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散文 随笔 杂文 >> 内容

竹竿拍卖记/泸州李洪云

时间:2010-07-21 21:12:32 点击:

  核心提示:为保存和弘扬我国悠久灿烂的民间文化,发掘幽深厚重的中华文明,让当今及后人能够长久领略祖国博大精深文明的乳汁,经幽灵级闲杂协会反复调研、再三斟酌、慎之又慎考察审批,以张三新为主任的中华古代民间精粹搜集发掘保护委员会进行的古代民间文物搜集发掘整理工作终于可以告一段落。征集发掘到各式新娘盖头、各式男女长短...

为保存和弘扬我国悠久灿烂的民间文化,发掘幽深厚重的中华文明,让当今及后人能够长久领略祖国博大精深文明的乳汁,经幽灵级闲杂协会反复调研、再三斟酌、慎之又慎考察审批,以张三新为主任的“中华古代民间精粹搜集发掘保护委员会”进行的古代民间文物搜集发掘整理工作终于可以告一段落。征集发掘到各式新娘盖头、各式男女长短内衣内裤长短外套、以及各种花色的遮羞布、马褂、肚兜胸罩等等,果真是琳琅满目,美不胜收。

终于,经过浩荡的宣传鼓动之后,“古代民间文物精品展览暨拍卖大会”如期在著名历史文化名城阳谷县泼皮镇下三滥村“金莲拍卖行”隆重举办。这里有结绳记事时期伏羲亲自解开才能显山露水的裤腰带、相传女娲抟土造人时就已发明的卫生巾、苏妲己爱不释手的吸便绢、能容许祝英台站着小解的壁挂式混元金斗。其中特别引人注目的,是潘金莲女士不小心打着了西门庆的那根竹竿。

邀请函毕恭毕敬地送到了府上。

如此的盛情使全村远近闻名的民间文物发掘考证研究鉴赏专家尔础夫子高老先生欣喜不禁。他乘着昨天晚上酒兴的余威,天不亮,就兴致勃勃地坐着从邻村进口的超级豪华的牛拉“板的”专程从虚无斋赶到。

被张主任隆重推出的在未庄村里几乎是一览众山小的我们村级首席专家为了慎重起见,高度重视的亲临那根竹竿面前细细审视:“确儿乎已经干枯近朽,而且似已经被古雨淋过,那表面变得黑不溜丘了而且颜色果然是深深的呢!”

“……确儿乎是很古了,是有些年深月久了!”叹息之后,又叹息之后,他又细致地观看——从竹竿上身细细地欣赏到竹竿的下身,再从下身认真琢磨到上身,就这样反复的观看、调研、确认了竹竿的全身,并且不停的点头,赞许之情,由然而生。

突然,老先生有了新的发现:竹竿的一端似乎写了两行蝇头小字,但是因为字迹太小,难倒了德高望重的老先生。

三新主任看了看老先生,马上知道他需要什么,随即叫礼仪小姐递过来来一枚放大镜,天籁一般细腻的声音飘渺着:“先生,您请。”随即,昏花的老眼豁然开朗——

   

    含情竿

        潘金莲女士精制于北宋神宗年间

 

老先生随即翻阅带来的村上精编版古籍索引,从上古到中古到接近贴身“火汗褟儿”(早前人们所穿的内衣)的近古,却又找不到“女士”二字,便深感疑惑地问:“这女士的雅号始于何年?”

张主任爽快的答曰:“这就很早了。据邻村有人考证,在成书于少昊蛮荒时代的《山海经》中,就谓之曰:西冥极遥之昆仑巅,有壮硕妖娆之西王母女士;另据考证,春秋战国时代,孙武训练宫娥彩女为兵,则将此等雌性的士兵称为女士,又曰‘英雌’,在下才疏学浅,仅抚古代考证之肌肤,竟然在先生面前献丑了。”

“哦,老朽真乃井蛙之辈,聆听这等仙音高见,果然着实汗颜。不过,鄙人还听说,据有人考证,这雅号似乎始于外国,应该是舶来品吧?”

