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长篇小说连载 >> 内容

放滩[第1部 潮起大江] 第1章/段家和张家(2)

时间:2018-05-18 17:46:48 点击:

  核心提示:放滩[第一部 潮起大江] 第一章/段家和张家(2):2段祺坤是在泸州师范读书时和佘竟成相识的。在光绪二十七年,也就是1901年,14岁的段祺坤算是赶上末班船,在省城由学政主考的院试中考取了秀才。其时,...

 

放滩[第一部 潮起大江] 第一章/段家和张家(2):

 

 

2

段祺坤是在泸州师范读书时和佘竟成相识的。

在光绪二十七年,也就是1901年,14岁的段祺坤算是赶上末班船,在省城由学政主考的院试中考取了秀才。

其时,古老而又悠久的科举考试制度,正受到维新派和洋务派们强劲的两面夹攻,命在旦夕。也就在那时,在国人眼里如此强大的、被洋务派引以为骄傲和资本的北洋水师,竟然败在弹丸之国日本舰队的手下,而且全军覆没。在段祺坤启程去成都参加院试时,就已经传出了皇上和老佛爷下诏永远停考武科,也将逐渐递减文科科举名额,还要在乡试和会试中废八股,考策论,增加政治、历史、地理、军事等科目的消息。这对于那些十年寒窗,埋头于四书五经,致力于代圣人立言的八股文章,朝朝暮暮期盼着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儒学弟子来说,无疑是理想和进身之阶的轰然坍塌。

开办新学之风,便在中国日渐盛行,再加上光绪皇帝明令下诏倡办,各地的新式学堂,就雨后春笋般纷纷冒出了地面。

于是,读书人入新学开始成为时髦。

我爷爷段祺坤年青时,是不是赶时髦之辈,倒也无从考证,但就其往后的作为看,他那时已经和中国大部分知识分子一样,在鸦片战争和甲午战争的失败与屈辱中,强烈感受到了中国非得全面向西方列强学习,励精图治,方能富国强兵,倒是可以确定的。而且,那时新学定将完全取代科举,成为显学,成为读书人新的出路已经是极明显的趋势。于是,段祺坤在考中秀才的次年,又通过两榜考试,就近入了川南师范学堂,选修了当时新从西洋引进的学科之一的数学。

那川南师范学堂,也是开办于段祺坤考中秀才那年,学堂设在叙府下游两百多里水路的泸州。开办之初,叫做川南经纬学堂,次年,奉光绪皇帝诏,学堂更名为川南师范学堂。川南师范学堂虽然只是中等师范,但课程几乎全部仿照高等学堂设置。且首任学监,也即是校长,就是翰林学士,蜀中第一宿儒赵熙(1)。蜀谚云:家有赵翁书,斯人方不俗。所以,川南师范学堂也因了赵熙学监,在川中名噪一时。段祺坤报考川南师范学堂,一方面是家中经济状况,还不大能够供给他去省城念书;而更其主要的,倒是冲着赵熙的名气。

也因此,段祺坤在入学的第一次朝会上,就为学监赵熙的一番演讲,大为振奋。

那时,赵熙也才正当中年,三十几岁年纪,一袭青布长衫,一架深藏学问的眼镜,健步走上操场边的司令台,向台前一站,立马就全场清风雅静。

赵熙轻声咳嗽两声,清了清嗓子,然后开讲:“同学诸君,今天,啊,我要演讲的题目,是本学堂的教学宗旨。”

这时,一个胖胖的庶务主任跑咚咚地上台来,将一个当时还有些稀奇的、用洋铁皮敲成的传声筒,恭恭敬敬地捧给赵熙。

赵熙只摇摇手,推开了传声筒,又继续讲,声音虽然不算十分洪亮,但是却能够让全校的师生都能够听得清楚:“诸位晓得本学堂开办之初,为啥子叫做川南经纬学堂吗,啊?让本学监来告诉诸位。

“本学堂之所以命名经纬者,啊,是说:为学要为上下古今之学,不能只求耳目尺寸,是为纵;当为大通世界之学,不能拘守方隅,这就叫做横。纵是经,横是纬。今日世界之学问,已非古今之国学所能概全。且兼修西洋之思想、现代之科技,已为复兴中华、富国强兵之亟需,是万万不可等闲视之的了!是,为学之道也。

“那么,啥子是致用之道呐,啊?

“子曰,学而时习之。学而时习之的习,预习复习之习欤?非也!是演练也、行也、践也。本学监为此,专门撰写了一副楹联,刻在校门上,诸君可曾看见?”

