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小说 >> 内容

向上走向下走(四)/广元.独钓寒江雪

时间:2011-02-16 8:46:34 点击:

  核心提示:申刊向石再仁主任报告:“黑板报太难版书了,尿斑一样,有几个地方还刺哩疙瘩的,勉强写上去,也是既不好看更看不清。”,“这是你的事,我管不着,反正,车间对质量要求是不变的。”,领导石再仁最后一语拍了板:“你要用材料直接开领料单,只要库房有,我负责审查签批。”。 在这方面,申刊是绝对特灵聪明的,眼珠子也不...

                                                                                                                  

    申刊向石再仁主任报告:“黑板报太难版书了,尿斑一样,有几个地方还刺哩疙瘩的,勉强写上去,也是既不好看更看不清。”,“这是你的事,我管不着,反正,车间对质量要求是不变的。”,领导石再仁最后一语拍了板:“你要用材料直接开领料单,只要库房有,我负责审查签批。”。

    在这方面,申刊是绝对特灵聪明的,眼珠子也不用转一圈儿,就计上心来:全用各色广告纸广告颜料,毛笔书写近似行书体,漂漂亮亮的对付老石的质量要求。说干就干。

    先到库房侦察侦察,申刊发现:就放着三摞高低各不同的宣传纸,颜色比较单调,仅仅红、黄、白各一,而且,有色的红,还只有寥寥几张;黄色稍多些,也好不到哪儿去;有半米高的纸张倒多,却是白纸。根本就不在申刊的计划之列,他说:“又不是办丧事,搞得黑板白纸的,点儿都不吉祥”。又想“都是升级嘛,色彩方面,虽然达不到绚烂的程度,至少要搞得尽可能的艳丽”。最后决定:领来足够的红黄二色,然后,在黑板报栏前比划了多时,意思好像是说:“这玩意儿有矩有框的,可不能让纸们膨胀出去了,不然,人家会讥讽咱‘旱地也膨胀’、‘草包也膨胀’”。

    还好。红色有光纸能勉强铺满一块报栏,剩下的两块,不用想也得以黄色填之……。然后,申刊自然是积极行动起来,虽然这样玩玩文字游戏的事儿,对于他来说,还是比较得心应手的,何况他知道,只需按《决定》之图,来检索《意见》之骥,至多稍加发挥发挥,就OK啦。并且,还在石再仁主任那里,学到了一招致胜秘籍——要等到所有的黑板报都出完了,包主任率领各方文化宣传大员,光临验收的半小时前,咱们再出其不意的大肆张贴出去。还说这就叫:“不见兔子不抠火”。申刊才猛然想起,好像听人说过:老石的业余爱好,是钟情于打兔子,但绝不打家养的,说乱打要负责交罚款的。

    姜,还是老的辣,信不信由你。

 

    申刊趁着等待验收之机,跟在石主任屁股后面,到车间各工段溜达一圈,这一溜,申刊就有了一个重大发现:刚刚在车间办公室坐了两天半的他,居然在工友们那里,看见了羡慕不已,甚至诚惶诚恐的眼色,全然没有往常的随意放肆,干活也很是认真卖力的。申刊立时觉得腰杆子真的笔挺了,走路的姿势,也随之有点飘飘然也。

    这一圈走出来,申刊依然穿着工作服,在办公室大发感慨,还用小毛孩时听过的一首歌,篡改词儿,深情兴奋的吟唱道:“咱们的车间就是好,就是好啊就是好啊就是好……”,下一句歌词还来不及在申刊脑子里形成,就听到一声石主任为首的多口调侃:“这娃唱唱诺诺的,又在自我膨胀”。申刊笑着回话:“我热爱咱车间,我讴歌咱车间呀。”,考勤员包霞菊接着说:“好好好,热爱车间就是好,麻烦你再去一趟,顺便到刨皮工段,帮我把钢笔带上来一下。”,申刊实际上是巴不得,多多下去,以便享受享受被人尊崇的滋味。因此,他的声音,自然是随着“行行行”的承诺中,飘出了车间办公室……

    申刊回到车间办公室,只听有人直嚷嚷:“石主任他们都下班走了,我就等我的钢笔。”,申刊伸手上交了钢笔,随即三五两下扒去工作服,便和包考勤同路,一边聊一边奔伙食团而去,途中,包考勤的一句话:“石主任对生产场所的管理,很是严厉,再加上他那一脸‘不怒自威’的络腮胡,也叫人不寒而栗。”,才使申刊若有所悟:他刚才两次下车间,所得到的不同心理待遇,其结果就在于,自己就是跟在虎虎生威的石主任后边的那只毛狗(学名:狐狸)。

 

