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评论 >> 内容

文人情怀总是春/泸州.徐非

时间:2010-12-24 7:04:32 点击:

  核心提示:文人情怀总是春徐 非 一 好友罗德远又要出新著了,很是为他高兴,祝贺之余便想一睹为快。德远遂将整理好的文集《邂逅美丽》发来,忍不住于深夜品读这些美文佳篇。阅文怡情,倘佯在字里行间,邂逅美丽,心驰神往!同是性情中人,情感之舟便随这如诗的夜色河流起航也许不少文朋诗友并不知晓,我和罗德远、鄢文江、周崇贤都...

    好友罗德远又要出新著了,很是为他高兴,祝贺之余便想一睹为快。德远遂将整理好的文集《邂逅美丽》发来,忍不住于深夜品读这些美文佳篇。阅文怡情,倘佯在字里行间,邂逅美丽,心驰神往!同是性情中人,情感之舟便随这如诗的夜色河流起航……

    也许不少文朋诗友并不知晓,我和罗德远、鄢文江、周崇贤都是酒城泸州人。而罗德远、鄢文江和我还是一个镇上的,我们上个世纪80年代末相识,以后逢年过节,办生做酒,农忙收割,相互帮衬,礼尚往来。想当年,我和罗德远、鄢文江,经常聚在家乡小镇的茶馆激情满怀,谈诗说文,不亦快哉!而一起创办《荒原星》文学社的情形,至今历历在目,记忆犹新;1990年与罗德远一道有幸受邀,参加泸州市文联举办的“酒城金秋诗会”。那次诗会上,罗德远、白连春及我三个土里土气的农民作者,作品却受到《诗刊》、《星星诗刊》和《泸州文艺》的编辑老师们赏识。特别是从宜宾长宁竹海采风回泸,当时的泸州市文联主席周金章把罗德远和我叫到办公室,亲切谈心,鼓励创作。深知农村青年要走文学创作的道路,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现状下,是极不容易的。这样的鼓励,弥足珍贵。
    的确,罗德远没有辜负文坛老师们的厚望,除与我搭档把文学社办得风风火火外,创作大有长进,同年他的诗作《想去城市走走》和《高山》,登上了中国作协主办的《诗刊》,尔后作品陆续在全国多家报刊开花结果。他的作品鲜活、灵性、旷达、深邃。他却一直保持着农民儿子的纯朴,为人率真。作为兄弟和文友,我们的创作可谓知彼知己。当初他创作的大部分作品,题材扎根于乡村的土地,质朴清纯如一株株挺拔的桉树。当然,一个有雄心壮志的乡村青年,更想透过农业的藩篱,去触及外面精彩的世界,诗歌《想去城市走走》,恰好应验他对外面世界的渴望。因此,他才辞去乡村的“十二品芝麻官”,毅然踏入南方打工的行列。
     罗德远不仅是我当年在家乡办文学社的最佳搭档,来广东惠州斜下的康惠电子公司后,又与我在同一家公司工作近6年,艰苦寂寞的打工生涯里,质朴率真的他被打工生活磨砺得更加成熟坚强,激扬的文字,则让他有了心灵的支撑。几年间,他新作不断,收入这部文集里《忡恺大道》,即是他对当时惠州斜下的真实写照。康惠公司门前的忡恺大道,从公司到中洞村的出租屋,他每天上下班要来回走几趟,几年的脚印重复在这条道上,叠印了多少青春的倒影!罗德远吃苦耐劳,工作出色,从繁琐的仓管做到组长、拉长、主管,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才换来收获——而从蓝领到白领,这成功的背后,不知洒下多少青春劳动的泪水和汗水。由于业余创作成绩斐然,1999年,他被《嘉应文学》相中,做了文学杂志编辑,从此告别工厂;后来,我也相继离开公司,到台山市文联同样从事文学编辑工作。由此,我与广州的罗德远相距甚远,彼此为工作与生存奔忙,见面的机会很少。罗德远从《嘉应文学》到《惠州文学》,再到《飞霞·心灵知音》,又到《创业者》杂志,从一个驿站到另一个驿站,经历了心灵流离与生存压力,我们像许普通打工者一样,饱尝沧桑岁月的种种况味,也收获了珍贵的文学素材和精神财富。
 
