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散文 随笔 杂文 >> 内容

难忘师恩/泸州.刘燕

时间:2011-08-30 7:27:40 点击:

  核心提示:(散文)作者:刘燕难忘师恩在酿造出誉满中外的泸州老窖美酒的这片神奇土地上,在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的醉人诗意中,有一批甘守寂寞的诗人,他们将一生的才华孕育成珠玑,将珍藏的热情奉献于诗坛。我何其有幸,能成为这里的晚学生,在诗国的百花园里,得到博学而慈祥的父辈和亲切如兄长的老师们的提掖和指教,是他们人品...

 

在酿造出誉满中外的泸州老窖美酒的这片神奇土地上,在“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的醉人诗意中,有一批甘守寂寞的诗人,他们将一生的才华孕育成珠玑,将珍藏的热情奉献于诗坛。我何其有幸,能成为这里的“晚学生”,在诗国的百花园里,得到博学而慈祥的父辈和亲切如兄长的老师们的提掖和指教,是他们人品与学识的烛照,点亮我前行的路程,给了我人生的第二次青春,放飞我多彩而绚丽的梦想……
走进这精神的家园,由与谢守清先生的一面之缘而起。
2004年秋,我刚到老年大学文学班学格律诗,与两位女同学各自胡诌了几首“诗”,三人颇有“初生牛犊不怕虎”之势,拿着各自的“作品”,寻至市诗书画院,请教于素昧平生的市诗坛泰斗谢守清先生。对我们几个初次学写格律诗的“老学生”的涂鸦之作,先生毫不轻视,给予认真的面批面改。老人家和蔼可亲、平易近人,边改稿边给我们指出:有的诗立意不高,有的字欠锤炼,有的犯了“三连平”……殷殷教诲,舔犊之情,溢于言表。
转眼到了2005年春,市诗词学会成立之际,谢先生念念不忘我们三个爱诗的晚辈,他对老年大学文学班的鲁功洲老师讲:那三个女娃子有一定的诗词基础,一定通知到她们,吸收她们加入市诗词学会。我们成为市诗词学会一员后,常常见到谢先生,但他从未提及此事,这些是鲁老师后来告诉我们的。
先生年逾米寿,行动不便需人搀扶,但每月的诗院会议上,总能见到他的身影。诗,是先生心目中美丽到永远的女神,他一定是不由自主地听从她的召唤而来。先生的诗作蕴含真纯而复归于冲淡自然的和谐之美。“十里长街千户酒,一天明月两江桥。”“三春细雨花前梦,半世云烟笔底澜。”读他的诗,听他娓娓道来,使人心灵为之洗涤、精神为之升华。先生以他博学精深的诗学功底,培养和扶持了一大批诗人,使酒城的诗文化得到传承和发扬。听老师们讲,谢先生当年为市诗书画院的成立,鼎力奔走呼吁,功不可没,为我们后来者,种下了一片清凉。
先生有烟酒嗜好,每次开会用餐,他都“喝得脸上红霞飞”。会后有时我请教于他,先生多半是边抽烟边看诗稿,一次我忍不住对他说:“谢老师,您若是我的父亲,我就不准您抽烟了,喝酒也要限制您!”他坦然一笑:“我知道抽烟喝酒的害处,在八十岁以前我尽量少抽烟少喝酒;自满八十以后,我就顺其自然了。”先生说的也不无道理,八十已是高寿,人生苦短,来日无多,与其再限制自己,何不顺其自然,快快乐乐地度过每一天。
第一次拜访素未谋面的王德宗先生,同行女友是他二十几年前的学生,她已记不清先生的容貌,来到大梯步先生家附近打电话过去,先生高兴地说:“我出来接你们!”女友说:“我可能认不得您了……”先生爽朗笑道:“不要紧,一会儿你见到一个手拄拐杖、头戴八角帽的老朽,那就是我。”幽默风趣的话语,让人忍俊不禁,拘谨全消。
在王先生自名为“无限斋”的家里,我们听先生吟诵他的诗作《大海歌》、《对月歌》,拟人化的描写,奔放、宏大的意境,富含哲理的意象,行云流水般奔泻的感情,让我们感到声入心通,被湮没在美妙的诗意中。先生指点我们:写诗一定要选一个新颖的角度入题,切忌人云亦云或政治口号式的写法,那样将失去个性而没有诗味。先生学贯中西厚积博发,他的许多幽默深刻尖锐的话语,使人耳目一新。
张婉萍女史,是我最喜爱的一位女先生。她慧质天生、才思敏捷,常于梦中得句。她的诗词清新隽秀、清逸空灵。“竹影无声月有痕,层林半染半销魂。”“风吹浪送随心意,一曲长空紫玉箫。”雅丽的辞藻,独特的意境,让人捧卷不忍释手而回味无穷。
先生作过市领导,她为人谦和,成立了十几年的女子诗词组,有她作中坚力量,大家互帮互学,进步极快。女子诗词《巾露集》已出版三集。七、八位老姐妹开会坐一起,进餐坐一桌,我与她们同桌吃过几次饭,见姐妹们争着为张先生夹菜,看得出大家发自内心对先生的尊敬与喜爱。她们也互相夹菜,团结友爱,猩猩相惜,颗颗珍爱艺术的心联结在一起,与张先生在其中的支柱作用,密不可分。
先生与援华美国空军飞虎队将领陈纳德遗霜陈香梅女士有诗词唱和,以此为契机,以她的智慧、力量和人格魅力,使得泸州诗书画院走出泸州、走向了港澳台及太平洋彼岸。
