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小说 >> 内容

《轮回》//赣州 王孝荣

时间:2018-09-15 17:44:38 点击:

  核心提示:小说 轮回王孝荣江城地质调查大队地堪所,座落于本城第一主干道中段,西临文化广场东傍商业广场。人群川流不息,人气极旺。随着改革开放的日益深化,国家大中型建设顶目和地区中小型建设顶目蓬勃兴起,对地质矿产和地质堪察的需求量不断增大。各类项目繁多,我所几乎应接不暇。作为负责人的我,备感人力不足,精力不济,虽...

小说  轮回

王孝荣


江城地质调查大队地堪所,座落于本城第一主干道中段,西临文化广场东傍商业广场。人群川流不息,人气极旺。

随着改革开放的日益深化,国家大中型建设顶目和地区中小型建设顶目蓬勃兴起,对地质矿产和地质堪察的需求量不断增大。各类项目繁多,我所几乎应接不暇。作为负责人的我,备感人力不足,精力不济,虽然夜以继日也觉忙不过来。好在我习惯于以压力为动力,既感忙中苦却更觉忙中乐。这不,今上午我送走几位已签订完隧道、地鉄、码头、水库、矿山以及房地产片区开发等项目的客户,目送那几辆奔驰、宝马、大众和奥迪等消失于主干道尽头后,我扫一眼大道上的车流,振臂仰望蓝天白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不禁顿觉神清气爽。

我突然想起了另一桩事,又疾速赶回办公室。正巧我的助手将一文件夹呈放在我的面前,毕恭毕敬请示道:“主任,据业务处和人资处面试情况看,此次来应聘的素质一都不错,相当适应我所发展的业务所需。现在由您综合评鉴最后定夺。请您先浏览资料,然后是否由我将他们分批引了进来?”

我微笑着回应道:“好吧,就按你所说的办。”我于是开始了浏览。我的阅读能力极强。不说“一目十行”,至少一溜一行,行行都深深地刻印在我的脑海里了。我这种快捷的阅读能力是我身边所有的同仁难以比拟的。可我从来不会在同仁之间有一丝一毫流露这样的情绪。我看了一下手机,不出20分钟我就已将两个文件夹满满的招聘资料一览无遗。

第一批进来的是两个男性青年。首先坐定在我对面的是更年轻一些的青年。看上去,年仅二十一、二岁,浓黑的头发斜向延伸,低低地压住右眉梢。五官精致,身材修长,真是好一个年少帅哥。灵动的眼神流荡出热情、奔放与热切期待,却无丝毫的迷惑与怯惧。

我一见不禁心里砰然一跳,他太像十年前也是正坐于这个位置接受面试的我了!只不过,那时我比他大,已二十五岁了。我地质大学毕业后聘入社会其它单位混了三年多。我重又快速浏览了他的面试资料,他那专业水平和基本情况,无疑给我留下了良好的印象。我完全可以当即表态录用他。但出于现在社会上诸多企业招聘新员工最后一关都要经过综合评鉴,我于是也打算通过面试再考察他。

我突然产生了一个怪想,想将我十年前就在这里接受评鉴时的窘迫景况在他身上重试一次,可我看到他那稚嫩纯朴的脸却又立即打消了这个念头。

我于是爽朗地对他说:“你加入我们以后准备怎么工作?,也就是说,你来我们所后,工作有什么打算或愿景?”

“虽然‘愿景’说不上,我想我应当这样工作,”那青年直率道:“首先到第一线去磨砺与学习,三、五年之后,将积累的经验与所学的知识有机结合起来,再与我的智慧揉和一起,必定成为一个合格的‘地堪所’员工。努力完成所领导下达的各项任务,为国家和民族振兴做点贡献,为地堪事业‘锦上添花’!啊......不敢说‘锦上添花’,只能说:为地堪所重铸辉煌而添砖加瓦。”

我听了这番话顿觉面部发热,我想我已必定喜上眉梢了。我怡然问道:“那你想尽快工作吗?”

他爽朗回应:“当然。”

我也直接了当道:“那么,你今天下午两点带上你的相关资料到人事处办理入职手续,明日上午准时上班。不可迟到啊!”