                                       二
    细读罗德远的《邂逅美丽》,掩饰不住心潮涌动,喜欢有关家园和一路吟唱的那些篇什,那些饱醮真情与诗意的文字,虽然属于个体抒情,却也是千千万万打工者心灵的诠释。梦回家园,故乡永远是打工者心中抹不去的情结,对家乡的眷恋,对父母的思念,对兄妹的牵挂,家园似乎时时刻刻都在召唤,浓浓的乡情乡音,因此在作家的心灵定格。身在异乡,罗德远曾千回百转地回望那方滋养自己的土地:“回望家园,我的梦在好心情里上路……”是的,作家在梦里上路,心已经回到遥远的家园。记得在惠州康惠电子时,有一年春节,罗德远决定回家过年,因春运一票难求,个人订票难成,改由公司统一订票,准备好行李拿火车票的当天,交了订金的票也黄了,让“海拔”一米八的汉子包含乡愁的泪水。的确,每年临近春节,翘首家园路迢迢,心灵凝重得像两条沉重的铁轨,一头连着父母的牵挂,一头连着儿子的焦渴。《献给母亲的歌》中,尤其感到作家对母亲的崇敬:“穿越岁月的风霜雨雪,母亲,我依然读到您那双饱含泪水的眼睛。今年春天,我回来看您,见您的头上又添了几缕华发。漂泊岁月,已使我铁石心肠,而那一刻,却止不住热泪盈眶……”家乡的母亲极度操劳,被农事缠身,渐渐沧桑,儿行千里母担忧啊,母爱的伟大,无不撼动人心;在《游子念亲恩》中,作家山重水复的眺望,心绪早已穿越苍茫时空:“异乡寻梦的日子,我常常站在浩瀚的珠江边眺望湛蓝的远天,默默思念故乡和亲人……”母爱是燃烧的篝火,母亲的谆谆教诲,温暖着儿子的心灵,一种深切的关怀,令人倍感温馨:“母亲告诉我,家里的老房子翻新时,她从废旧的写字台一角看到这几张发黄的纸片,不识字的她认定这些写上字的纸有用:‘糟蹋字,后人会瞎眼哩!’母亲仍用当年我上学时的语气重复这句话。回到南方后,我将这两首小诗《瀑》和《帆》稍作润色投到《广州日报》得以刊出。母亲啊,你说得对:‘写的字总会有用的!’”一句浅显的独白,映衬出不识字的母亲非常珍惜文字,而作家以顽强的毅力,扫除了母亲眼中的文化贫穷,用“写的字总会有用的”,回答了当年母亲诚挚的问询。
    作家笔下的亲情时刻在涌动,《我的大伯》一文情真意切,惟妙惟肖,描述长辈早年失恋孤苦艰辛的人生履历,那份勤劳与善良令人动容。可以说,德远对大伯景仰铭刻于心,儿时“听他讲水浒、聊三国,那一个个富有传奇色彩的故事,总将我带到一个个奇异的世界……”笔者曾见过德远的大伯,老人家是个有文化素质之人,读过许多名著,还能吟诗作赋,过年时为村人写春联,这也映衬出家族传承极深的文化渊源,值得感叹的是,德远的大伯还是乡村编织竹器制品的能手:“每逢下雨天,我便端一只小凳坐在屋檐下,看大伯编织一件件篾货……大伯是个手巧的篾匠,他编的背篼、筲箕、烘笼等做工精细、样式好看,加上售价偏低,在村里一直很抢手……”寥寥几笔,人物形象丰满,一个质朴慈祥且心灵手巧的老人呈现在读者面前。《中秋念蜀》中,面对“月圆中秋,仅仅是游子心中的寄托和牵挂。对我而言,蜀之山川、文化及乡邑邻人挚友,始终是一部读不尽的长卷厚书,将永远是我灵魂的归航……”是的,远在巴山蜀水的家园,永远是作家心灵的归舟。
 
                                       三
     《边走边唱》中,作家“转身以后,就走出了生息我的村庄。南方寻梦,仅仅是选择的一种人生方式……”是的,人生需要不断跋涉,才更加辉煌;生命的河流需要不断流动,才更加鲜活,生活给人意志的磨砺,堪称一笔富贵的财富啊!《青春与流浪的短笛》已经吹响,作家拨动了心灵的琴键:“携清瘦的行囊与亮丽的向往,去感受离别家园的孤独与苍茫……”作家内心的家园,是一盏温馨的明灯,烛照打工路上的阴霾,于是多么渴望不再流浪,寻觅到永远停泊的港湾:“真想泊住我多年流浪的脚步,深藏我幸福的苦难,让笑如秋水,在春光里美丽流淌……”的确,罗德远在多年的奋斗拼搏的历程中,无论到哪个单位,工作都很出色,人际关系也处得不错,创作颇有建树,由此声名远播,被广州增城作为“特殊文化人才”引进,并进入文化机关工作,工作与生活翻开了新的扉页。《致增城》中,足见作家对增城那片土地充满无限的深情,把第二故乡增城的山川地理,森林湖泊,名胜古迹,人文景观,描述歌吟得淋漓尽致、神采飞扬:“感受你的神奇,我惊叹有加;倾心你的秀美,渴望用心灵去抚摸……”的确,增城是广州的天然“后花园”,钟灵毓秀、地灵人杰。白水寨与湖心岛,几年前我曾去那里游览,湖光山色留给我太多的惊叹与感怀!增城又以荔枝闻名,荔林诗话,秀色可餐,真是一座宜居城市!不知让多少文人墨客于此寄景抒情、怡然自得。在荔乡人物的描述中,感知增城无论音乐、舞蹈、美术、书法,还是文学创作,艺术人才荟萃,文化事业繁荣,真的是《灵魂随音乐翩翩起舞》,《青春像花儿一样绽放》,这也是作家对增城人文意境的笔下明证。从阅读笔记和人物风采,堪称真情写作,故事描写臻于完美,情感的涌动恰似珠江浪潮,奔流不息,令人起敬。
    读完罗德远的这部《解逅美丽》,我已是“此情依依”,文字的魅力无处不在,边走边唱的作家,已经穿越多年的迷茫,相信置身那方美丽的山水,文人情怀总是春,心之沃土种植出新鲜文字,会继续开花结果,为热爱他的读者和朋友献出更多精美的大作。
 

作者:徐非 录入:徐非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罗志刚 特邀副总编:清扬 孙悦平 总编室电话:(0830)6324449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