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长篇小说连载 >> 内容

放滩[第1部 潮起大江] 第1章/段家和张家(4)

时间:2018-06-02 17:35:24 点击:

  核心提示:放滩[第一部 潮起大江] 第一章/段家和张家(4):4张家的太祖爷爷和太祖奶奶原是极能吃苦耐劳的人,又正雄心勃勃,身强力壮,没几天时间,便妥妥帖帖地掩埋好了板栗坳那一家十几口人的骸骨,又去了趟山下长江...

 

放滩[第一部 潮起大江] 第一章/段家和张家(4):

 

4

张家的太祖爷爷和太祖奶奶原是极能吃苦耐劳的人,又正雄心勃勃,身强力壮,没几天时间,便妥妥帖帖地掩埋好了板栗坳那一家十几口人的骸骨,又去了趟山下长江边的李庄镇上。当时的李庄,也是十分地破败冷落,只有十数家新来的人家。也有几家人收拾出了门面来,临街铺一张门板在两条长凳上,做点小生意,其中倒有两三家就是卖冥钱香烛的,给凄清的李庄场平添了几分阴森森的鬼气。太祖爷爷和太祖奶奶买了些香烛纸钱,打了一小壶酒,到屋主人一家的坟前祭奠了,这才心安地收拾出板栗坳那厦大房子,定居下来,开荒种地。

而且,要是用当今的话来说,就是那时的“政策也好”,官家给了一条耕田的水牛,还要五年以后才开始征税。(注1)

于是,“托圣上洪福”,太祖爷爷太祖奶奶也就渐渐地不愁吃穿,儿孙满堂起来。

再后来,张家又出了极有远見的兄弟俩,觉得族人只晓得桑麻稼禾,只晓得发家致富还不行,更当知书识礼,求取功名。(注2)于是立下了“敦孝悌,睦宗族,饬伦纪,谨婚嫁,慎丧祭,训子孙,辨职业,择交游,安义命,尚勤俭”的《张氏家训十则》,又确定了张家人“耕读传家” 的发家方略。两兄弟也作了分工,哥哥管“耕”,每日里调度督促族人男耕女织,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弟弟管“读”, 在子弟中遴选了些聪慧的娃娃,办起家塾,习起诗书经史来。待到光绪年间,张家竟发达成为李庄镇一带的大姓。“张家的顶子,李家的银子,罗家的锭子”的说法也就在李庄一带流传开来。那“顶子”自不必说,是指张家读书中举的人多。而“锭子” 则是川南土话,意思是“拳头”,是武力和豪强。张家在富有上虽说还赶不上李家,但那时也还是够兴旺发达,板栗坳张氏家族的房子,也因之联结成极为可观的一大片。

但是,偌大一个板栗坳张家大院竟也安置不下众多张姓子孙,就又分成了两大房人。其中的一房分了出去,搬到半山平顺些的地方,修建了更为宽大阔气的院落。年深日久,张家人便称板栗坳那院落做上老房子,半山那一房人的院落叫下老房子。

在多年后的抗日战争时期,中央研究院——相当于我们今天的中科院和社科院——和同济大学等一批学术机构内迁李庄,板栗坳张家的老屋,也就成了他们赖以生存,赖以继续其研究的避护所。张家老屋为中华文化在那场严酷的战争中得以延续和发展,也尽了一份力量。(注3)

再说段家,在思坡溪棺木岩定居下来以后,一次次的分家,分出了好些支支脉脉来。思坡溪的人家很多是姓段了,人丁倒也算是兴旺,只是没有哪一房人靠种田成了大户。

到了段祺坤的父亲段有勳,便有些不甘心起来:我们段家,祖上也曾几度为官,也算是有脸面的人家,终不成到而今就再也发达不起来了?