“老先生似乎有所不知,这个称号最初是舶去品,在外洋展转多年,然后再由外洋舶来,因为多年不见,老先生就觉得生疏了,这也不奇怪。”

但是,尔础老先生学识博大精深而实在刁钻,又以发现新大陆的口吻问:“这北宋应该是后来的历史学家称呼的吧?当时的人应当称自己的国家叫‘大宋’,不应该自称‘北宋’吧?老朽在这里就稍作无端之想。”

“先生有道理。可能是潘金莲请人镌刻时是有疏忽。不过,依学生浅见,是不是有可能是潘金莲女士躲过了战乱,从北宋活到南宋,她为了纪念年轻时代那段风流,才镌刻了这些文字的。不过学生正在进一步考证分析,有了眉目首先向老先生叩首汇报。”

但是,大家是有风范的。大江大海,甚至主人胯下,尔础老先生哪里没有见过?所以,他老人家还是有些情不自禁:“老朽想斗胆请教主任阁下,假如在宋代居然盛行简化字,是否有些令人莫名?”

“敢问先生,这上面哪些是简化字?”

“当然,老朽就随便举几个,比如潘金莲的莲、制作的制以及于是的于,是繁体字还是简化字?”

“哦,是这些。先生就不必惊诧了。古人有些习惯官方和民间不一样,比如餐厅干活的官方称‘服务员’而民间称‘店小二’或者‘丘二’、青楼里的老妈子官方称‘老鸨’而小姐却叫‘妈妈’。其实古代人在私下早就盛行简化字,繁体字是古代官方使用的,但是民间通行简化字是不争的事实;而且潘金莲女士本来就是大家闺秀,很富有开拓精神,在女子从一而终的那个年头,她老人家敢于冲破樊篱、开拓进取,率先进行自由乱爱,开了妇女解放之先河,所以说她更乐于写简化字。先生本来见多识广,当然应该不会感到有什么莫名了。”

先生还是感到不放心,说:“不管怎样,未经科学鉴定,专家认可,就断定此竿是潘金莲的遗物,似有不妥。”

“很妥,学生早就用现代化的科学手段,准确的测定出了竹竿的年代。不信,我们再测定一次,请老先生过目。”他回头问秘书关于潘金莲的出身年代,秘书说,是在宋神宗时代。尔础先生马上纠正:“应该是宋徽宗年代。”

“那可能是《水浒》作者的笔误。”

沉思之后,张三新说:“依在下浅见,竹竿不是假的,竹竿的主流是正确的:首先,那的确是一根竹竿,其次,它是一根陈旧到老掉了牙的竹竿,而且潘金莲确实明明白白使用过竹竿,还而且潘金莲确确实实让竹竿掉下来打着了西门庆。所以,这么多的情节,无一不证明,这是潘金莲她老人家的竹竿。这是主流,其它都是枝节。既然如此,那些枝节就不要再争了。”说着,他又细细的审查那根竹竿,好像发现了什么。就赶快拿起镊子,小心翼翼地从竹竿的裂缝里夹出一小片东西,放进微机里面,只见秘书飞快地按动鍵子,屏幕上立刻赫然在目:

 

产品来历鉴定

品名:头皮屑

种类:哺乳动物纲灵长目人科现代人属近古种

繁衍类别:蒙古人和马来人杂交品

性别:男性可能:99.9

产地:阳谷县泼皮镇下三滥村王婆农家乐茶庄第二包房

头皮屑进入竹竿时间:公元一千年 土五百年

鉴定人:高尔础

鉴定监督人:张三新

鉴定时间:公元2010年×月×日

 

