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散文 随笔 杂文 >> 内容

青杠林/泸州·杨江海

时间:2020/8/5 14:29:43 点击:

  核心提示:青杠林求学离家以后,老房子后面的青杠林,就没有多少时间和精力去关注与搭理它了,这倒有些让他自生自灭的意思。至于我,年龄虽然不大,可对它,大概是有八、九年没有好好端详这亲爱的伙伴了,许是林子里早已杂草丛生、横七竖八了,估摸着会有不少蝈蝈、老鼠之类的亲朋好友在这里安家落户吧!同我这般年纪的伙伴们也大都成...

青杠林

 

求学离家以后,老房子后面的青杠林,就没有多少时间和精力去关注与搭理它了,这倒有些让他自生自灭的意思。

至于我,年龄虽然不大,可对它,大概是有八、九年没有好好端详这亲爱的伙伴了,许是林子里早已杂草丛生、横七竖八了,估摸着会有不少蝈蝈、老鼠之类的亲朋好友在这里安家落户吧!

同我这般年纪的伙伴们也大都成了家,过起了自己的好日子了,当然,也还有好几个晃成了尚在漂泊的浪子。不过,再怎样,怕也没有如我这般凄惨。不过,这些或许都不重要了,在漫长又短暂的人生之道,谁又能说得清落在最后的就不能欣赏到别样的胜景呢?因此倒有些坦然了。故而请务必相信,生活纵然凄苦,总还有未来期许与陪伴,恰如这片上帝不曾关照的林子,在稀疏萧条与春来秋往中仍然挺立如初。

说回自己,去年己亥冬,难得有了认输与放弃的念头,执意要回头看看那片秋后寒冬的青杠林子,想要从那可怜人的身上找寻些安慰的影子,然而光秃秃的头顶上,曾经的苍翠已然从这儿过去了。若按一般规律,它要在燕子回来时,才同他们一道归来。对于这些,不知是应该高兴还是应该叹惋?那肆无忌惮的冬天把青杠树刮得瑟瑟发抖,把春光跑过的痕迹都吹得消失在漫山遍野的凌乱中了。说是凌乱,其实也还好,除了及其个别的植被,大抵都是秃瓢。它们齐刷刷的,挺着枝干,在猛烈的寒风中摇晃,直晃得人眼角湿润。但也还有好的,那瑟瑟发抖的娇小的顽童,在这般风浪中也将变得粗糙。

这里是西南边陲了,沾了一点西部风光。村子两边是山,中间一条公路与一条小河并列而行,山地边上大多是成片的杉树林,这些杉树林间以杂木与夹沟延伸,俨然一派山地风光。一年四季,窝在这山沟里面,总还是能看到些景色与城市不同。当然,这里除了这些,还有救命用的烟杆儿和玉米杆儿等经济作物,一忙碌起来,整个田野里,拂过的风里都带着盐渍的味儿。

我们这里,几乎每家都有一小块儿自留地,并且,自留地里总要种上一片青杠,我们家也不例外。起初仅仅是为了那些不出粮食的荒地不至于荒废了,后来还能够作为燃料,燃烧自己,为家家户户燃起的炊烟提供自己的生平价值。不过,这些奉献越接近于现在,也就越显得没落了。估摸着过不上多久,年轻的孩童就不知道这一树种了。说来这也算粗略解释了青杠林最原始的来历了。

我们家的青杠林仅有一小片,成林地立在老房子后面,挺拔,直立山间。不过从去年开始,我们回去就再也瞧不见护卫在老房子身后了。

祖父是个怀旧的人,闲着没事儿就同村里的几个老伙伴、老干部讲讲他们当年的旧事。至于讲的那些内容,无关乎那个年代里的风风雨雨,尤其是“下放”、“土改”、“上山下乡”和“大跃进”等等。不过祖父有没有说过青杠林,倒是没有仔细考究,可能说了,也可能没说。于现在而言,它仍然挺立。至于面积的多少?估摸着和当年祖父祖母都是村里的干部有关。具体什么原因不大清楚,听二叔他们抱怨,说祖父做了一辈子的干部,到头来还不是把好的、多的留给别人,尽给自己家留些偏僻、贫瘠的荒土。这么一说,倒是能够理解老房子背后笔架一样的荒林了。

至于祖父怀旧还得从祖母还在世的时候说起了。

老两口已是花白头发,却是舍不得多花一分钱,尤其是自己的吃穿用度。在我的印象中,对于身后的这片青杠林,他们是容不得别人去破坏的,因为对他们来说,这片不大的林子有大作用。祖母是个无比节俭和爱干净的人,这倒是同祖父是如出一辙,平常无论是谁给的一点礼物和钱,她们都不舍得用,尽皆攒着。印象中,祖母老是对着我们说:“人不能没有骨气,更不能没有文化”。说完,眼角总有些不自在。后来,我才知道,听说她是我们当地有名的女干部,只是错于她不识字。

不过那时候不懂,也不理解,只是傻傻地仰着头问祖母,听说读书要好多好多钱,没有钱怎么读呢?祖母也不生气,咧着嘴笑呵呵地指着后面那片青杠林说:“孙儿别怕,看到没,那些青杠可以卖钱,等到你读书的时候,砍几棵去卖了,换钱学知识去。我的孙儿以后可是要上大学的。”长大后,虽然几经波折,我还是带着祖母的愿望迈进了大学的校门。然而直到奶奶去世,我们仍旧没有去砍一棵来换钱。不过,在办理她后事的时候,母亲倒是自作主张,砍了几棵用来烧水煮饭。

那时,我还清楚地记得,我在祖母的床前一边听她痛苦的呻吟,一边心心念念地等着大学录取通知书。到开学的时候,整整40个夜晚,40余日后,我和她都往远方去了。

小时候家里很穷,当然现在也不富裕,直到大学毕业且工作后才开始有所好转。就不在这个地方哭穷了。小时候上学有一大部分接济都来源于祖父和祖母,而现在,祖母却是早登仙界了,祖父倒还跟着我们生活,八十好几的人了,也是不断遭受着病痛的折磨。

祖母去世以后,按照之前父亲他们的商议,祖父是跟着二叔他们一起生活的,不过折腾了一段时间后,老爷子不愿意和他们一起,死活都要和我们。比起二婶子来,母亲是个宽厚善良的人,在二婶子三番五次的闹腾下,老爷子也算是心安了。

不过从祖母去世以后,母亲几次提出要把那些青杠用了,二婶子就是死活不愿意,甚至有几次和母亲大打出手。而祖父也是老了,一句话也不说,尽是时不时地抬头看着那片郁郁葱葱的树林。不过,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也不再抬眼了,整体低着头沉默不语。

我在离我们村不远的邻镇的一所中学任职,事情比较多,不经常回去。一回去,从我们房檐下望去,已经看不见那间住了几代人且一百多年的老房子了(去年应相关政策,把老房子给复垦了),只有一林蓊蓊郁郁的杂木,这些杂木掺杂着青杠。就是不知道,在祖父的眼里,这片青杠林成了什么样子了?

作者:青山在 录入:青山在 来源:原创
  • 上一篇:种一把阳光
  • 下一篇:写给十年后的自己
  •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lzzjwbjb@163.com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