段祺坤的父亲段有勳心性颇高,也很有些心计,谷子打上坎以后,就再不见他象往年一样,谋划着种小春的事情。眼见得别的人家在铲草皮,烧草木灰,挑粪沤灰肥了,也依然不見他的动静,见天背了手,低着头,嘴里啣根叶子烟桿,跑到棺木岩自家的几块土边儿上转圈圈。他似乎毫不在意那烧草木灰的烟尘已经欢天喜地的,在益漸凉爽的秋风中贴着地皮,一条条牵得长长地飘呀舞呀,竞相在思坡溪的山林和田畴间疯跑;也不在意别人家那些被弥散的烟尘惹得活泼起来的女人,红扑扑着一张脸,满怀期望地在家里忙了起来,精心挑选着豌豆、胡豆、油菜籽和冬小麦的种子。

段祺坤的母亲,是早也已被遍野里烧草木灰的烟尘味儿,撩拨得心里慌慌的了,却又总不见当家的吩咐她准备种子的事情。而且,连着几年的风调雨顺,今年好些人家起心就比往年更大,除了坡上的望天田依然蓄着水准备过冬外,湾里凡有水源的正沟田,都在田埂上挖开个缺口,放干了田里的水,把地来晾晒着,准备种一季冬小麦,待来年收了麦子,再给田里灌水栽秧子。女人心里便着实忍不住了,才对跨进家门的男人说得一声:“别的人家都在准备点小春了……”男人就白了她一眼,瓮声瓮气地顶了回去:“我晓得!”便再不开腔。女人也就不敢多问,顿时低眉顺眼,去干自己的家务事了。

这一夜,白生生的月亮娘娘,从瓜庐塆背后那黑苍苍的棺木岩山脊梁上刚刚爬了起来,连一对豹子在山崖上按过去扑过来地打玩,也顾不得多看两眼,就忙忙地把一片银灰色的月光,被子般盖在劳累了一天的思坡溪身上。夜岚又从渐渐安静下来的田野间悄悄升起,一点点弥漫开来,把整个思坡溪包裹在银亮得恍恍惚惚的梦里。

而段祺坤的父母,却是一夜不得安寝。

女人是轻轻拍着在旁边刚刚睡着,还衘着她乳头的儿子。照那时的规矩,同祖父辈的子女,一律男女分别拉通了排序,叫做大排行。他们的儿子行三,取名段全楨。女人拍着三儿,心上却猜度着这些天来有些异样的男人,模模糊糊地担心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事情。而此时,段有勳也正在她旁边煎饼似地翻来复去,焦躁得无法入睡。屋外渐渐起了风,窗前的一丛慈竹,便将披头散发般的一脑袋竹叶来摇得沙沙地响。那月光又透过木格子窗棂,映在了床面前的牆上,竹影便在那一方白晃晃的月光里摇呀晃呀,搅动着小屋里原本就很有些不安和躁动的气息。

女人的眼皮终于慢慢沉重,刚交睫,段有勳悄悄披衣起身的响动,一下子又让她警觉。女人便问:“咋个的,你?”段有勳也不理会,径去敲燃火媒子,把桐油灯盏来点亮了,又端着那灯盏走回床面前,吩咐女人:“把三儿抱过床外边面来!”女人问:“做啥子?看把娃娃弄醒了。”段有勳就有些焦躁:“啧,跟你说抱出来!”女人只得小心翼翼地把小儿子抱起,轻轻放在床边面。儿子虽然还闭着眼睛,小嘴嘴终于还是瘪了两下,似乎就要哭闹。女人赶忙俯过身去,把脸貼着儿子的小脸,嘴里又含混地伊伊呜呜地唱着,轻轻地拍着。段有勳站在一边,就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吩咐女人道:“好了,好了!”一边拨开女人,一边就坐到床沿上,举过灯来,细细地去看他们的三儿。女人带着一脸的狐疑,望着男人。她从来没见段有勳这么看过娃娃,不仅细细地看了儿子的五官和脸盘儿,又轻轻撫开儿子拳着的小手来,看那掌上细细的纹路。段有勳看毕,说:“唔,对头,那个徐半仙算得没错,就是三儿了。”又闭眼想了一阵,竟咬一咬牙,一掌拍在床沿上,说:“老子好歹是横下一条心了,卖,卖了!”女人听说,先是惊愕得傻了,旋即就扑向男人,乱抓乱捶着男人的胸口,却又不敢高声,只是压抑着嗓子,呜呜地嚎叫。段有勳从没見女人有过这模样,也就有些害怕,只是压着嗓音悄声凶道:“疯婆娘,你干啥子!”女人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说:“你敢卖娃娃,我就跟你拼命!”段有勳这才跳过一边,跺着脚说:“你个憨包婆娘,有吃有穿的,我卖啥子娃儿哟!再说了,我是卖儿卖女那种人呀?”

