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小说 >> 内容

都是手机惹得祸//四川古蔺县 李炎

时间:2018-03-28 10:40:04 点击:

  核心提示:小说都是手机惹得祸李炎丈夫余林在外打工快一年了,今天将要回到家里,妻子杨桃那个高兴劲哟,就甭提了。知道丈夫今天拢家,她早早地将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还宰了一只鸡,称了几斤猪肉;将灶上的伙食准备得特丰盛。一切准备好之后,她便背上准备给丈夫背行李的背篓,早早地来到镇上的客运车站,等待着从县城里开来的班车。...

小说

都是手机惹得祸

李炎

丈夫余林在外打工快一年了,今天将要回到家里,妻子杨桃那个高兴劲哟,就甭提了。知道丈夫今天拢家,她早早地将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还宰了一只鸡,称了几斤猪肉;将灶上的伙食准备得特丰盛。一切准备好之后,她便背上准备给丈夫背行李的背篓,早早地来到镇上的客运车站,等待着从县城里开来的班车。

许是盼心太急吧,似乎左等也不来,右等也不来;好不容易见班车从那边驶来。杨桃按捺住狂跳的心,等待着丈夫从车里走出来。终于丈夫出来了。杨桃走上前去,此时她反而平静了。她并没有像一般年轻人那样,迫不急待地要抱抱丈夫,她只是将丈夫有些凌乱的的衣领理了理,然后接过丈夫的行李说:“走吧,回家。等你许久了。”说完,她竟羞涩地笑了。

“儿子呢?”丈夫的第一句话竟是关心儿子。

“还在学校啊!”杨桃说:“想儿子啦!这样吧,你去接儿子;我先回去煮好饭菜等你们。回来就可以吃饭了。”

“好的!”丈夫高兴地说。还给了杨桃一个飞吻。

傍晚,一家人那个欢乐劲就甭提了。儿子东东缠着爸爸,要他讲外边的故事。杨桃望着儿子与丈夫那股子亲昵劲,心里真是浸透了蜜。笑容一直挂在眼里。

夜里,儿子睡着了。夫妻两人那迫不急待的粘稠劲就不用多叙述了。缠绵过后,累了一天的两人很快就进入梦乡。一夜无事。

第二天快要吃早饭的时候,杨桃的手机铃声响起来了。余林坐在饭桌旁,见厨房里的杨桃急急地将手机铃声关掉;神色似乎有些慌张。便问道:“是谁打来的?”

“我的一个姐妹。”杨桃回答说。语气有些躲闪。

“怎么不接电话呢?”余林又问。

“没什么事,她经常打电话来说些无关紧要的事。不管她。”

早饭似乎吃得有些沉默,夫妻二人谁也没说话。饭后,儿子东东自个儿上学去了。余林有些沉闷,他也弄不清楚不愉快的由来。过了好久,他才隐隐约约地知晓,就是早餐前杨桃的那个未接电话。因为他有些怀疑那个未接电话,他总觉得那个电话有些蹊跷。但又说不出理由来。他想查查杨桃电话中的通话记录,聊天记录;但又无从下手;杨桃似乎很警惕,总是将手机揣在怀里。这让余林更加怀疑。因为先前杨桃在家时,总是将手机搁在沙发上。倘若将手机揣在兜里,做起家务来总是没那么方便的。

不知是为了打破沉默,还是为了想查查手机的缘故;余林对杨桃说:“你的手机已经用了好几年了。该换新的了。我给你卖个规格高点的手机吧。你也应该享受享受好手机啦!”

