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散文 随笔 杂文 >> 内容

小箩姑娘

时间:2020/11/18 16:42:59 点击:

  核心提示:给爷爷打电话,爷爷问“是小箩吗?”小箩?小箩是谁?我问爸爸难道爷爷还有个叫小箩的孙女爸爸说,小箩是姑姑的小名从姑姑出生起就这样被爷爷奶奶叫今年五十又八,依旧被叫做小箩姑姑是爷爷的第五个孩子之前的四个都没能逃过饥馑和疾病早夭的子女让爷爷奶奶对生活失望不已直到姑姑的降临刚走过连年自然灾害的60年代奶奶生...

给爷爷打电话,爷爷问

“是小箩吗?”

小箩?小箩是谁?我问爸爸

难道爷爷还有个叫小箩的孙女

爸爸说,小箩是姑姑的小名

从姑姑出生起就这样被爷爷奶奶叫

今年五十又八,依旧被叫做小箩

 

姑姑是爷爷的第五个孩子

之前的四个都没能逃过饥馑和疾病

早夭的子女让爷爷奶奶

对生活失望不已

直到姑姑的降临

刚走过连年自然灾害的60年代

奶奶生了姑姑就下地做活

在田间地头耕作,看天吃饭

年幼的姑姑就被放在箩兜

那个小小的箩兜就成了姑姑的摇篮

那个安静躺在箩兜里的婴孩

从此就被唤作“小箩”

这一叫就是五十八年

已入耄耋的爷爷奶奶

还唤着姑姑儿时的乳名

已近耳顺之年的姑姑

还被当作孩子宠爱着

 

爷爷眼睛花了,奶奶耳朵背了

膝下已是儿孙满堂,曾孙子也上了学堂

太久不见,他们模糊了孙儿辈的名字

唯一清晰的是,他们的大姑娘叫小箩

电话接起,听着是女孩儿的声音

“是小箩吗?”

总得费好长时间,用好大声音

告诉他们我的名字

打开门看着是个提着东西的女孩儿

“小箩来了啊~

总得慢慢牵了爷爷进屋,扶了奶奶坐下

再跟他们说,我是您的小孙女

 

说过太多的地久天长关于爱情

风花雪月时的甜言蜜语

又怎抵柴米油盐的细水流长?

可有些爱总是习以为常到被忽略

似乎是与生俱来的,人人有之

从没有想过要好好珍惜

妈妈提起早逝的外婆总是满怀遗憾

辛苦了一辈子的外婆

还是没能等到住进小女儿的楼房

还是没能看到自己最疼爱的女儿出嫁

还是没能抱抱小女儿的女儿

跟她讲讲神奇的故事,看她长大

 

也快有孙辈的姑姑

还能被父母宠爱,何其幸福

纵使外面风雨飘摇

总有一处地方还可以像孩子一样撒娇

任爸爸唤着乳名,听妈妈唠唠叨叨

这是最最幸福的小箩姑娘

有的爱,无关年岁,从来都不会褪去

作者:0摄氏度 录入:0摄氏度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江晓英;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lzzjwbjb@163.com 蜀ICP备110262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