随即,微机打出了鉴定证书,张三新双手毕恭毕敬地将鉴定证书连同鉴定费壹万元整送到正在发愣不知所措的尔础老先生手里,因为老先生虽然见过世面可以谓之曰饱经风霜甚至饱读沧桑,但是却从未见过有这种利用机器如此科学地将作古已久的人类头皮屑无可辩驳的定位在如此准确的时间和地点和男性人类的头上,而且,据资料《水浒》和《金瓶梅词话》分析,发现这个男性人类就可以定位在西门庆他老人家头上。他终于体会到,虽然自己在刀耕火种那个年头能够称得上老当益壮,但是仍然不可遏制的停下脚步,跟不上飞速发展的机器时代了;而且,自己虽然是饱学之士却从来没有被如此之多的鉴定费差点胀破自己因为经常忍饥挨饿而显得锈迹斑斑的肚子……哎,不行了,看来自己这位全村有名的所谓“专家”也只有自告奋勇地落伍了,是应该被称作井底之蛙而难以享受用后现代科学方法放出的天鹅之屁了。

 

村上刚成立因而很新鲜的“临时火线公证处”进行了公证。

“本村‘中华古代民间文物搜集发掘保护委员会’依据国家法律制定的村级地方法规进行了严密考量,今天决定按公平公正公开三原则,特邀请本村著名老专家高尔础老先生主持,结合当今科学研究的最新成果,并综合官方和民间流传的各种资料,再参照《水浒》、《金瓶梅》等权威学术著作,由委员会主任兼金莲拍卖行董事长张三新先生实施全程有效监督,所有技术性缺陷均经科学方法查漏补缺完毕。上报本公证处审查确认:

“经公证处缜密审查,精心论证,确认鉴定结果真实有效,可以证明此文物从今天起经过精心筛选提拔,确系潘金莲女士亲自打着西门庆先生的那根竹竿。”

 

公证之后,拍卖会正式开锣。

起价三十万,不断加码后,以一千万成交,刚刚回过神来的尔础老先生就又傻了眼。原以为可以从这天文数字般的一万元里面抽出一部分买下珍藏,哪里知道这手中的“天文数字”太寒酸了!

囊中羞涩啊,囊中真的羞涩。

眼看夕阳西下,拍卖会即将结束。外面大摇大摆的进来一人,他不慌不忙地走向主席台,向主席先生礼毕,然后很稳重很潇洒的亮出一部武氏家谱,并且正式宣布:“我是武大郎的第十八代玄孙武不三。从家谱可知,潘金莲女士是我的直系祖先奶奶。此次拍卖竹竿的全部收入,本人享有当然的继承权。”

张三新赶忙翻看那部家谱,上面赫然在目,记录着武不三确系武大郎的第十八代玄孙。他傻眼了:“……这,这这……”

会场一片寂静。

寂静之后大家都议论纷纷,这时外面又进来一人,也是抱来一部家谱,自称名叫西门斯基,是西门庆的第十九代直系玄孙。除了家谱之外,他还出示了其上上上祖在世时专门请牛二泼皮先生绘制的画影图形,果然与西门斯基的模样一般标致;并且他又拿出利用现代造影技术录制的祖先爷爷的DNA鉴识图谱,更与西门斯基的染色体提取物几无差异。证明西门斯基确属西门庆之直系孓遗。

“这根竹竿的继承权当年已经解决。祖先奶奶的竹竿自觉自愿地打在我的祖先爷爷头上,成就我的祖先奶奶潘金莲当上了我祖先爷爷过目不忘的第N房姨太太。显然,竹竿就只好作为嫁妆陪嫁到了我家。而且经过高尔础老先生的科学鉴定,连头皮屑都是出自我的祖先爷爷。所以各位,这拍卖所得应该归谁?”

武不三望着张三新,痴痴地嚅动嘴唇,似乎在说……

   

 

 

 

 

作者:李洪云 录入:李泸州作家网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罗志刚 特邀副总编:清扬 孙悦平 总编室电话:(0830)6324449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