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评论 >> 内容

野茶灞:美妙的诗意栖居地/泸州.王应槐

时间:2013-03-19 22:12:48 点击:

  核心提示:——读张中信及诗散文集《失语的村庄》 王应槐一由于改革开放和信息化社会的影响,当今文坛可谓流派蜂起,百花齐放。文学领域的这种繁荣盛景,也有形无形地推动了文学样式的发展变化,使其呈现出一种多元化、边缘化...

          ——读张中信及诗散文集《失语的村庄》

                                王应槐

 

 

由于改革开放和信息化社会的影响,当今文坛可谓流派蜂起,百花齐放。文学领域的这种繁荣盛景,也有形无形地推动了文学样式的发展变化,使其呈现出一种多元化、边缘化和融合化的趋势与形态。在这种趋势和形态中,我们欣喜地看见了一种新的文学样式——诗散文。

这种诗散文我们并不陌生,在中国明代归有光、袁宏道的抒情散文中我们就发现了它行走的倩影。张岱的《湖心亭看雪》写得清淡天真,可说是其中的代表作:“雾凇沆砀,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

一百多年前,法国著名的现代派诗人波德莱尔出版了他的诗散文集《巴黎的忧郁》。波德莱尔在书中载了一封他写给当时的诗散文家阿尔塞纳·胡赛的信,诗人在信中写道:“我们哪一个不曾梦想创造一个奇迹——写一篇充满诗意的、乐曲般的、没有节律、没有韵脚的散文:几分柔和,几分坚硬,正谐和于心灵的激情,梦幻的波涛和良心的惊厥?”《巴黎的忧郁》中的诗散文篇幅短小,充满了忧郁的唯美色彩。如描写一个为生活而奔波的舞女《多罗泰》:“在一望无际的碧空之下,唯一的生命多罗泰,像太阳一样强壮和骄傲,她在空荡荡的大街上漫步走着,在阳光下现出一个黑黝黝的影子。”

诗散文经过屠格涅夫、鲁迅、冰心、杨朔等的创作实践,日臻成熟。正是在此基础上,中国当代文坛的理论家和作家、诗人们明确提出了诗散文这一概念,并云集在这一旗帜下付诸创作实践。云南散文家淡墨的《淡墨散文精品选》可说是当今诗散文的代表之作。距云南不远的巴蜀大地上也有一位长期致力于诗散文的创作并硕果累累者,那就是诗人、作家张中信和他的诗散文集代表作《失语的村庄》。

 

    

置于我案头的是张中信即将再版的诗散文集《失语的村庄》。作者再版时,把之前《失语的村庄》第一和第二集两本书的内容作了精选,同时增加了近几年的新作。全书共分《劳作时光》《梦幻家园》《村庄失语》《成都以西》《城市乡音》《红尘私语》《曾经沧海》七卷,使得这本诗散文集的内容更集中,更有看点,更富艺术感染力。

张中信在《失语的村庄》中同他的那些泥土味浓郁的野茶灞故事一样,以文学家的良知、责任和社会担当,贴近生活,从接地气出发,充满了人民性,积极的价值观,闪耀着“国民精神”(鲁迅语)绚丽的火花。

与已经引起人们关注的张中信的散文集《野茶灞时光》、小说集《匪妻》《野茶灞纪事》和长篇小说《野茶灞那些事儿》不同,《失语的村庄》是安谧、幽静的,没有轰轰烈烈、激浪滔天的场面,也没有横刀立马和山崩地裂的气慨。它来自青峰连绵的大巴山,大巴山中那些袅袅升起的炊烟、静静流淌的小河、山坡上弓背劳作的老人、坐在田埂上的孩子、弯弯曲曲的小路和古老的吊脚楼……它们是这样的细小、轻微、宁静甚至偏僻,但作者却以小见大,以大的视野和开阔的胸襟,在小小的题材中自由驰骋,那些灵动的文字和优美的画面感动着我们,慰藉着我们。我们通过它抚摸到生活的真实,聆听到世界朴素与本真的声音,沐浴着生命的阳光,让灵魂在一次次震颤中走进人性的深处。

张中信来自于乡村草野,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的儿子。正如作者所说:“山山岭岭。沟沟壑壑。坡坡坎坎。/这是我的出生地,一个名叫野茶灞的村庄。”(《出生地》)野茶灞、文笔山、诺水河……不啻是他童年的记忆和情感的步履,更是他的生命和灵魂的家园,诗意的栖居地。正是基于此,作者在《失语的村庄》中把自己的情感和生命倾洒在生于斯长于斯的乡土上。

关于乡土,关于村庄,张中信在《野茶飘香的村庄》中诚恳地告诉我们,“我一直在找寻那些无法忘怀的童年记忆。一个由井台、草坪、青苔连缀成的古老村庄”。因此,作者浓墨重彩描绘和展现他那可爱可亲的村庄田园。

