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散文 随笔 杂文 >> 内容

龙阴沟村龙桥寻访记

时间:2018-06-29 17:32:06 点击:

  核心提示:龙阴沟村龙桥寻访记曾佐然1999年,我采访身患重病仍然坚持工作的龙阴沟村党支部书记毛立珍的时候,龙阴沟村给我的印象是一个偏僻落后的贫困村。在毛支书的带领下,经过这几年的发展,已经成为远近闻名新农村。我也是多次到龙阴沟采访,见证龙阴沟村变化。但对于龙阴沟村的龙桥我却一无所知。得胜镇龙阴沟村一听名字就与...

龙阴沟村龙桥寻访记

曾佐然

1999年,我采访身患重病仍然坚持工作的龙阴沟村党支部书记毛立珍的时候,龙阴沟村给我的印象是一个偏僻落后的贫困村。在毛支书的带领下,经过这几年的发展,已经成为远近闻名新农村。我也是多次到龙阴沟采访,见证龙阴沟村变化。但对于龙阴沟村的龙桥我却一无所知。

得胜镇龙阴沟村一听名字就与龙有关。查阅资料,龙阴沟有五子凼桥、血水河桥、龙阴沟大桥,真是名副其实的龙桥村。

我们乘车直接来到龙阴沟村办公室,村主任钟主任热情给我们引路。几年的发展,龙阴沟的水泥公路实现了社社通,有的实现了户户通。

我们首先来到血水河桥。在水泥公路旁,竹木的掩映下,血水桥显得落寞。资料上显示有4条龙,如今只剩下一条半龙了。带路的村主任钟主任介绍,溪水叫血水河,桥叫血水河桥。相传,这与张献忠剿四川有关。当时流传一首民谣:张献忠剿四川,剿得到处阴惨惨,剿得苗禾光杆杆。十户人家九户鬼,鬼哭神嚎血成水。有一个姓林的将领在林坎一带剿匪,将军问这是什么地名,当地村民们说“林坎(砍)。”姓林的将军大怒,将村民当匪徒全部砍了,要求“我打了胜仗,就叫得胜!”得胜镇还有一个接官坝村,都好像都与这些有关系。

龙阴沟村1组的龙桥叫大桥,有2个龙头,但淹没在水中。正在桥上洗筒靴的张光清老人给我们证实。他将浮萍荡开,站在龙头上,双手在水中摸。

钟主任说,大桥的上游有一座桥叫崔洞子桥,原来有龙头,现在没有了,问我们去不去。我们不肯放过。走进一看,桥是古老的石板桥,龙是没有。我发现桥头有石碑,石碑上有三元桥字样,张老师看了后高兴地说,这是《泸县志》上有记载的三元桥。石碑三面都有字,右侧是重修桥事由,“被水折倒彼时行人无不感叹以伤然此溪险阻耳然吾等宅居左右往来此意人欲修……独力难支故约同八人募化四境新建此桥名曰三元桥”正面主要是捐款人名字,左侧也是捐款人名字,最后依稀可见“光绪七年十月”。可见这座桥历史之悠久,可供研究。

恋恋不舍地离开三元桥,我们探访五子凼桥。对于五子凼桥,张云飞老师有着特殊的感情。2004年,他和黎纪明一起来寻找时,龙头被淹没在泥土里,杂草丛生,他们从上午11点一直忙到下午2点过,饿了,柑橘树上三个都摘下来充饥。住在五子凼桥的妇女王明群给他们煮了8个鸡蛋让他们吃。“说是自家鸡下的,不收钱,你们保护龙桥辛苦。”张老师至今念念不忘。

当我们赶到,已经是人去楼空。“70多岁的王明群全家搬迁到宋观街上去住了。”村文书先泽志说,他当电工的时候,走村串户安电、收电费,王明群对他是十分照顾。

交通功能的丢失,五子凼桥淹没在草丛中,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两个龙头露出来。

据说,五子凼的来历有一个悲怆的故事。一个母亲带着自己五个子女从这里经过,小儿子不幸落水,母亲去救,也跌落水中,四个孩子又先后去救母亲,不幸全部淹死。为了记住这个悲剧,不让悲剧发生,大家集资修建了龙桥,叫这个地方叫五子凼桥。

找毛狗寺桥是最艰难的。在69岁的陈德超老人带领下,我们沿着不是路的路前行,人多高的杂草、灌木,我们是跌跌撞撞、连滚带爬地走过毛狗寺山,来到毛狗寺桥。两个龙头只有一个象龙,另外一个倒象不象,太简略,好像没雕刻完似的。

担负着发现龙桥的职责,我们一看到石板桥,都不放过,付出了许多才发现,他们没有龙头。一次次失望一次次希望。

作者:曾佐然 录入:清泉石上流 来源:原创
  • 上一篇:太平花传奇
  • 下一篇:玄滩镇龙桥寻访记
  •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罗志刚 特邀副总编:清扬 孙悦平 总编室电话:(0830)6324449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