学生们就齐声回答:“看见了!”

赵熙就说:“好,大齐家就随我诵读一遍。合德智体而为士。”

学生们齐声念:“合德智体而为士。”

赵熙又念下联:“通天地人之谓儒。”

学生们接着念:“通天地人之谓儒。”

赵熙又继续演讲:“这就是本学监教给诸位的致用之道,以此,庶几可达于智、仁、勇之三达德。好学近乎知,力行近乎仁,知耻近乎勇。知斯三者,则知所以修身;知所以修身,则知所以治人;知所以治人,则知所以治天下国家矣。

“这,就是本学堂办学之理念。愿与诸生共勉之!”

台下就爆火炮般噼噼啪啪地响起了一片的掌声。段祺坤和一些新生先是一惊,不觉一愣,但立刻也就明白,随着就使劲儿鼓起掌来。

那时,演讲和鼓掌,也都还是新鲜得很的事情。

演讲和鼓掌真是好东西!

当一个德高望重的长者登高一呼,下面的听众掌声一起,那呼号声和掌声就相互激荡着,裹挟着,有如大江的潮水,向一个方向冲刷而去。其间,段祺坤不由得就血脉贲张起来,竟像下河放滩,中流击水,身体轻飘飘地,被那洪流般的掌声抬着,推着,逐浪而去。就觉得天将降大任于斯人矣,自己似乎就要成为国家的洪钟大器,肩负起平天下的重任来!

往下的日子,段祺坤几乎时时处于新思想,新知识所刺激起来的新奇与亢奋之中,满脑壳的康有为梁启超严复,满脑壳的孙文黄兴章太炎,满脑壳的亚里士多德伏尔泰达尔文孟德斯鸠康德黑格尔,满脑壳的克伦威尔拿破仑华盛顿俾斯麦伊藤博文。他们简直就是如梦初醒,才晓得天朝之外,还有如此大的世界,经史之外竟有如此多的学问!好像窒息久了的人,猛地吸入了大量的氧气,那醉氧也竟如醉酒一般,兴奋激动得晕晕乎乎,雄心与勇气都顿时大增。

这就读到了毕业班。

这时,学监赵熙又从省城成都的学堂,特地延聘来两位留日归来的教习,其中一位姓林的教习担任了段祺坤他们班的几何老师。

这日,林教习头回来段祺坤他们班上上课,就有些出乎学生们的意外。那时,日本国差不多成了孙中山、黄兴他们革命党避难和聚集的窝子,所以留日学生中的革命党也就非常之多。所以,学生们也就以为那林教习一定也会如邹容、陈天华、林觉民一般长发飘飘,风流倜傥,言辞激烈。不成想夹着书本、教鞭和三角板走进教室来的林教习,竟是如此白净瘦小,又带着深度的近视眼镜,也没有穿洋装,依旧一袭长衫,一双布鞋,只是头上本来该佩戴的瓜皮帽换做了西洋的博士帽,也不晓得那帽子里是盘着发辫还是剪了发辫。

学生们就差不多一齐小声地哦了一声。

林教习踏上讲台,在讲桌上放下手中的东西,然后揭下头上的帽子来,一条油黑的、盘在头顶的发辫,就从头上垂了下来。

学生们又哦了一声,叽叽喳喳地小声议论起来。

那林教习也并不急着开口,只是笑眯眯地望着全班学生。直等到叽叽喳喳的小声议论停了下来,这才将双臂朝上一举,抖落下笼着两手、松松垮垮的袖头来,去粉笔盒里取了一支粉笔,转身去黑板上写下两个大字:林慧。

林教习转身来,终于开腔了:“本人,姓林名慧。莫笑,慧心男女皆有,听听我的嗓音,是娘娘腔吗?又说:“晓得你们有人在拿我这头上有没有辫子打赌。好,现在底盘揭开,输了的要请客,包括请我啊。”

学生们又哄地笑了起来。

段祺坤就站起来说:“先生的那条发辫是真的还是假的哟,不要等我们白白的输了哦!”

林教习就将发辫捞到胸前来,用手握着,扎实扯了两下,说:“没有扯脱吧?货真价实!”

又一个学生站起来问:“听说留日学生大多剪了辫子,先生为啥子还留着呐?”