“那,你说的是卖啥子?”

“卖地,我们棺木岩上那几块地。”

“卖地?好生生的日子不过了呀?”女人就又哭了起来。

段有勳这才又坐到床边上来,也亲切了许多,说:“我想了好几天,倒底是想明白了。我慢慢跟你说。”

嗯哪。

你晓得,我们祖上是当过官的。

嗯哪。

“要读书识字,要当官,才不得遭别个欺侮哒嘛。你不记得去年上皇粮,就因为我们认不倒字,人家在文书上作了点点儿手脚,就整得我们交了两道?”

嗯哪,咋记不得!

“我们自己就是一辈子种田,也认了。只是我们这一房段家已经三代单传,再也耽搁不得。我儿要读书,要当官。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嗯哪。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这话我懂。

“你看看我们三儿这天庭,好饱满!这鼻梁桿儿,还有这对肉肌肌的大耳朵,福相啊!你再看这掌纹,这根纹路,看看。我们三儿命好得很!”

女人也就十分欣喜,只是还有些做梦般半信半疑:“当真的不是?”

段有勳说:“徐半仙,算命灵得很。只是爪爪太深,龟儿子收了老子整整一吊钱哪!不过,他还给三儿取个字。”

女人问:“取痣?我们三儿脸上、身上都莫得痣哒。”

段有勳就哭笑不得,道:“你个憨包婆娘吔,是名字的字。”

女人说:“我们三儿有名字,段全槙!”

段有勳就说:“这你就不懂了哒。你看那些读书的、当官的,哪个不是名是名、字是字的?把名和字都拿来眉毛胡子一把抓,成球不到有身份的人!”

女人说:“哦,将后来我们三娃读了书,也是有身份的人。徐半仙给我们三娃取了个啥子字呐?”

段有勳得意道:“这个字,好,大吉大利!”

“叫啥子?”

“段启元。但凡大事开张,就叫做启元。你看这名字,啧啧!”

“哦……只是那读书的钱呐?”

“刚才我说的卖地唦。留几挑水田,打的谷子够自个吃就行了。卖地的钱,我出去做点小生意,慢慢把生意做大了,还怕供不起我们娃儿读书呀?”

女人也就顿时兴奋起来:“对头,对头,我们自个再苦再累,也要娃儿读书。”就又想起:“那,还有点田土喃?”

段有勳就叹口气,摇摇头说:“没办法,只有靠你了。农忙时节我自当而然要回来顶起,平时弄娃娃实在搞不赢时,你就请两三天短工。”

女人点点头,说:“嗯哪,这点事情,我还担得起!”

从云南迁徙到叙府思坡溪的段氏家族,就我们这一房人的命运,在这样一个夜岚流布的、充满迷迷离离的梦幻般的月夜里,被段全槙的父母谋划定了,开始渐渐转变,后来也真个成为书香门第,为同宗的其他段家所羡慕和仰视。

 

[注1:见附录2。 

2:到近、当代,张氏家族更重视培养子弟读书。其时,张家祠堂已有产业水田300余挑,其收入原用于族人祭祀和年节聚餐。后,由一批年轻人力主,将经费用于助学,设立家族助学金,分甲、乙、丙三个等级,以资助不同贫困程度的张氏子弟入学读书。

3:见附录3《消失的学术城》一书相关部分。]

 

 

 

作者:段文汉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罗志刚 特邀副总编:清扬 孙悦平 总编室电话:(0830)6324449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