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特辑 >> 泸州北方公司纪实与报告文学特辑 >> 内容

家国栋梁 火药人生

时间:2017-10-25 23:00:27 点击:

  核心提示:家国栋梁 火药人生——记我国火炸药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泽山 白 鸽“五月榴花妖艳烘,绿杨带雨垂垂重。”5月18日,泸州作家一行,带着敬意,走进绿色浓浓的泸州北方化学工业有限公司(简称泸州北方公司) ...

家国栋梁  火药人生

——记我国火炸药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泽山

                   

 

“五月榴花妖艳烘,绿杨带雨垂垂重。”

518,泸州作家一行,带着敬意,走进绿色浓浓的泸州北方化学工业有限公司(简称泸州北方公司)

走进泸州北方公司,我才知道,它是中国身管武器发射药的先行者,有着84年的辉煌历史 ;我才知道,它是我国中小口径身管武器发射药的最大生产厂家,是国家重点保军大型化工企业 ;我才知道,在军民融合发展战略中,它还是我国纤维素衍生物的最大生产厂家、金属汽车油箱的最大生产厂家。

泸州北方公司,是我国身管武器发射药的排头兵,在它成长与成功的背后,有一个不得不说的人物,那就是中国工程院院士、南京理工大学教授王泽山。

1935年,王泽山出生在吉林省吉林市。那时,日 三省,成立伪满洲国。在日军的铁蹄下,王泽山度过了悲惨的童年,成为他一辈子最屈辱的记忆。

1954年,王泽山考上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选择了当时学校最冷门的专业——火炸药。他说 :大家不去考虑这些比较边角的专业,但我想既然是设立的重要专业,国家需要的,就需要人去做。

国家的需要、国家的利益,就是王泽山的价值取向、人生追求。从此,研究火炸药,成了王泽山的终身使命,他一辈子就做火炸药这件事。

可以说,他的人生就是火炸药人生。

火炸药是武器能源的核心,高性能的火炸药是提升导弹、火箭、火炮等武器弹道性能的先决条件。火药是中国人引以为自豪的四大发明之一,但在近代几百年的时间里,我国的火炸药技术落后了。

瑞典化学家诺贝尔,从1860年开始从事硝化甘油炸药的研究,可以说,这个军工装备制造商和炸药的发明者,改写了人类战争史。

落后就要挨打。在中国近现代史上,帝国主义列强利用他们掌握的先进武器,用洋枪洋炮炸开了中国古老而封闭的“万里长城” 。中国被侵略、被瓜分、被欺凌。从1840年鸦片战争到1949年新中国的建立,在这100多年的时间里,中国被迫与列强签订了1182个不平等的条约。每一个不平等条约都是套在中国人民脖子上的沉重铁链。

中华民族是一个珍爱和平的民族,从古至今,中华民族都是在自己的家园里辛勤劳作、繁衍生息。但残酷的现实告诉我们, “丛林”的游戏规则是弱肉强食。安享和平、保卫和平、震慑侵略,需要强大的“筹码”

新中国成立之初,吸取历史的教训,奋发图强,可是,我国的火炸药的生产和研究,主要依靠前苏联的援建。

王泽山说 :跟踪仿制,永远是被别人所制约的。我们要做的工作,就是走在国际的前列,必须走在前面。要让我国的火炸药重新崛起、走在国际前列,这是王泽山一生的承诺,也是他的“中国梦”

为了梦想成真,63年来,王泽山一直致力于提升火炸药的性能,攻克了一系列的军工难题,三次获得国家科技大奖,让中国在这一领域的诸多技术重新傲视全球。

有媒体称,王泽山是中国的“火药王” 。王泽山说 :我对这个称呼的理解,就像早年间天津卫码头的“刷子李” “泥人张”

瀑布是最壮丽的流水,奋斗是最美好的人生。

军工报国,是王泽山的理想、梦想。火炸药是身管武器的能源核心 ;理想、信念则是王泽山生命的能源核心。已经82岁的他,如老骥伏枥、志在千里,还带领着他的科研团队,走南闯北,默默无闻地奋斗在研发火炸药这一神秘而神奇的领域。

走进泸州北方公司科研所,仿佛走进一个蓬蓬勃勃的植物王国,绿树成荫、鸟语花香。在这里,可见白鹭与朝霞齐飞。在这个宁静而神秘的科研所,还是省、市两级院士(专家)工作站。

2015824,泸州市人民政府为市级首批三个院士(专家)工作站授牌,泸州北方公司是其中之一。公司党委书记陈俊上台接牌。

20151024,四川院士(专家)工作站在成都举行授牌仪式,有10家单位获得第四批省级院士(专家)工作站授牌,泸州北方公司是其中之一。

泸州北方公司院士(专家)工作站,就是由中国工程院院士、南京理工大学教授王泽山挂帅。

在这个以王泽山为核心的科研团队里,还有肖忠良教授、罗运军教授、裴重华教授。值得一提的是,肖忠良、罗运军、裴重华都是王泽山院士的得意门生,行业的拔尖人才,他们都是王泽山院士的爱将。

