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长篇小说连载 >> 内容

我前面桃花开放 第一章

时间:2010-10-10 16:04:11 点击:

  核心提示:楔子棚棚在一晃一晃的,电视在条桌上一晃一晃的,棚棚上的电灯也在一晃一晃的,老婆阳春花说:又地震了!我没有开腔,我在心里嘀咕:地震毬你的,看你地震有多大的能耐,输你一下子把天地震合到一起、粘到一起。震毬一年了,就这么时不时地晃几下,抖几下,震得我有时侯自觉不自觉就要晃两下。地震整得我有了一个爱好,一有...

                           楔子

 

棚棚在一晃一晃的,电视在条桌上一晃一晃的,棚棚上的电灯也在一晃一晃的,老婆阳春花说:又地震了!我没有开腔,我在心里嘀咕:地震毬你的,看你地震有多大的能耐,输你一下子把天地震合到一起、粘到一起。

震毬一年了,就这么时不时地晃几下,抖几下,震得我有时侯自觉不自觉就要晃两下。地震整得我有了一个爱好,一有空,我就会在地震棚棚里的镜子里,照照自己的样子,像壁虎一样在镜子面前扭一下头,像野猫一样不怀好意地笑一下,有时我会对着镜子:“殷生雨啊、殷生雨,地震没毬震死,你还怕毬个啥,该骟还要骟。一个地震就吓毬倒了,还搞个啥。”

我是个骟匠。别看我这手艺上不了台面,我可是在东河一带很有名气的骟匠。历朝历代的百姓谁都离不开这门手艺,我是在百姓中很吃香的人。方圆百里都知道我的名字,我住的那个榻榻(地方)叫地震震塌了,一个山包包上的五间木架架房子,那可是我祖传几代的窝窝了。窝里有好多的古董,有好多的粮食,还有那天老婆煮给我吃剩下的半碗红烧肉。

我当时没在屋里,老婆是咋个跑出来的,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我更是晓毬不得了。我只记得,我当时连滚带梭地从山头奔回家里时,一眼看见灰头土脸的老婆一双光脚,瘫在房子垮塌成的废墟上天啦地呀地哭嚎着,我说,你在就好,你在就好。随后我就奔到废墟里去了。老婆在后面喊,去不得,去不得,没有垮下来的那一小块房梁说垮就垮下来咋搞?我没有听她的,只管奔了进去。没有垮下来的那一小块房梁下面就放着我的那一对装了箱的乾隆花瓷盆。那时的感觉哪是在抢救两个描金花瓷盆,完全是像在抢救废墟里房梁下的儿媳妇。

我抱出了一个瓷盆时,老婆跑过来说,我不肯信还是好的呢!

我说,一对瓷盆完好无损,其余的都成毬渣渣了。

老婆接过瓷盆说:命都要没毬得了,还要这些盆盆劳毬。她话说完,余震又来了。

老婆说,你看你看,这地震不是又来了。

我转身过去又抢出来另一个瓷盆在后面说,这地震最凶的就100多秒,毬,那算啥?就毬是三个喷嚏的时间。

我的乾隆锦地开光描金花瓷盆没有震烂,就是怪毬了,房子都垮了大半,就是我藏瓷盆的那一小块房梁没有塌下了。我捏了捏棉布绣花褡裢,青铜弯月刀和抄记秘方的小本本还在。余震过去了,我又奔进去用手刨挖废墟中其它被埋的古董,十多个成化青花瓷盘和其它一些瓷器都砸粹了,我的手在刨挖时受了一点伤,其它都是好好的,不影响我骟猪骟羊。没有塌下来的那一小块房梁还在半空中一点一点地晃,像是在对我笑。我笑了一下,掏出手机给远在深圳的儿子打电话。手机无法接通,我骂了一句:他妈的,移动这么经不起震,老子都还活着呢?

这时候,我才缓过神来,可我的右手一直颤抖不止。我用左手使劲板着我的右手,右手还是在突突突地抖。我在心里骂自己:骟嘛,骟嘛,遭报应了吧?

这时候,我才抬头望了望我的这个村庄。村庄还在,一切都还在。只是有些山峰震垮了半截,裸露出了山石。只是我的半碗红烧肉不在了。我的村庄的一座山梁还在,山头那座古庙还在,庙里那个拐和尚也还在,就是毬忘了问拐和尚他的那块能预测祸福的变色宝石还在不在?那棵开花的银杏树还在不在?我好像没毬什么印象了。人一急了,就把自己的脑壳给整懵毬了,山头那么大的一颗古银杏树,当时就没有顾得望一眼就下山来了。有毬啥名堂?我自己骂了一句。

我说,可惜毬那半碗红烧肉了。

老婆说,老命保住了,还稀奇毬啥子红烧肉,等地震震过了,我天天给你整红烧肉。

 

作者:李先钺 来源:泸州作家网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罗志刚 特邀副总编:清扬 孙悦平 总编室电话:(0830)6324449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