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长篇小说连载 >> 内容

放滩[段文汉著]第1部第4章:一念家山百感俱[3

时间:2018-10-29 16:20:05 点击:

  核心提示:放滩[段文汉著]第1部第4章:一念家山百感俱[33 本来,从南门进城端走,左转经东御街,过皇城坝,往前不远就是少城公园了,张季刚的家就在少城公园后头的小巷子里头,路并不远。但是,几乎紧邻少城公园的皇城...


放滩[段文汉著]1部第4:一念家山百感俱[3


 



本来,从南门进城端走,左转经东御街,过皇城坝,往前不远就是少城公园了,张季刚的家就在少城公园后头的小巷子里头,路并不远。但是,几乎紧邻少城公园的皇城坝就是滇军的地盘,那吗,张季刚家那一带现在应该正是两军之间的真空地带,只要一旦交火起来,便是首先要激烈争夺的战场!于是,段祺坤就在前头一点,经盐道街插红照壁,就向西钻进小巷子里去了。


小巷子曲曲折折,有婆娑绿柳迎风妩媚着,也不懂得世人的张惶与恐惧。街两边的住户全都关门闭户,天色又正阴沉,街面上冷清得鬼都要出来打死人。于是,随风起舞的绿柳,就反倒让人觉得鬼影曈曈起来,仿佛无数披头散发的怨女幽魂。


正是暮春时节,不冷不热的天气,段祺坤虽然还算不得十分害怕,但心头不免着急,只是拉开架势,大步疾走。就觉得背脊上痒苏苏有汗水曲折流下。啪啪的脚步声在巷子里回响着,路旁便有人隙开窗子缝缝,朝街上打望,旋又砰的一声,慌慌地关了窗板。


终于到得我家公张季刚家,也就照例擂得门砰砰地一阵乱响,往回是因为兴奋,这次是由于着急。旋就听得院子里有了踏踏的脚步声,还隐约听得我家婆张王织云在向女儿们慌张地吆喝,进去,进去,不准出来哈!门咿呀地隙开一条缝,尹嫂带着惊惶的神色露出半边脸来,见是段祺坤,方才将门缝再打开了一些,由段祺坤侧身挤了进来,立马又关了门,插上门别儿,还杠上了粗大的门杠,然后颠着一双尖尖脚,小跑着跟在段祺坤身后,回到堂屋。


家婆张王织云看见是段祺坤,这才吐出口气来,抚着胸口说:“原来是你哟,吓得我,现在这心口都还在咚咚咚的跳!”


段祺坤问:“姐夫呐?”


张王织云叹口气,道:“放心不下他的学生些唦,昨晚黑就住在学校里没回来,只喊了个小工来送了个口信,要家头人千万小心,不要随便给生人开门。”


段祺坤摇摇头,说:“当真是为人师表呐。”又问:“啥子时候了,他们学堂都还在上课呀?”


张王织云就说:“课倒是暂时停了。外头偌吓人的,哪个爹妈还敢叫娃娃去上学哦!”


“那姐夫还放心不下啥子呐?”


“还有些郊县来的娃娃,一直住在学堂头,没有回家哒嘛。”


见尹嫂背上背着个奶娃,就问张王织云:“哦哟,都有老五了哇?弟娃还是妹娃?”


张王织云笑道:“终于给他们张家添了个丁。取名钰,字鹏翔。”


这时,躲在里屋的四个女儿,听见堂屋里大人说话,就悄悄隙开点儿门缝,朝外头觑。张王织云这才想起叫他们出来见姨爹。段祺坤也说,快来快来,姨妈给你们带得有杂包儿呢。说着,忙打开包袱,拿出些用油纸和草纸层层包裹着的纸包来。那是段王汉成亲手做的,有冬瓜做的蜜饯冬条、桂圆肉煮的蜜饯桂圆糖、还有豇豆糖、苦瓜糖和芝麻糕,杂七杂八,一包包亮锃锃地在八仙桌上摊开,立马就散出诱人的甜香味儿来。老大刚才羞涩着给姨爹福了一福,老二和老三就抢着叫姨爹大安,立马欢呼着,爬上桌边的长板凳上去了。却又不敢就伸手去拿。刚会走路的小女儿爬不上板凳,只是抱住妈妈的腿,咿咿呀呀地着急。段祺坤说,哎呀,这就是满妹儿季翔呀,字仁纯吧?还头回见到呢。乖,当真乖!就一把抱起来也放到长板凳上,拈了根冬条给她。几个大点的就一齐拿眼睛来看着母亲,等母亲发话。二女儿仲翔终于忍不住,一只胖嘟嘟的小手,就一点一点朝那包冬条悄悄伸去。三女儿叔翔急了,就喊,妈妈,你看八姐!