“那是自然喽。”他回应一句后怡情悦性地离去了。

那位三十来岁青年的情况与他有些仿佛,仅只多了五、六年的实际工作经验。他也获得了同样的待遇。

 

我的助手又领进一个中年人来。他大约四十余岁,浓眉大眼,高高的鼻梁,嘴唇微厚。青色的长发梳向脑后,用橡皮筋扎了,随着表情正不停的晃动着。活像一个资深的艺术家或高级知识分子。就其容颜似曾相识,却又一时记不起来。

根据面试表,业务处和人资处做了简要描述。他二十一岁地质大学地质矿产专业毕业后,一直在江城工作了二十五年。先从事技术业务工作,后提拔到技术管理岗位。工作努力,业绩显赫,累受表彰。至于在什么单位从事什么具体工作,就不得而知。两处推荐意见称,这是一位资深技术人才,本所应通过综合评鉴予以重用为宜。

我上下打量他,端详了好一会儿也没能认出他来。

又经了好久的细察,我终于认出他来了。可我佯装陌生,一直板着面孔继续面试下去。

猛然间我忆起了十年前在这里面试的一幕。我与他的位置正好与现在颠倒颠。我原本想将他请回本所的领导岗位,既然他要特意来面试,我就“顺水推舟”,让他也尝尝十年前我所经历过的滋味。

我于是站起身来从文件柜里一个起皱的袋子里取出一份纸质变黄了的问卷。

“那么,本次面试,改口试为笔试。请你做这张问卷。”我说罢将问卷冷冷地向他推了过去。

他仅只意味深长地瞄了我一眼,一声未吭就认真地做起问卷来了。

我离开办公座位绕到他的身后偷偷地观看他做题。他并未受到干扰,他是那样的沉迷与专注。

当做“西天取经的一干人中您最喜欢的是谁?”时,他不加思索地写道:“最喜欢的是神通广大、敢于担当、勇于负责的孙悟空。”他回过脸来望了我一眼,即疾速加了一条:“极喜欢唐僧。”接下来他晃了晃头又继续写道:“也喜欢‘和事佬’沙僧,因为他善于协调各方的关系;喜欢‘好吃懒做’善于妥胁以让团队和谐一致的猪无能;当然也喜欢默默无闻致力奋斗的白龙马。”他略略顿了顿果决写道:“其实,我最喜欢五位一体,合力奋战的整个团队。因为只有团队的合力,才是他们从西天取回宝经的根本保证。”

“哎呀呀!”我在心里不禁惊呼起来:“他那做题的神态和答案,与我十年前相比,并无二致!这是偶然巧合呢还是刻意重复呢?

当见到“你的母亲和妻子同时落水,你先救谁呢?”试题时,他颇觉为难了。他将签字笔放进嘴里就那样咬了好一会儿。旋即仰面呆望着天棚似沉思也似追忆。

他终于下笔如神,索索索地写道:“我先救母亲,充分体现‘百善孝为先’。随即火速游到妻子身边。此刻,兴许我不遗余力有幸也同时救回了妻子;也许却因了我体力耗尽已无济于事了,我与妻双双相拥着沉到了水底。但我这是为了爱情而牺牲,值!”

他稍稍顿了顿愤然写道:“为什么要将我的母亲和妻子同时置于溺水的危险境地?太残忍太无理了!”

这一次,不仅他的神态和答案与十年前我的相同,就连他对那不科学不合理命题的质疑也完全一样。我回到我办公转椅上定定望着他好一阵出神。

屋子里一下静了下来,静得似没有一个人。

“这是十年前面试的再现!”我突然脱口而出。一显惊讶致极。

“这是十年前面试的轮回!”他倏地冒出一句。无不感慨不已。

接下来我俩竟然对视着狂笑,笑得很投契,笑得很怡悦。

 

我趁他喝水小憩之际,悄悄给大队长兼书记打了电话。

队领导莫名惊诧:“主管上级通知,给他在京安排了两天的报告会,三天后才能返回大队。怎么今天他就在你们地堪所与你面试了呢?真是既荒唐又胡扯!鬼才信!”

