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散文 随笔 杂文 >> 内容

倾听

时间:2020/12/8 7:16:54 点击:

  核心提示:倾听苏平(四川叙永) 我一直在倾听自己内心的呼唤。当可以选择的时候,我总是选择自己喜欢的生活模式,事实上大多数人都习惯如此。久了,心与心之间就有鸿沟了,而且,很难跨越。 我妻是传统的中国女性。当我长时间坐在计算机前码字,她不会过多的干预我。当我买了一堆很久都不看的书,她也不会如何说我。在妻子的宽容中...
倾听
苏平(四川叙永)

      我一直在倾听自己内心的呼唤。当可以选择的时候,我总是选择自己喜欢的生活模式,事实上大多数人都习惯如此。久了,心与心之间就有鸿沟了,而且,很难跨越。
      我妻是传统的中国女性。当我长时间坐在计算机前码字,她不会过多的干预我。当我买了一堆很久都不看的书,她也不会如何说我。在妻子的宽容中我活的挺滋润。
      然而,我忽略了——
妻子去上班前提前早起去遛狗,只是为我能多睡一会儿。到吃饭才叫我,只是为我可以从容的多写一点文字。有洗衣机但经常手洗我的脏衣服,只是为我能穿的更好看。
      妻子爱唠叨。你该洗澡了,你进门总是忘记换拖鞋。单位某帅哥在追某美女了,亲戚群又有什么新闻了。这时往往我还没有从我的诗歌中醒过来。但我还是努力专注地倾听,有时插句嘴,比如:是谁追的谁?于是妻子快乐地描述,狗也温顺地趴在我们面前,似乎这个家很温馨。
      常年操劳,妻子竟然比我先掉牙齿。不知为什么,当晚我竟失眠了。
      第二天起,我多了一个习惯。每有刊物决定录用我的作品,我就要快活地告诉妻子。每次收到编辑部邮寄来的刊物,我也会高兴地在妻子面前唠叨。吃饭的时候,有时谈谈妻并不感兴趣的某首诗,甚至朗诵几句。
我究竟在怕什么呢?
      妻要去市医院治牙齿,我把这件事情告诉了父亲,父亲在电话中说,“你要陪她去。”老母亲则说:“老了,相互就是个伴儿……”一刹那间,我觉得自己好像都老了很多。想起妻比我多的白发,我明白了,妻的付出是伟大的奉献。她甘愿“陪我”,让我自由地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我的习惯则是一种陋习,忽略了对妻子内心真实声音的真诚的倾听。
      黄昏时分,妻子还是象征性地问我要陪她去遛狗不。我果断关闭电脑,牵起狗,挽着妻子的手,妻子脸上洋溢的分明是幸福的笑容。

【作者简介】苏平,中学图书室管理员,画稿溪现代诗歌传承人。笔名木子,字白山,号顽石,洗经堂入室二师兄。1973年生,四川叙永人。1999年毕业于西南师范大学(今西南大学)汉语言文学教育专业。著有作品集《第一缕阳光》。泸州市江阳区诗词楹联学会会员,四川省诗歌学会会员,贵州作家网签约作家,中国诗歌网蓝V认证诗人,中国作家网会员。画稿溪文学社的创始人和负责人,现任《画稿溪文学》纸刊、网刊的社长和总编。诗作见于各级各类网刊报刊纸刊。
【联系方式】17738013139,1114518571@qq.com

作者:木子 录入:木子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江晓英;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lzzjwbjb@163.com 蜀ICP备110262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