段祺坤说,看把娃娃们管得!就一一拿蜜饯散到娃娃们手上,娃娃们谢过了姨爹,眼睛还是望着母亲,直到张王织云说,姨爹散的,吃吧,这才一齐舔着舌头小口小口地吃起来。


段祺坤就对张王织云说:“娃娃哒,由着她们天性点,管得恁严干啥子。”


张王织云说,噫,不是偌个爱法哈!你们男人,其实都有点惯适娃娃。小子当洒扫庭除,应对进退。女儿也还是一样,从小就要教她懂点礼貌,讲点规矩。


段祺坤说,你看看,你看看,你这四个小女子,还要好乖嘛!就挨个夸奖:你看六妹孟翔,当真就是个当大姐的样儿,自己没咋个吃,尽在给妹妹些分糖。张王织云在一边抿嘴一笑,说,那你看老二呐,猴急得喉咙里头早就伸出手来了!段祺坤说,我们八妹,你看看这大眼睛,这挺鼻梁,就是个美人胚子嘛。张王织云就小声附着段祺坤的耳朵说,你咋个不说她那张大嘴巴呐,数她最会吃!段祺坤说,姐吔,你不晓得哇,好吃的娃娃其实最聪明。张王织云就笑了,又问,好,好,该评一评你的儿媳妇了。段祺坤也就笑道,九妹嗦,有啥子话说呐,端庄、漂亮、聪慧,活脱脱和季刚兄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张王织云因又悄声道,你是没看到,平常倒好,偶尔牛起来,还是犟得很哩。其实,最听话的还是要数我们满妹!此时,她哪里晓得,在母亲眼中最听话的满妹张仁纯,后来长大成人,大学毕业,倒干出一件让家人大出意料的大事来。那且是后话。


再说两个大人悄悄说着话,那边八妹沾着一嘴巴的糖,耳朵却在大人这边,就问,妈妈,你和姨爹在说啥子?张王织云说,没说啥子。仲翔就翘着小嘴说,哼,你们在说我们!段祺坤哈哈笑了起来,道,说你们几姊妹个个都乖唦!八妹仲翔当真是个小精灵,瞒不了的,就叫嚷了起来,不是,我都听见了,说我嘴巴大!


张王织云就说,蜜饯都封不住你那大嘴巴!好,好,我也不拿嘴巴子搁在你们几个身上了。就问段祺坤,噫,汉成妹又给你生了个女儿哒。你看这兵荒马乱的,也没能够给你们封个礼来。段祺坤说,天远地远的。你们有了满妹,我不是一样吗。张王织云就又问,取名字没有呐?段祺坤说,取了。现在民国了,懒得再啥子名啦字啦的了,新潮些,名字合在一堆,叫段梦痕。


张王织云就很有些惊奇:“哎呀,你自个都是那样跳得起来的人物,先前给哥哥取的段龄,松龄鹤寿,你看多吉利!咋个就给妹妹起这样个伤感的名字?梦痕,梦痕!啥子事让你偌个灰了心啊,咹?”


段祺坤摇摇头,说:“一言难尽,一言难尽!说来话长……等会儿季刚兄回来了,一齐慢慢摆。忽然又想起一件事来:“看,还忘了件东西呢。”就将先前顺手放到地上、用油纸层层裹着的那块腊肉提起来,递给尹嫂,说:“自家喂的猪,汉成亲自用柏香枒熏的。”


张王织云说:“哦呀,这两天成都城里头,这就是最稀罕的物件了!这门样子闹起,哪个农夫还敢进城卖东西哟。好得尹嫂在后头院子很栽了些血皮菜和萝卜。你晓得,那血皮菜原是长在田边地角半家半野的东西,随便插点在泥巴头,倒野草似地串了一个院坝,靠它还真救了急了。只是娃娃们这些天哟,上顿血皮菜,下顿萝卜汤,已经好久没得肉吃了。”就叫尹嫂赶快拿到厨房里放好。


这时,院子外的街巷里头,忽就起来一阵鼎沸的人声,很快就由远而近,好像洪水滚过来一般,就要淹到了门口。尹嫂忙去门口向门缝外觑了一阵,又惊惊慌慌地跑上堂屋来,吓得上气不接下气的说:“好,好多……


张王织云见状,又紧张起来:“好多兵呀?”


尹嫂答:“不,又不像……


段祺坤说,我去看看。刚跨下堂屋门口的石头梯坎,院子的大门就已经被拍打得一阵山响了。


张王织云见段祺坤大步朝大门走去,就在背后对他喊,千万开不得门噢!又回头吩咐尹嫂,我收拾桌子上这些东西,你赶快带娃娃们去后头小阁楼上躲起。


张王织云一边草草地收拾桌子上的东西,一边还觑见段祺坤在扒着门坊,从门缝朝外头打望。待她把东西收拾进里屋,刚出来就看见段祺坤已经取下那根大门杠,正在开门别儿。张王织云慌得尖叫,唉,唉,想要阻止段祺坤。段祺坤却不理会,径自开了门,跨出门槛去了。


这个段祺坤,疯了么!


张王织云吓得没了主意,只得自己也躲进里屋里去,彭地关上了房间门。好一阵,却又并不见动静,嘈杂的闹声竟然还渐渐小了下来,最终归于寂静了。


又过了好一阵,张王织云才麻着胆子摸出来,见自家院子的门还打开着,门外已经空无一人。张王织云这才慌忙把尹嫂也叫了出来,两人相跟着,来门口看看。


小巷子里又是鬼都要出来打死人一般地冷清了,刚才那一番令人恐怖的喧嚣,竟如从来就没发生过的模样!


怪了,这段祺坤会耍啥子魔术么?


 


 

作者:段文汉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罗志刚 特邀副总编:清扬 孙悦平 总编室电话:(0830)6324449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