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散文 随笔 杂文 >> 内容

原创近作:我的每一个日子

时间:2018-09-25 23:00:59 点击:

  核心提示:当东方最后一抹鱼肚白,被日日的朝霞晕染得多彩且又十分的绚烂时,我家后山的桑树粱上,槐林里就挤出了太阳笑吟吟的一张脸。当我以为,这每一天是槐枝儿托出来的时候,自己就觉得那是一种误解。因为,还有比槐林更早些的生物,那些叫不出名字的鸟雀,是它们嘴下唤出了每一个今天。那些鸟雀,或近或远,或尖利,或婉转。或陌...

当东方最后一抹鱼肚白,被日日的朝霞晕染得多彩且又十分的绚烂时,我家后山的桑树粱上,槐林里就挤出了太阳笑吟吟的一张脸。当我以为,这每一天是槐枝儿托出来的时候,自己就觉得那是一种误解。因为,还有比槐林更早些的生物,那些叫不出名字的鸟雀,是它们嘴下唤出了每一个今天。

那些鸟雀,或近或远,或尖利,或婉转。或陌生或熟悉,叽叽喳喳,叫成一片。那种情绪,那份热忱,那种气氛,让人感觉出它们的欢快和喜悦。我想困在床上,凭声音判断和辨别,这边的那边的,舒缓的,高亢优美的,声音都来自什么鸟雀。可悲的是,我没那么好的感觉和知觉,我的常识和经验,并不支持我作出正确的判断。听不出来,说明我对它们太缺少了解。我还想听出:那些鸟雀,叫的那么好听,一定是想表达心迹,或者也要说说今天最想说的一句话,可支起耳朵,听半天竟一片茫然。我知道,自己对它们缺少了解,更无法破译它们的语言。这乡下,不同于闹市大街。每一种生物,都有相对大的生活空间。而且,乡下四周的空旷和一贯的宁静,给鸟雀们留下了极大的时间和空间,去欢叫,去飞翔跳跃。城里是人,是车,是建筑物的世界。你便是看到一只鸟,都没多少和它们亲近的可能与时间。

窗户纸已大白,你不好再偷懒,再蜷缩在床的上面。于是,穿衣,叠被,去漱口洗脸。此时的你,不管是紧凑快捷的,还是懒洋洋地做完这一切,你的感觉都是美好的,你的心情总是愉悦的,这一切,均来自那些鸟雀的欢悦。

我的每一天,都单调,古板,机械。没有什么新意,没有什么特别。有时,觉得每一天都是前一天的延续,是一种经久不变的循环。除了日日少不了的生火造饭,刷锅台洗碗。就是写稿打字,再到周围地里寻点活计干干。要说,总有不同,总有易变的话,那就是田里的活,总有些改变。

我乐于这么熬过日子,这么对待自己的每一天。所以,当村中某一地某个时间,雷鸣击鼓,呱呱流言,喧闹成一片时,我却一个人正独居房间。当那里传来,杯盘响动,猜令划拳声连成一片时,我还在房内。于是,有人就说了,你一满不爱红火,走走转转,老女子一般,不嫌麻烦?我不言,只笑笑。真的,我对孤独,寂寞,没有那么敏感。也许天性使然。我不喜欢常往人群里钻。久而久之,也便成了习惯。

时间,总是被自己弄的毫无生气,毫无区别的打发走了。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

等到牛群在放牛人的吆喝声中回庄,羊羔儿欢奔乱跳的呼叫妈妈时,对面的小林媳妇就叫开了:“凡凡,凡凡,天黑了,赶紧回来。一阵看不着回来了。”抬头看看天,依然是红霞满天。不同的是,现在的红霞,是夕阳晚照,替一天作个结罢了。

所以,我又要说,鸟雀唤出来的每一天,都是被牛哖羊叫给送走的。

 

作者:蔡志杰 录入:蔡志杰 来源:原创
  • 上一篇:龙城桂花香
  • 下一篇:落笔秋天
  •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罗志刚 特邀副总编:清扬 孙悦平 总编室电话:(0830)6324449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