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小说 >> 内容

问山(四)/沈阳.素素

时间:2011-01-07 7:11:20 点击:

  核心提示:草草: ——赵喆躺在已经枯黄的河边草地上用手机给草草发短信: 我很好!勿念。只是刚才傻蛋的信息让我浮想联翩的。你也知道,我的某些情绪都会时不时飘向你,没有时间约束,全看我自己的方便。 呵呵……譬如,现在—— 凭栏远眺,看西边落霞满天。 那里是辽河携了我故乡的浑河——大辽河的入海口!那里有百里的滩涂。...
草草:
 ——赵喆躺在已经枯黄的河边草地上用手机给草草发短信:
   我很好!勿念。只是刚才傻蛋的信息让我浮想联翩的。你也知道,我的某些情绪都会时不时飘向你,没有时间约束,全看我自己的方便。
   呵呵……譬如,现在——
   凭栏远眺,看西边落霞满天。
   那里是辽河携了我故乡的浑河——大辽河的入海口!
   那里有百里的滩涂。
   两年前的金秋十月,我与同伴在那里嬉闹,因为想看那里犹如落霞般绯红,又如出水红珊瑚般的“碱蓬草”。一簇簇的“碱蓬草”洒落在滩涂上,犹如朵朵殷红的花儿美丽。
 
    草,你知道我们东北盘锦的“红海滩”吗?但是这里的“红海滩”一点都不逊色于盘锦的红海滩,只是零碎些。

    我们纵情嬉戏在红草点缀的盐碱地中,看远方湿地苇洲的碧涛,看水鸟盘旋空际,看毛蟹出入洞穴。
那是一幅明净的画面。还有一幅更美丽的画面呢:
 
    夕阳西下,炊烟袅袅,农民们肩扛着碱蓬草,还有赶着牛羊鸭鹅的人们走过碱蓬草地,晚霞的余辉照在他们脸上,一幅平和与安详的意境。
 
    可是,这里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只有尚未竣工的摩天大楼和横空出世的塔吊臂膀。你看它们啊,还在夕阳下旋转呢。
 
