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小说 >> 内容

匠心//泸州 王唐银

时间:2018-05-04 15:05:08 点击:

  核心提示:匠心 王唐银黑皮战战兢兢的将“万能钥匙”探进那个深邃的锁孔。那种锁是他熟悉的,曾经在他的脑海里组装过千百遍。黑皮别的本事没有,开锁绝对是行家里手。那双钳子一样粗糙的手,做起细活儿来特别能耐,再复杂的结...

匠心

王唐银

 

黑皮战战兢兢的将万能钥匙探进那个深邃的锁孔。那种锁是他熟悉的,曾经在他的脑海里组装过千百遍。黑皮别的本事没有,开锁绝对是行家里手。那双钳子一样粗糙的手,做起细活儿来特别能耐,再复杂的结构,黑皮用一根细铁丝弯出结构,探进去就知道一二,那种细微的手感仿佛婴儿般娇嫩的感知,对锁里的世界有敏锐的洞察力。所以日子久了,工友们都送他一句称呼:防火防盗防黑皮。但现在,黑皮竟然鬼使神差一样找不到感觉了,那种幽冥的金属光泽让他立刻联想到师傅的眼睛。
不,不,不行,我拿捏不准了!黑皮满头大汗,对佝偻在一旁的狗四说。
快点给老子捅开!狗四张着满口黄牙的嘴,咆哮着。干完这一单,你婆娘的破毛病就有指望了!

 “我,我实在下不去手。黑皮几乎是哀号了。
  “
平时厂里干活儿不都手到擒来吗?换地方就尿咯?狗四瞪着牛眼样大的眼珠,关键时候给老子掉链子!
 
黑皮越干越乱,两腿直哆嗦。

这个豪宅是这个片区有钱的主儿,狗四盯着纹丝不动的防盗门,仿佛看到里面成堆的钞票在向他招手。

黑皮和狗四是同乡,来南方两年多了,一起进了这家台资的锁厂,钱没挣下多少,却在厂里师傅的指引下,做锁的同时,练得一手开锁的绝活。黑皮比狗四有天赋,完全发挥了种庄稼那种深耕细作的优良手法,两年下来,技术已经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而狗四则不然,天天不思学习,长时间“打酱油”,技术一塌糊涂。

这种特殊的工种,是公安局要备案的,所以满大街的配匙开锁匠,狗四到现在才想通他们为什么都安份得像条母狗。

一个月前,狗四下班溜达,无意间路过这家工业区背后的豪宅,那种固若金汤的洋气建筑,一下让狗四充满好奇。狗四环顾四周,防盗措施并不严密,没有摄像头,令他感到兴奋的是那座衙门一样宽大的门,安装的正是狗四他们厂里最新款式的锁。这种锁防盗等级高,一般的开锁匠根本拿不下,但狗四想到了黑皮。

狗四回到厂里,黑皮并不在宿舍。狗四知道,黑皮又去看他婆娘了。

黑皮的老婆是在黑皮来南方打工一年以后到来的,夫妻俩平时工资不高,所以并没有多少钱。几个月前,黑皮老婆得了慢性肝腹水,这一病,钱很快就成了问题。余师傅带头在厂里募捐,但这点钱无疑是杯水车薪,很快黑皮就捉襟见肘了。
 
黑皮的师傅姓余,是江西人,师傅年纪不大,却相貌显老,平日里满脸褶皱里那双明晃晃的眼睛很是让黑皮和狗四发怵。黑皮技法出类拔萃,深得师傅真传,每次厂里技能大赛,前三名不在话下。面对高徒,师傅也不显山不露水,丝毫看不出自豪的意思,只是常常挂在嘴边一句话:手艺人,贵在匠心。

狗四是完全把师傅这句话当放屁的。黑皮好歹有个生病的婆娘,狗四都快三十好几的人了,钱没有,也不知媳妇是哪个丈母娘养着。

自从发现那家豪宅之后,狗四几乎夜夜睡不着,有了钱就有了媳妇,狗四越想越亢奋。

星期天,黑皮从医院回来,一头就倒下床铺。

狗四嬉皮笑脸地把脸凑过来:哥,有个发财的道儿,听不?

黑皮没有搭理。

狗四把油晃晃的尖嘴凑到黑皮耳边:有个来钱快的门道,钱多少都不是问题,关键看你能搬多少!

狗四嘻嘻笑着,黑皮一股脑儿从床上弹了起来,这种效果是狗四完全可以理解的。
狗四顺势剥削了黑皮半斤猪头肉和二两白干,这才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的计划抖落出来。

 “不,不,不行!黑皮后悔那些流进狗四肚子里的酒肉,就知道你狗日的不是啥好鸟!

黑皮生怕失去黑皮这棵摇钱树。你那技术烂在肚子也是一潭废水,匠心?师傅有匠心,还不是老老实实上班,给老板挣工分。老板就想着你的好?
想进去住两天?黑皮扭头看着狗四,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不撬门,不爬窗,来无影去无踪,怕啥?狗四都佩服自己的反侦查能力了。

黑皮默不出声。

 以后再路过那家豪门,黑皮也只是侧眼瞅瞅,他害怕师傅那双深邃的眼睛。医院的催款通知越来越急,现在,黑皮看见医院大门都感到害怕,病床上老婆已经被折磨得不像样子了,头和脚只剩下一层皮,肚子却胀得像个圆球,那种痛苦可想而知。

 媳妇的病是治不好了,至少可以减轻痛苦啊?那个下午,黑皮在豪宅对面的马路边蹲了半天,烟头撒了一地。

黑皮回到厂里天已经黑了,见狗四正蹲在宿舍地上,用小火炖着野狗肉。
 “
狗四······”黑皮叫了一声。
 
但很快他就后悔了。狗四是条闻着荤腥就不放的猫,黑皮的一声叫,他立刻就辨别出其中的肉的方向。

 “想通啦?狗四眼里放着光。

 “咱说好啊,只干这一次,只拿够救急的钱!黑皮伸长了脖子,把头昂得端端正正的。
 “
得得得!狗四激动得唾沫星子乱飞。

其实开锁这活儿,也不要啥特别工具,一根弯曲的细铁丝就够了,关键在于手感。按行里话来说就是所谓的心法。

狗四不懂心法,但黑皮是深谙此道的。

剧情是戏剧性的。狗四的踩点很准确,这是他几天昼伏夜出的成果,豪门也有打盹的时候。无人的间歇,黑皮和狗四一前一后来了。

狗四负责放风,现在附近来往的人很少,说明这片工业区的人已经战斗在生产一线了。黑皮哆嗦着在熟悉的锁眼里捣鼓半天,依然不见动静。

豪门固若金汤,狗四盯着汗如雨下的黑皮,知道先前的骂声已经开始让他发怵了。
你他娘的就是个孬种!狗四张着大门牙,期待着就要到嘴的肉,完全忘了处境。
不行了!不行了!黑皮终于瘫了下来,眼前依旧是师傅那双寒光闪闪的双眼。

 “你他娘的倒是快点啊?狗四提起黑皮。
 
黑皮已经没有站起来的力气了,那双钳子一样的手像街边掉落的枯叶。

 “娘唉!狗四哀号着,拉起黑皮,夺路而去······

第二天傍晚,医院传来消息,黑皮老婆已经去世了。黑皮赶到医院时,师傅已经替他办完所有手续,黑皮看见老婆脸上并不痛苦的表情,仿佛还有些安详,再看看师傅,眼里已没有了刀······


(王唐银,企业员工,泸州市作家协会会员。)


作者:王唐银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本类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