肖忠良,南京理工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肖忠良的主要研究方向是“武器能源设计与应用技术” 。多年来,他主持完成部级重点科研合作项目7个、获国家发明专利5项、省(部)级科技进步二等奖2项。他主编国防科工委十五规划教材《火炸药的安全与环保技术》

罗运军,北京理工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2001年,罗运军入选教育部跨世纪优秀人才培养计划。他长期从事高分子材料与含能材料的教学与科研工作。他获部级科技进步特等奖1项、三等奖1项,获国家发明专利7项。

裴重华,西南科技大学教授、研究生导师。裴重华先后承担和参与国家、省(部)级科研项目7个,获省(部)级奖3项、省(部)级鉴定项目4项,获国家发明专利2项。值得一提的是,裴重华曾在泸化厂工作了三年,任技术员,他对泸化厂很有感情。来到工作站,他努力用科技的力量,助推泸州北方公司的发展。

泸州北方公司为何要与著名高校协同研发?为何要建立院士(专家)工作站?这要从泸州北方公司的战略目标说起。

泸州北方公司加强军品科研生产能力体系化建设,以新技术、新产品作为快速发展支撑,着力抢占军品技术制高点,致力于研制开发具有满足现代战争“远程打击、精确制导、高效毁伤”的高科技产品。通过集成关键技术优化军品结构, “生产一代、研究一代、预研一代、探索一代” 。重点发展中小口径武器用发射药、高膛压武器用高能高强度发射药、特种燃气发生装置用发射药,拓展炮射导弹、气体发生剂及推进剂领域,从而,成为我国身管武器发射药的排头兵。

王泽山院士非常清楚,无论自己取得多少科研成果,只有把它们转化为现实的生产力和战斗力,在国际上才有“话语权”

赵其林,曾担任过公司的董事长、总经理,现在是集团公司的首席专家,王泽山就是他的博士生导师。多年以来,泸州北方公司与南京理工大学的“联姻” ,他起了穿针引线的作用。

科研所李纯志所长,他也是南京理工大学毕业的,也是王泽山教授的高徒。

看来,洞窝旁的科研所,还是一个藏龙卧虎的地方。

李纯志说 :建立院士(专家)工作站,就是以产、学、研项目合作为纽带,充分发挥到我们工作站工作的院土、专家及其创新团队作用,大力促进科研成果转化、人才培养,从而推动技术创新和产业优化升级。

李纯志说 :我们科研所与工作站的院士、专家们,在基础科研、专项科研、型号预研、型号科研等方面,实现综合性、全方位的协同研究。与王院士协同研究,我深受感染,在他身上,不仅具有敢于“创一套秩序” “辟一片天地”的创造精神,还具有一种可贵的文化自信和民族自信。王院士对我们说 :创造要追求本质,要对固有思路敢于冲击,要有突破框框的能力。外国人能做到的,中国人也能做到,并且能做得更好。在王院士的身上,有一种可贵的创新精神。搞科研,就是创新,对我们科研人员来说,创新是灵魂。

“在新的科学宫里,胜利属于新型的勇敢的人,他们有大胆的科学幻想,心里燃烧着探求新事物的热情。 (阿·费尔斯曼语)现代火炮为了提升射程,研发出了最新的模块化装药技术,即为了满足火炮远近不同的射程要求,装药发射前需要在不同的单元模块间进行切换。

1996 后, 王泽山教授通过多年研发,提出一种全新的革命性理论——补偿装药理论和技术方案。

理论需要实践的检验。王泽山教授,时常带领科研所的年轻人远赴陕西大山沟、内蒙古戈壁滩试验科研成果。

赵静,2008年毕业于中北大学特种能源工程与烟火技术专业,这个来自甘肃的大西北姑娘,喜欢依山傍水的酒城泸州,喜欢砥砺奋进的泸州北方公司。在这里,她找到了自己生长的土地和发展空间。赵静就像当年的军工人,告别故乡,来到异乡,像一棵香樟树,扎根高坝,茁壮成长,如今已是科研所副所长。

赵静说 :在院士(专家)工作站,院士、专家和我们在合作项目研发过程中,可以很好地发挥传、帮、带作用。王泽山院士知识渊博,没有院士、教授的架子,他平易近人、和蔼可亲,毫无保留地把他的科研思路、工作经验、专业知识传授给我们,让我们在成长过程中少走弯路,成长得快些。

赵静说 :有一次,王院士带着我们到内蒙古戈壁滩搞试验,茫茫大戈壁滩,风吹石头跑,那是一个鸟都不拉屎的地方。那年,王泽山院士已年近80岁,他在生活上没有特殊要求,和我们在戈壁滩上吃“大锅饭” 。还有一次,在内蒙古戈壁滩搞试验,零下20多度,人都快冻成冰棍了,我们劝王泽山院士回招待所休息,他却坚守在试验场,他要亲眼目睹低温下的试验效果

