科科长税西恒集资从德国西门子公司引进水力发电机组。民国12年在泸县里仁乡动工兴建140千瓦水电站,民国142月建成,名泸县济和水力发电厂,为四川省水电建设只之始。民国26年增装240千瓦水电机一台。”另据《泸州市志·人物》对税西恒的简介:税西恒“为解决泸州照明用电四处奔走,筹集资金,甚至变卖自己的产业,经过四年的努力,终于建成泸县济和电厂”。

19399月,由于日本飞机轰炸泸州,全城火光冲天、硝烟弥漫,济和电厂无力经营,于是卖给当时的23兵工厂(现泸州北方公司),改名“洞窝水电站”。随后,工厂相继扩建机组,于1942年引进美国通用公司两台水轮发电机。

走进水电站,便见厂房倚靠山崖,掩映在绿荫的怀抱中。四周树木苍翠欲滴,透过枝叶缝隙,可看见河里水流哗哗,水花四溅。房内两台已运转75年的美式发电机静静地坐卧着,仿佛正打盹。看着发电机上光亮的油漆、螺丝、铸铁,自然会得出结论:发电机完好无损,还能工作。陈书记自豪地说:这两台历经75年风风雨雨的老古董,现在仍正常发电,同类产品目前仍在工作的,全世界仅此而已,鉴于此,今年申报了工业遗产保护。

据了解,1923年始建,1925年竣工的洞窝水电站是四川第一座,中国第二座水电站。经历血雨腥风数十载,古老的水电站积淀了厚重的历史。90多年荏苒时光、沧海桑田,洞窝水电站的发电机旋转声如永恒的龙溪河淙淙流淌。

半天沉浸于林荫之中,我被染绿了。

 

 

作者:闵其彬 来源:《泸州作家》杂志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