“不必!不必!只要还能用,就将就用吧。何必浪费钱呢?你找钱也辛苦啊!”杨桃忙谢绝道。

“那让我看看你那只老掉牙的手机吧?”余林请求说。

“手机有什么看头。你看你的手机。看了恁多年了,还没有看够吗?还要看我的。”杨桃拒绝说,神态还有些生气。这让余林更加怀疑了;但又似乎有些无可奈何。

下午,余林在村子里溜达了一圈之后回到家里;终于见杨桃的手机搁在沙发上了。此时杨桃好像在菜园子里摘菜去了。余林忙拿起那手机,打开通话记录,可早上那个未接电话已经删除;再打开微信聊天记录,见一个也没有,已经全部清空。余林的心弦立刻绷紧。他似乎已经断定,自己没在家的这段时间,妻子杨桃与别的男人肯定有暧昧的交往。这让他有些怒不可遏,他用拳头狠狠地擂着自己的胸脯,嘴里呐呐着不知说些啥。

正在这时候,杨桃提着一篮菜回到家里,愤怒让余林失去了理智,他举着杨桃的手机厉声问:“你干嘛要将今天早上的那个电话删除?那个电话究竟是谁打来的?”

杨桃似乎有预料,他镇静地问:“删除啥电话?”

“你别给我装蒜,今天早上明明有个电话打来,你没有接,记录里怎么没有?你为什么要将它删除?你说。”

“今天哪来的电话?凭什么说我将它删除了?凭什么?”杨桃反问道。语气好像比余林更厉害。余林一时竟无话可对。他扬起拳头在饭桌上狠狠一擂,大声问:“你干嘛要将微信聊天记录全部清空?你究竟有些什么秘密隐瞒着我?你说。”

“什么秘密?就只允许你有秘密?“杨桃冷静地反问道。”

“你将记录全部清空,就说明你有秘密瞒着我!”

“瞒着你?我有什么瞒着你?”

“你不想让我知道,就说明你有见不得天的秘密!”

“好啊!我有见不得天的秘密;你难道就没有见不得天的秘密?你微信里那些艳艳啊,幽幽啊,娇娇啊,又是些什么人?你与她们又是什么关系?你与她们的那些不三不四的聊天,又是为了什么?”杨桃一连串的反问让余林喘不过气来。他一下子明白了。昨天夜里,趁他熟睡之时,杨桃偷偷查看了他的手机。他一时不知如何是好。那股气憋在胸腔里让他非常难受,但又无可奈何。他用手抱着头,伏在桌上,不停地叹气。

过了约摸半个小时,杨桃似乎觉得有些愧疚,便走过来抚着余林的肩膀,柔声说:“这有什么嘛!我又没有责怪你!”

“滚开!我在外面拼死拼活地打工挣钱,你却在家偷人!”愤怒笼罩着他,余林口不择言。

“我偷什么人?有证据吗?你亲手捉住吗?你有良心吗?”杨桃也有些愤怒了。而且有些伤心,带着哭音:“这些年你在外面打工,你倒逍遥;我在家又要照顾儿子,又要服侍你的老妈,还要侍弄那一亩三分地;我那一点对不起你……”杨桃边说边大哭起来,她急匆匆走进卧室里,呯地一声关上门。不一会儿,提着一袋行李走出来对余林说:“也该换换角色了。也该我出去潇洒潇洒了。从现在起你在家照顾儿子,我出去打工。也该让我跟那些猫儿狗儿们混混……

妻子杨桃摔门而去,头一不回。余林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想拉住她,可没有来得及,待到稍稍清醒过来,杨桃已经走得无影无踪了。他张着嘴,站在门外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突然的变故,让余林既愤怒又伤心又无可奈何又有些许后悔。儿子东东放学回来了,好像发现家里有些异样,他里里外外转了一遍,便拉着余林的手,哭这问:“爸爸,妈妈呢?妈妈到哪儿去了?我要妈妈!我要妈妈!”儿子的哭声像针一样扎着余林那快要碎了的心;他似乎快要崩溃了,他怒不可遏地举起自己手里的手机狠狠地朝地上摔去,还在手机上重重地踩了两脚,嘴里恶狠狠地说:“都是这捞什子惹得祸!”

 

 

作者;四川 古蔺县 莱茵二期5373

李炎(李炳荣) 邮;646599

电话;15386591699

 

 

 

 

 

 


作者:泸州 李炎 录入:hjliyan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罗志刚 特邀副总编:清扬 孙悦平 总编室电话:(0830)6324449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