我也慌了神:“是真是假,请您过来,一见便知。”

大队主楼与面街的业务楼相距仅只100米。不一会儿队长兼书记那爽朗的嗓音就在大门口响了起来:“嘿嘿!真是天下奇闻!”

我和他急忙一左一右地将队长兼书记小心翼翼地扶坐于沙发上。他性情率直,身材魅梧,用洪钟般的嗓音放起了连珠炮:“哎呀!你说这是个什么事呀?郑主任打电话给我,我还批他说胡话。你呀,我的真(曾)高工咦,你居然偷偷摸摸早早就回来了,蹲进地堪所里,搞起了所谓的面试。大家瞧瞧,他这是演的哪一出啊?!我们一听说您要回归祖国,我们就急忙筹划着迎接您的一应事宜。您这样给了一次突然袭击,您叫我们怎么下台?!”

他稍稍顿了顿遂怒视着曾高工:“您这么急着进地堪所,意欲何为?您比起郑主任来,足足大了十五岁。在您援非后,他年纪轻轻,苦苦思索,刻意创新,在深化改革中摸索出了一套新理念、新思路、新模式及新举措。激活了整个地矿堪察所,不仅能接国家与地方的地质矿产诸多项目,也能接国家或地方诸如隧道、地铁、军巷、码头、桥梁、水库、房地产片区开发等项目。除了能有效为地质矿产开发提供保障外,还能为各种工程项目查清地层、构造、地质应力与水文等重要资料,从根本上有力保证了各项工程顺利开工与胜利竣工。现如今,他已享誉省内外,并逐步在国际上也小有名气了哩。不知您仓猝进得地堪所来,是‘助推’呢还是‘踢馆’呢?!是‘帮扶’呢还是‘撤台’呢?——啊!据您申辩:‘当然是善意的’,要是真是这样就好。”

他一刻也没停遂把矛头直接对准了我:“我说小郑呀,您咋就不睁开眼睛看看,站立在你面前的是何方神圣?他一早就是你的顶头上司;十年前应召援非,充分发挥地质矿产专家的积极作用。不仅为拓展非州地质矿产,促进当地经济给力,还进一步巩固和发展了中非友谊。这对我国在重大国际事务中享有强有力的话语权,具有何等的深意!还进一步为推动我国‘一带一路’战略,实现中华民族复兴的中国梦,让我国尽快领跑世界,一都将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他们是本系统援非的首批,可以说,他们的功绩无疑为今后营造中非命运共同体奠定了基础。他不仅赢得了国内同行的尊重,也赢得了全国人民、非州人民和世界人民的尊重。这样的重要人物,你想通过面试将他挟持在腋下给你当个助手,甚至做个普普通通的技术员,我敢说,你连门都没有!你也有理由申辩,那好吧,让我看看你那通过评鉴的最后意见吧!”

他强行从我的文件夹中取出了那份面试评鉴表,经仔细审读后其眉宇霍然舒展开来:“哎呀呀!你果然心善,赞赏他是难得的英才,愿将他推上本所的最高宝座。你愿意做他旗下的助手或最最一般的技术人员。你还真令我刮目相看!”

他将我和曾高工扶了起来,双手撘在我俩的肩上不无温暖与柔情道:“经过好一阵思索我总算明白了,您俩演绎十年‘轮回’,旨在相互体恤,相互关爱,相互支持,相互共勉,在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新时代, 再图新的发展。好好好!真的好!在此,我谨预祝你俩双双成功!”

他看了看手机满面笑容可掬:“就正午了。想必你俩一都知道你嫂子有一手好厨艺,今天中午我请你俩共同分享别开新意的家宴。”

曾高工扮了一个鬼脸:“我已猴了好多年!”我也舔舔嘴唇挤眉弄眼:“我已被引逗得垂涎三尺了!”

“那么,我们走吧。”他左手牵着我右手牵着曾高工怡情悦性地向大门走去。

我不经意间回头张望,只见所里的同仁们远远站在大厅里向我们投来亲切、友善、赞许和祝福的目光。

 

 

                   王孝荣  2018年9月14日  于赣州

 

作者:王孝荣 录入:王孝荣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罗志刚 特邀副总编:清扬 孙悦平 总编室电话:(0830)6324449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