    下午刚上班,石再仁主任就命令下属:“可以把黑板报的内容,张贴出去了,霞菊她爹马上就来验收评比。”,申刊自然是胸有成竹,只是在张贴的过程中,出了一点只有他自己看来才是纰漏的纰漏:被张贴的红纸的面积,边沿似乎宽了0.25厘米,使得收尾的时候,纸面稍微有点冒雹,临时帮手包考勤,左看看右瞧瞧,很满意地说:“不错不错,这点雹算个啥?呆会儿上去瞧瞧大门,那才叫资格的‘冒雹’呐。”。

    包主任验收后,当然是十二分的满意,当场就对石再仁说:“石主任……,哦,不对,明天授了牌之后,就应该叫你石厂长了,漂洗分厂的这个黑板报,完全可以肯定为第一名嘛。啊,是不是?!啊。”。从这时起,申刊的耳朵里,就塞满了所有同志关于黑板报的赞美。只有那位喜欢开玩笑的超级足迷——申刊的洗料师傅,调侃着说:“哈哈哈,好大的两张黄牌,正好凑成一张红牌罚下。”,让徒弟的心理激凌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淹没在一片褒扬声里。

 

    申刊在如水的赞扬声中,始终记得包考勤的那句话,所以,一下班就约着包霞菊朝生产区门口跑,刚转过一道弯,能直瞪瞪大门时,就有平常从没有的光线直刺眼底,赶紧低头躲着,并力图弄清光线的来源,只听同事说:“找啥咧?是镜子,大师昨晚在我家打麻将,说咱厂必须要个照妖镜,才能逢凶化吉。”,说着俩人就走近了大门前,但见高高的不锈钢管质地的大门上方,突兀地冒出一个水银长方体,申刊听清了门卫老李咳声连连的话音内容,大概是说:明天不是正式改制了么?总公司请了一个道行高深的大师,他说对面半山腰的那个山洞,是专门和咱们作对的妖孽之地,照妖镜主要就是照得孽障们不敢出洞……。于是,愈来愈多的嬉笑之声,灌入耳膜,砸进他们的心尖。

    当申刊长久的无言,摇头上望,苦涩地自言自语:“果然冒雹啊!”的时候,包霞菊就习惯的接上下句:“这个‘冒雹’算啥?比起你的‘自我膨胀’来,差远了,传染得那么多名字,都在一个劲儿地‘膨胀’,嘁!”,申刊一头雾水的盯着她,真的不知所云了。“奇怪吗?就先吃饭,自己明天去开发智力吧。”,包霞菊神秘一笑。

 

    大概是因为工人同志们长久以来的习惯,似乎肠胃都拒绝荤菜的介入。所以,今天的授牌仪式,就只是隆重到相关人员,但是,他们依然不会忘记,给各位工人同志,人均赏赐一瓶本地产“秦水”牌啤酒。下午上班时,正式上任的新厂级领导们,程度不一的醉醺醺来到堂堂“厂部办公室”,首先命人把“漂洗车间”的小小标牌,配套成大气十足的“漂洗分厂”的吊牌。石再仁厂长本来就不胜酒力,脑门子一沾桌面,就呼噜起来,当包考勤连忙拿出一件工作服,轻轻的披在厂长身上时,突然,把食指竖在噘着的唇上,并又给申刊来了个神秘一笑,挤眉弄眼的示意他快去看什么,申刊轻脚妙手的来到厂长身后,看清了被石厂长以之为枕的那叠红头文件,其中自然翻开半页,顺着包考勤的丹蔻指甲油细看去,那里赫然印着:“签发人:包福鯹”。

    下午抽查考勤时,石厂长特派申刊下车间去,看看怎样写写新厂子的新气象,顺路途中,包考勤说:“大师给他们算了一卦,说我爹命相缺水,所以,就把‘星’,改成了‘鯹’,我当面就说我爹,老都老了,还在‘自我膨胀’,就膨胀出一鱼来。好像上层人物们,都得把名字,或多或少添了几笔。”,申刊马上辩解:“这事儿可不赖我的‘自我膨胀’吧,这个字儿更接近的应该是‘冒雹’吧,冒了个鱼泡儿,哈哈哈。”。

      

    申刊的这阵“哈哈哈”,绝对是抒发一种庆幸的自得情绪,就像他接着说的一样:“我幸好下来了,要是还在上面走,说不定现在‘申刊’,也要真的冒雹成‘神侃’咧,哈哈哈。”。

    其实,申刊自己心知肚明的是:这些嘴里的“哈哈哈”,归根结底心是酸酸的……

 

                                                                                                                               【全文完】

      

      

作者:独钓寒江雪 来源:泸州作家网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罗志刚 特邀副总编:清扬 孙悦平 总编室电话:(0830)6324449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