赵静说 :王院士不仅教我们怎样研究火炸药,还给我们讲他苦难的童年,给我们讲做人的道理。七八十岁的王院士,精神矍铄,还带着我们这帮年轻人,南征北战。我认为,他身体好的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他心态好,淡泊名利、任劳任怨、无怨无悔。与王院士和专家们协同研发,更多的是向他们学习。言传身教、受益匪浅。王院士说的一句话,让我们特别感动,他说 :只要能给别人光明,我愿做那个执灯的人。正是这个执灯的人,用他理想和知识的光芒,照亮了我们的心,为我们科研所的火炸药研究,培养了一批又一批创新型人才。

赵良友,与赵静毕业于同一所大学同一个专业,所不同的是,他是土生土长的泸州人,他2000年大学毕业,回到家乡,回报家乡。

赵良友说 :我大学毕业来到科研所,就在王院士的指导下从事科研工作。他带我们去陕西、内蒙古试验场搞试验,少则一个周,多则一个月,他和我们在招待所同吃同住。王院士非常敬业,白天搞试验,晚上搞计算、搞方案,他常常挑灯夜战。他对我们说 :晚上睡觉要睡不着那是好的了,我就能想问题。只要有精神就在想。自己要完成国家给予的使命,不完成我的心里不踏实。教授让我最感动的是,他把他家庭的电话都告诉我们,工作上遇到什么难题,随时都可以打电话问他,他总是给予我们圆满的回答。

2017626,泸州北方公司召开第五次科技大会,表彰科技创新上有突出贡献的个人。科研所的李纯志、赵良友在科技创新上有突出贡献而受到表彰。

作为一个大学教授,王泽山不仅要与火药打交道,还要与大学生打交道。在他多年的教育生涯中,他不仅创立了火炸药学科分支架构,还培养了数百位火炸药研究人才,如肖忠良、罗运军、裴重华、赵其林、李纯志……

王泽山院士的科研成果和育人成果,越来越引起党和人民的赞誉和关注。

面对纷至沓来的赞誉,王泽山院士十分冷静、十分低调,他说 :作为从事科学工作的人,我更加明白科学技术的力量,也深深懂得,重要科技领域的优势是维护国家安全的重要筹码。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是每个中国人渴求的,也是人人有责的,正是它在始终支撑着我。

南京理工大学党委书记尹群,精辟地概括了王泽山教授身上的“四个始终” ,即 :始终牢记初心,坚定理想信念 ;始终甘为人梯,致力于培育高端人才 ;始终勇攀高峰,致力于攻克世界难题 ;始终心系社会,致力于推动成果的转化。

南京理工大学校长付梦印,点赞王泽山教授说 :身为一名80多岁的老院士,老师常常早上6点多钟独自拎着包出差,他最怕麻烦别人,从不向学校要车接送。但他又最有耐心,有人来求教,他一遍遍不厌其烦地解释。

王泽山教授常对学生讲 :我们中华民族是一个热爱和平的民族,爱好和平的前提是国家实力的强盛,我们研制先进武器,是为了捍卫国家利益、捍卫和平与安全。他用梁启超的名言来激励学生们 :少年强则国强,少年智则国智。

在学生们的眼里,王泽山老师敬业、谦逊、包容、幽默。他人老心不老,始终保有一颗对新事物充满好奇的童心。待人接物,他始终保持最大的平等和尊重。

2017730,在内蒙古朱日和军事训练基地,举行隆重的沙场阅兵,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沙场点兵、大国亮剑。99A 坦克、远程火箭炮、红旗导弹等国之重器,向全世界展示它们的“强健肌肉” ,让世人惊叹不已。人们可曾知道,从枪炮子弹到火箭导弹,从身管发射到触发爆轰以及火箭发动机的推动效能,实现这一切的重要基础是什么?是它们的能源核心火炸药。

用泸州北方公司总经理邓维平的话来说 :没有我们的发射药,身管武器就成了冷兵器。

如果说,火炸药默默无闻地成为中国力量无可替代的基石,那么,无数像王泽山这样的军工人,默默无闻地打造着这块中国力量的基石。他们就是国家的栋梁、民族的脊梁。

“我爱这个世界,就意味着要向这个世界做更多的奉献。 ”王泽山院士的这句发自肺腑之言,会感动世界,让世界感动。

走进泸州北方公司,走进泸州北方公司科研所,让我深感,这是一个厚植梦想的地方。以王泽山为核心的院士(专家)工作站,与泸州北方公司协同研发、开拓创新,共筑“中国梦” 、共筑“强军梦” 、共筑“兵工梦”

放眼全球,在人类追求和平与发展的历程中,战争的硝烟如幽灵在地球上空久久徘徊。和平崛起的中国,她的国家安全始终受到严峻的挑战与威胁。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必须用强而有力的武器装备,打造属于我们的“中国力量”

 

 

作者:白鸽 来源:《泸州作家》杂志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