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特辑 >> 刘光富作品特辑《我的土地我的村》 >> 内容

女匪——匪妻(8)/成都.张中信

时间:2013-01-14 7:39:58 点击:

  核心提示:大巴山多土匪。除了盛产王三春、张正贵之流男匪,也出过几绺女匪。最有名的一绺,还是常年出没于阴灵山周围的女匪鲍五娘。鲍五娘原本出自官宦世家,据说她的祖上曾有人做过朝廷四品官员。因何家道衰落,她又为何沦入...

    大巴山多土匪。除了盛产王三春、张正贵之流男匪,也出过几绺女匪。最有名的一绺,还是常年出没于阴灵山周围的女匪鲍五娘。

鲍五娘原本出自官宦世家,据说她的祖上曾有人做过朝廷四品官员。因何家道衰落,她又为何沦入匪道的,已无可稽考。

既然占山为匪,大多干打家劫舍、掠人钱财的勾当。鲍五娘却不做那些事。她只做绑票的买卖,而且绑票的对象一律是男人,主要是巴城那些富豪人家,特别是养有三妻四妾、终日过着花天酒地生活的男人。

鲍五娘绑票的手段,也与众不同。她既不明抢,也不暗算。办法其实很简单,那就是她必须亲自出马。一般情况下,她都要化妆行事或装扮成流离失所的乡间女子,或打扮成青楼卖笑的烟花女子,或落魄成市井无着的风尘女子,目的只为勾引那些好色之徒。为啥要装扮成那样,除了鲍五娘本身姿色娇艳,妆扮起会引人注目。另一个原因是只有那些女子,才能吸引好色男人们的眼球。

一旦那猴猫似的男人,遇上鲍五娘,保准是肉包子打狗,有来无回,轻而易举地便被鲍五娘掳上山寨。被掳上山寨的男人,除被搜去随身的金银财宝,却绝不会受到生活或肉体上的虐待。山寨的喽罗们(全是女人)一律好酒好菜,大鱼大肉伺候着。鲍五娘还不时浓妆艳抹地出场,不惜卖笑献身,以博取被绑票男人们的欢欣。

那些被掳上山的男人,以为必受女匪们百般折磨,甚或被撕票。岂料,在山寨里不但没有生命之虞,反而享受的荣华富贵并不在比巴城差多少。当然,那些享受的耗费都羊毛出在羊身上,全部用男人们身上搜刮出的银两来开销。就像狗始终改不了吃屎的本性,时间久了,被押上山寨的男人们,便有人动了花心,露出见色起意的风流本性来。

最出彩的还是鲍五娘亲自出场上演的好戏。这时候的鲍五娘在被绑票男人面前,简直极尽卖弄之能事,举手投足间,尽显风情万种,哄得男人们心花怒放。可笑的是,每当男人们露出丑恶的嘴脸,扭住鲍五娘猴急急地想要巫山云雨时,已被她衣袖中滚出的匕首不经意地割去了下身物件。

也许,世界上的男人,与生俱来的最大缺陷,便是无法逾越美人关。几年过去了,那被掳上山寨的男人,几乎没有一个逃脱被阉割的宿命。鲍五娘的卧室中,那些型号各异的男人下身物件,全部被风干成标本,整整齐齐地放在硕大的玻璃缸中。

鲍五娘依然我行我素,勾引男人,挑逗男人,阉割男人。总是有男人不知死活地上当,走马灯似的被掳上山寨,又莫名其妙地成为刀下阉鬼。

鲍五娘诡异的行为,让巴城男人谈之色变。一度时期,连草坝街的烟花青楼也惊恐得快关门了,姿色的青楼女子成了男人们可望而不可即的赏品。男人们都想风流快活,却实在害怕不小心便碰上鲍五娘,糊里糊涂地丢了下身那宝贵的命根子。

那年,鲍五娘妆扮成一个烟花女子,跑到巴河的花船上卖笑。巧遇一风流倜傥的富家公子。风流公子大肆酗酒,大声喧哗并在鲍五娘面前大失其态,飘飘然中被鲍五娘连哄带骗地掳上了阴灵山。

谁料,这个模样风流的富家公子,除穿有一身光鲜的衣服外,却腰无半文,像个落魄文人般楚楚可怜。更不可思议的是,当鲍五娘亲自出马勾引他时,满口之乎者也不着边际的话。鲍五娘已把自己暴露的跟青楼的妓女样赤身裸体了,他却无法像一个正常男人样勃动情欲,更不用说做那床笫间风流事儿。

鲍五娘袖中那枚已阉过若干男人下身物件的匕首,从袖中滑出又收回,收回,又滑出。不知为啥,她心中老是忐忑不安,难下阉割这个男人的最后决心。

就在这时,手下喽罗通报,有一年轻女子山寨求见。自打鲍五娘开山立寨以来,从未有女人上过山寨。她不由心中暗暗称奇,破天荒同意放那女子进寨相见。

前来求见鲍五娘的女子,长得眉清目秀,脸若桃花带笑,发似青丝飘逸,一脸飒爽英姿。她甫见面便自称是那风流公子的妻子,是上山接他下山的。

两个女人甫见,四目相视。鲍五娘心中不由一动:“巴城居然还有如此外秀内慧的女子?”

“放了我男人可以吗?”年轻女子见面伊始,便向鲍五娘开门见山求情。言语不卑不亢,落落大方。

“放了他,可以,但我还有一件事未做完。”鲍五娘面带杀气地回敬年轻女子。

“你没必要做那件事了,他早已是个废人了。”年轻女子面无表情地答道。

“废人?”鲍五娘大吃一惊,满脸困惑,不解地望着那年轻女子。

“其实五年前,他……他已被你阉过了。”年轻女子面色冷竣地回道。

“已被阉割过了,他为啥还要……上山?”鲍五娘大惑不解道。

“他想让你收手?”年轻女子依然表情冷漠,脸无笑靥。

“他是…你是……”鲍五娘心念急转,有些不相信地诘问。

 “我是他的妻子,恳请你就此收手吧?”年轻女子说此话时,一脸乞求。

“收手?就凭你一句话……”鲍五娘愤愤地怒吼道。

“天下的男人多得很,你阉得完吗?”年轻女子说到此处,眉目中满含真情,不知不觉中竟引得鲍五娘心中亦有些戚戚然。

“其实…我…我好恨……” 鲍五娘边说边流下伤心的眼泪。

“我了解你的遭遇,你最好趁早收手吧?”年轻女子换了一副面容,柔情而温和地劝道。

“我…我想……我恨……”鲍五娘神情凄然,似有难言之隐,欲言又止,满脸的杀气早已荡然无存。

   ……  ……

最终,风流公子逃过命中劫难,和年轻女子携手离开阴灵山,身而退全。

不久,女匪首鲍五娘神秘消逝。盘踞在阴灵山的众女匪亦树倒猢狲散,纷纷卷旗下山,各自作鸟兽散。

作者:张中信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罗志刚 特邀副总编:清扬 孙悦平 总编室电话:(0830)6324449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