郭治平老师,是我上文学班的第一位老师,更是我学诗词的启蒙老师。开始以为是学我喜欢的现代文阅读和写作,知道是学格律诗后,兴趣骤然下降。
老师讲的第一课是白居易的《西湖晚归回望孤山寺赠诸客》,他讲白乐天的官场失意、几起几落,讲起承转合,讲颔、颈联的对仗工稳、高妙的形象思维,讲尾联的夸张:乐天到岸后请诸君回望,西湖变成了大海、孤山寺变成了蓬莱仙岛,诗人的想象力多么丰富奇妙!最后,郭老师用古人的方法为我们吟诵全诗,听着美妙的唱腔,我突然开悟:作为国粹的中国传统诗词,在中国文学史上占据了大半壁江山,诗神穿越了几千年的红尘岁月,我在人世间等待了半个世纪,原来就为这一天,此时此地由这一位老师引导,让我与诗神互相拥有,我岂能辜负上苍的厚爱!?自此,我与诗词结缘终身。
老师讲课幽默风趣,上他的课是一种美好的听觉享受。七十岁了,眼睛仍近视而未老光,有同学问他有什么秘诀,他声若洪钟:“娃儿,我教你!”我们就学了他简单易行的一套眼保健操。三年了,我一直坚持早晚做,我的近视眼还真的有了明显的好转。他性格开朗、大度豁达。比如调工资这事,离退休老同志因很“吃亏”而多有怨气,郭老师却泰然处之,他在一首打油诗中幽默地写道:“给多少,算多少,总比一分没有好”。知足常乐,这是多么好的心态!
鲁功洲老师在文学班只上过一期课,恰巧那期我有事未去。这下可被他抓住了小辫子。一次在诗院开会时,我们坐在一起,他编个圈圈让我钻:“小刘,我发现你很有眼力。”突头突脑一句话,我不知是计,略一沉吟就点头:“可能我还是有点眼力吧。”麻雀进了笼子,老师就拉线关笼:“怪不得郭治平老师上课你来,这期武成炳上课你也来,就我上课你不来!”脑子一时转不过弯来,忙分辩:“不是这样的,是因为我、我、我……”急得脸红脖子粗地又比又划,结结巴巴似乎不能自圆其说,老师则哈哈大笑,他是在跟我开玩笑呢!
那期没去上课,我有时抽时间去滨江路与鲁老师及同学们相聚。一杯廉价的清茶,“骗”来老师二、三个小时的清谈。那可不是一般的清谈,相当于给我们“开小灶”。李白、杜甫、柳永、苏轼、李清照……一个个鲜活的身影,一首首经典的诗词,老师一一道来,我就得了不付学费的知识。讲姜夔的《扬州慢》,矜持老成如兄长的老师也“狂”起来了。他说:“我能将全词包括词前的小序一字不漏地背出来!”我们翻着书看他背,果然如此。对鲁老师的博学强记,我们佩服得五体投地!
现在的武成炳老师,教我们已快三年。头两年他工作忙想卸任,同学们喜欢上他的课,坚决不同意,只好留下来。尽管他现在仍然工作忙,却再没说要走了。几年下来,老师与同学已是亦师亦友。
老师科班出身,讲课条理清楚。一首诗先介绍诗人及背景、写作的动因,重点分析诗词,附带讲诗的平仄、押韵,最后总结全诗写作特点与风格。再复杂难理解的诗词歌赋,经他一一剖析,也就懂了。
武老师教我们学曹植的《洛神赋》、宋玉的《高唐赋》、《神女赋》,“翩若惊鸿,婉若游龙。”“皎若太阳升朝霞……灼若芙蓉出绿波”,美仑美奂的篇章,经老师锦心绣口出来,如菩提灌顶,玉器开光。我们浸润其中,乐而忘返。
老师的课越讲越精彩,同学们越来越喜欢他。一次诗院开会,有同学连说了几个武老师怎么怎么的话,旁边的苏轼第三十三代孙苏金华老师走过来开玩笑说:“对嘛,你们是亲老师、亲学生,那我就是你们的叔伯老师了!”苏、武二师均为“云溪六子”之一,他们因爱好诗文而情同手足。我们忙答:“对对对!您和其他四位‘云溪六子’,都是我们的叔伯老师!”说得在座的老师都笑起来
是啊,诗院的老师和诗友们,不保守且热心肠,他们以不同的方式都给过我帮助:杨正康主席为我发表在《泸州晚报》上的《沁园春·康宁感赋》写评析,靳曹济老师为我修改散文随笔,龙仲贤老师是我《沁园春》词的“三字师”,刘泽斌老师是我《樱桃花》诗的“一字师”……对所有老师的无私帮助,从没说过感激的话,但我会终生铭记,时时揣有一颗感恩的心。
在泸州市区东北一隅,静静地座落着我们心灵的家园——市诗词学会,走进这座外观陈旧的建筑,里面别有洞天:干净整洁、宽敞高朗的大厅内,环屋三面墙上,悬挂着诗家的清词丽句、书家的墨宝、画家的珍品,更坐有许多受人景仰的老师。进入这座艺术殿堂,自有一股清风徐来,淡淡花香。这群传统文化的追随者,爬山涉水,越过历史大劫,而今幸坐一堂,我忝列其中,与恩师们相知相逢在百花齐放的春天里,坐而论诗,起而挥毫,其乐融融,不知老之将至……
 

作者:刘燕 录入:和子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罗志刚 特邀副总编:清扬 孙悦平 总编室电话:(0830)6324449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