   草姐,我看着眼前的情景,脑海里边就有了一篇小小说的雏形,写给你吧:
   《李 逵 之 死》
   “你个死‘李逵’!又拉裤子里啦!”
    妻子暴怒起来。
    “啪啪!”
    “呜呜……”
   “琴啊!你打他干什么?你有罪啊!像欺负哑巴孩子一样啊!”
     八十岁的老母用像枯木一样的双手一边抹着眼睛,一边责怪着女儿。只是上了年纪,动作迟缓,两颗浑浊的泪还是流淌下来了。
   “自打上楼就往裤子里拉。净拉大摊屎,满裤兜子!衬裤扔了多少条了?密着心眼祸害人。”
    依旧是恶向胆边生的咬牙切齿。
   “呜呜……”
   “还腆脸哭呢!说,下回还往不往裤子里拉了?”
   “啪啪……”像妈妈惩戒儿子 。
   “呜呜……呜呜……”丈夫摇着花白的头,变了形的脸红涨,参差不齐胡须挂满鼻涕、眼泪、和口水,  “呜呜”……
    午饭的时候,丈夫只吃了一小碗。对面的妻子有些意外又像良心发现似地幽怨地说:
    “怎么了?老李,生气了?你能怪我吗?我都告诉你多少回了,大便的时候就在卫生间里出,你偏偏下楼,你腿脚不利索,等你下到楼下就来不及了。”
    说真的,也该理解这个只有四十岁,但面目上看上去足有五十岁女人的苦衷了。老母已是瘫痪,丈夫生活又不能自理,难得她脾气不是这样的暴躁。
    老李不吭声。
   六楼,对于他一个患中风的患者来说太不方便了。当初回迁抓楼号时是他媳妇抓的,为这事媳妇一直耿耿于怀。
   “他妈的,人家房子多的一抓好几套,净抓好楼层。咱就这一套,还抓了个顶楼,你说上哪里说理去?”
    媳妇总在抱怨着自己的手气差。
   假如是他抓呢,会是什么样的一个结果呢?这个世界上就是没有假如。假如不动迁多好啊!
   那么不动迁时老李是什么样的一个生活状态呢?
   ——老李陷入回忆中:
    青石板铺就的狭长的庭院,黄瓜秧、豆角叶儿好像很干净很翠绿的模样。地基很高的混凝土捣制的三间大楼座,一律的铝合金门窗。
    他原名叫李志奎的,因为人长得人高马大,一身的豪气,就连生孩子都是一发三响。三胞胎的一儿两女着实让他喜忧参半。加之他说话高门大嗓,所以人们就省略了他名字中间的“志”直呼他“李逵”了。他是养猪的好手。所以人也能吃能喝,这也正常啊!看着膘肥体壮的猪,想不能吃都不成啊!
    他发病是发在动迁现场上的。他的猪舍一律的青条石码筑的,赔偿款只是成本啊!他以后以何为生呢?难不成让他在楼里养猪吗?
    他急了眼,在动迁办里,他血液上涌。现场上的“120”救护车正好派上了用场。
   “难道我真的没了志气了吗?”
    病后,他总这样问自己。
    习惯了在茅厕里蹲着拉屎的他坐在连身都转不过来的卫生间里怎么都不能把屎拉出来不道是不是他要这口志气而故意赌气呢。反正,坐在那里他是高低拉不出的。
    媳妇发现老李的饭量越来越轻,水也喝得少了……
    某一天中午,位于国道旁的“城市中的乡村”第20栋1单元门前,一辆救护车鸣着笛开走了……
   草姐,小说就写到这里。为什么写给你呢?因为你空间里那些悲天悯人的文字啊!有时想想,即使草姐是法官又能怎样?这样想来,就又枉增一些郁闷。草姐啊,还想告诉你,就连我和你描述的:
  “一栋造型别致,镶嵌着玉色外墙瓷砖的小楼,满院的白杨树已有参天之势了。——这是一座环境幽雅、颇具规模的老年寓所”,这一次也一并消失了。我突然迷信开来,有点怕怕的感觉。至于为什么?我也说不清楚。
    呵呵……草姐,我想家了,又回不去。所以,多少有些寂寞的我,就来打扰草姐了。说真的,或许是夕阳下再也看不到“玉色的外墙、参天的白杨树”所引起的忧伤之感所致吧,我此刻心中充满着怀念。那么,就请草姐,陪我重温我的《玉色的外墙、参天的白杨树》好吗?
   们时常看到一位中年男子开着“雅阁”进进出出。
   他永远是笔挺的西服,腕上的雷达表泛着幽幽的光泽;他鬓如刀削,目似朗星,棱角分明的脸透露出冷峻。
  十几年以前,他只是医学院毕业的医生,和前来实习的护士一见钟情,很快步入婚姻殿堂。转年有了可爱的宝宝,有了宝宝后俩人的感情是乎更浓烈了一些,而且又多了一些温馨……
  有一天,他的妻子把他领到一栋很漂亮的三层小楼前,他诧异地问:
 “这是我们的了?”
   妻子眨着漂亮的大眼睛,脉脉注视着自己的爱人,有点娇憨、有点得意地说:
  “是的啊。”
  当时他竟有些失色——只知道她的家境好,父亲经商…… 
  “爸爸给我们的啊,我们在这里开个老年公寓,你做老板啊!”妻子喜不自禁。
   他清清楚楚记得一件事就是:
   当妻子把房产证书和营业执照交与他手时,他还是急促地看了看产权人和法人代表的名字。他确认是自己的名字后,内心涌出一种莫明的激动和深深的感动......
  在以后的日子里,他把这种感动深藏于内心,努力工作,终于只用了几年的时间就把个事业打理得春意盎然风调雨顺。
   ——闲来无事时,他也会琢磨琢磨自己的心事,比方说:“外界传说他有了情人……”
   在连续几次的夜不归宿后,有一天,他涎着脸,试探着问妻子:
   “你怎么不问我去了哪里?”
    他这一问,就把妻子的眼泪问出来了,晶莹剔透的泪珠就像断线的珍珠一样,扑簌簌洒落下来.话还没说几句就哽咽得不能自已了,他只能听她断断续续地说,大意是:
    朋友都在说她傻.她为自己辩解说自己不傻.她辩解的方式是给人们讲述一个发生在他们夫妻身上的真实的故事——
   那还是生下宝宝不久的事情,俩人去菜市场买菜.她走到卖鱼的地摊前站住,她知道他爱吃淡水鱼,就蹲下认真挑选着,她看中两条鱼,一边问价钱,一边用手去抠鱼的鳃,发现里面呈现灰白色时,便断定这鱼不新鲜了,便不想买了。于是,她起身,就在她转身离开时,她听到卖鱼的小伙暴怒的声音:
   “你他妈的挑了半天又不买了,你装啊?”
   没来由的叫骂声一下子让她呆住了。她呆呆的看着卖鱼的小伙子,谁知小伙被她看的恼羞成怒,操起地下收拾鱼的刀就向她砍来——她更加惊呆了,眼看着刀落下来了还是不知道躲闪。就在这时,一只胳膊挡住了下落的刀…… 
  当被人们拉开后,她见丈夫的脸色是铁青色的,目光中透出一种拼命的狠来。
   ——她还从没见过他这样的表情呢,害怕极了,慌忙上前拉住丈夫,一看衣袖已被刀砍开了一个口子,而血已经顺着指尖一滴一滴,滴落下来…… 
  “就是这个场面,这个情景,尤其是你那只挡刀的胳膊......”妻子把头深深埋在他的怀里,她告诉他说:
  “我已深深铭刻在脑海里了。就是在那一刻起,我决定用我的一生,我的全部来报答你,而且无怨无悔!因为你是肯为我拼命,肯为我流血的男人......”
   面对着妻子的诉说,他选择了静默,只是他的眼角湿润了......
    呵呵…… 草姐, 月亮升起来了,我也回病房了,估计你会把我托付你的事情办到。 原本答应老师回去过中秋的,顺便和你一起去百草园玩儿。记得去年我们在“百草园”玩得很开心,一边赏月、一边读老师的《今夜月光如水》,那情景就在眼前了。我说我喜欢你去年中秋拍摄的月亮,替我放到百草园吧!告诉老师我的心意。顺祝中秋快乐!
 
 
 

作者:素素 来源:泸州作家网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罗志刚 特邀副总编:清扬 孙悦平 总编室电话:(0830)6324449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