林教习说:“喔唷,我胆小,怕满八儿杀头。扬州十日!扬州十日记得吧,血流成河,血流成河呀。再说了,我这条奴才尾巴留着,也还有些用处呢,待会儿你们就晓得了。好了,我们上的是几何课,不说这个,书归正传。”

就将粉笔绕在辫稍上,另只手将辫子中间按在黑板上固定为圆心,画了一个标标准准的圆。然后回过身来,拍掉手上的粉笔灰,得意地说:“咋样,我觉得比学堂头找木匠仿制的圆规还方便好用些呢。今天我们开讲圆的切线方程。开讲之前,先复习一下圆切线的定义,我要先请一位同学来复述一下。”就拿眼睛来在教室里扫了一遍,停在了段祺坤身上:“就这位同学吧,请先报姓名,好吗?”

段祺坤站起来报了姓名,林教习眼睛片后面就似乎闪了一下光,但却又立刻收敛,依旧笑眯眯地等着段祺坤回答。待段祺坤回答了过圆半径端点,且垂直于圆半径的直线,就叫做圆的切线之后,林教习就开始了他的讲课。

一堂课就在轻松有趣的气氛中,极快地过去。下课后,林教习随学生们一起走出教室,分手时,特地留下段祺坤,叫他饭后到他的寝室里去一下。

年轻人总是好奇的。更何况这林教习也当真有点儿稀奇,有点儿神秘。好奇心驱使着,段祺坤在学生食堂吃完午饭,就立马去了学堂给林教习安排的单身教师宿舍。

但是不巧,敲开门时,却见林教习房间里另有生人。段祺坤忙说:“先生有事,我下回来吧。”就要退了出去。林教习却叫住了他,说:“不妨,进来坐吧。哦,当真,还没得凳子了哒,就委屈你坐床边,好吧?”然后,就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油纸包着的东西来递给段祺坤,说:“成都有人托我带给你的,打开看看吧。”

段祺坤满腹狐疑,迟迟疑疑地解开了油纸包上捆着的麻绳,打开油纸来,原来是几本书。面上的一本是严复翻译的《天演论》,下面两本却是禁书,一本是《革命军》,一本书《警世钟》。

段祺坤瞟了林教习和他对面坐着的那个生人一眼,见两个人都正直直地盯着他。而且,那个生人壮实高大,一副武人模样,看样子有二十七、八年纪了,却还着一身玄色日本国的学生装,委实有些令人生疑。就不免有些心跳脸白起来,赶忙将书放回桌上,嗫嚅着说:“先生是不是弄错了?……

林教习说:“张季刚,张季刚你认识吧?”

段祺坤心上不觉一惊,就下意识地又看了那个生人一眼,没敢做声。

林教习哦了一声,说:“是我疏忽了!”就指着那个生人,说:“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在日本时结识的朋友,佘竟成佘大哥,是泸州的名人噢!”

段祺坤当然晓得佘大哥,泸州小市人,有名的义字堂口的袍哥舵把子大爷,只是还没得见面。同学私下把佘竟成传得神得很,说他去日本国见过孙中山,是孙中山封他做川南区司令,派他回来发动会党反清起义的。

这正是段祺坤景仰的人物,不想竟在眼前。段祺坤就慌忙站起来作揖:“喔唷,原来是佘大哥呀!久仰久仰。”

佘竟成笑道:“你们学堂的先生和学生里头,我还是有好些朋友哩。”就点了几个名字:吴玉章、但懋辛、黄复生、谢持、黄方、曹叔实、陈漱云。

段祺坤兴奋起来,说:“都是些我极敬佩的学长,他们组织的输送学社我也参加了的。可惜,现在他们差不多都毕业离开了。”

佘竟成说:“好,偌个嘛,我们也是朋友了!”

林教习笑了:“好、好,这下该把书收起来了啵?”

段祺坤也就不好意思地笑了,赶忙把书依旧包好,放进书包里去。

林教习问:“张季刚,我教成都石室高级中学堂时的学生,你们是啥子关系?”

段祺坤说:“我们都是叙府人,又是同科秀才。不过,关系还不只是这点,几句话也还说它不清楚……

林教习说:“那,以后慢慢听你讲。”

 

[1:赵熙(1867——1948),字尧生、号香宋,四川荣县人。蜀中五老七贤之一,世称“晚清第一词人”。也善于书画及编剧。光绪18年,赵熙以25岁中进士,列殿试二等,选翰林院庶吉士。次年,应保和殿大考,列一等,受翰林院国史编修,转监察御史。]

 

 

 

作者:段文汉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罗志刚 特邀副总编:清扬 孙悦平 总编室电话:(0830)6324449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