山月无语。山川无语。野茶灞。静谧成大地的一粒尘埃。

——《山里月》

千树万树,梨花雪一样的绽放。我月光下的故乡,一夜间满头白发。

——《月色梨花》

吊脚楼上的女子伸出纤纤玉手,只轻轻一勾便把诺水河的船工号子搅得风生水起。

——《吊脚楼下》

野茶灞是美的,也是劳作的,更是艰辛的。倘如张中信仅仅描绘和让我们欣赏其家园的美丽与神奇,顶多就是一幅诗意盎然的自然山水画,在我们的心灵之中荡起一阵小小的涟漪,一闪而过。好就好在,作者并非寄情山水的水墨画家和田园诗人,他用一种在泥土中生长出来充满泥土味的价值观,移情对象,在家园美景中融入了更多的情感体验和生命意识,山水田园中的人文精神。

山一样的汉子,刚强得像山间的青绵石。水一般的女子,阴柔得像谷中的百合花。他们的阳刚,她们的温馨,把这个野性的乡野,构筑得天堂般的美丽。

——《野百合山谷》

野码头空落落的,像一个弃婴,静静蛰伏在诺水河边。相伴的只有河畔孤零的茅草棚,鬓发如草的老人。

——《野码头记忆》

父亲一言不发,顶着烈日的暴毒。打黎明前的第一声鸡叫,便把自己佝偻在一亩三分地里。

——《五月农事》

作者的镜头下,有百合花一般阴柔美丽的女子,黝黑土地上勤劳的父老乡亲,像茅草棚一样孤零零的老人……他们在这里风吹雨打,男耕女织,生老病死,虽然手足辛苦,命运蹒跚,你争我斗,但确是实实在在的生活,勤勤恳恳的人生,让野茶灞家园有了生气,有了精彩动人的故事和传说,一代代延续下来还要一代代不停地走下去。

对野茶灞满怀深情视为自己精神家园的张中信,不仅热情地描写着美丽的乡村讲述野茶灞人丰富多彩的人生故事,他还殷切地希望着野茶灞人在社会的转型期,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自己的人生命运,在美丽的“中国梦”中享受改革开放的丰硕成果。

于是在作者的笔下,野茶灞同所有中国当代的乡村社会一样,尽管遥远于灯红酒绿但并不沉寂孤独,在改革开放的阵阵春风中渐渐苏醒躁动起来,一批批满怀希望的农民洗净脚上的泥巴告别祖祖辈辈耕种的黑土地,沿着新修的水泥路走向外面精彩的世界。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但也很无奈。《成都以西》《城市乡音》就是他们挣扎憧憬的形象反映。二表叔“天天起早贪黑都撵着拔地而起的高楼奔走,”他梦想着在“这座人满为患的大城市”寻到一席之地。“奶包娃儿给她远在野茶灞的新婚妻子发着浪漫的短信。” 熊阿大和阿翔在钢筋水泥间追求着普通人的最基本的欲望。命比风轻从28层高楼坠下的刘阿嘴,唯有一阵叹息。为了养活自己,小小年纪就跟人洗脚的小敏……。作者不啻以悲悯的情怀诉说着他们艰辛挣扎的命运,更是对他们的命运怀着美好的憧憬。他希望喧闹的城市给他们以温暖和阳光:“我是这个春天手足无措的诗人。我总渴望自己的流连可以回归你们天真的梦想。我还期盼花朵的声音,能够抚慰你们贫瘠的情感。(《城市的阳光》)这并非俯视大地的声音,而是真诚的发自肺腑的人性的呐喊!

  尽管生活在偏僻的野茶灞,世世代代与深山老林和在黄土地打交道,但是劳作在这里的人民也有自己的爱,对亲人和故土的爱,对美好情感的追求。张中信对此深有感触,在《失语的村庄》中,除了对家园和人的命运的深切关怀,让人柔肠寸断的爱情也是作者重点表现的主题。

细细欣赏张中信有关爱情的诗散文,我认为作者是作了精心的设计和雕刻的。归结起来,其抒写爱情的诗散文可以分为寻觅求索、曲折哀婉和快乐惬意三个方面的内容:

逐水而歌,伊人。早晨的阳光妩媚而明丽,女子们开始在水上游动。姿态轻快,步履飘摇,哪一个才是我期待已久的爱人?

——《在水一方》

 

看看天上新月如钩,想想地上烟锁重楼。没有你的夜晚,谁与我共享如此良宵啊?

——《蓬筚之恋》

     我的世界原本包容悲辛,当岁月在我们额头,用时光之针烙上皱纹的时侯。我相信这个世界即使消逝了,宇宙间依然还会有两尊挺立的化石,那就是:我和你!

——《红尘私语:我和你》

     这些诗散文写得情真意切,楚楚动人,让你忽而杨柳依依、碧波荡漾,忽而登高望远、心旌摇曳,美不胜收!

   

   

诗散文作为文学园地里一种新的文学样式,正如当下的研究者和实践者所言,是一种诗化的散文,而非散文的诗化。诗化的散文和散文的诗化并非笔者在此咬文嚼字,故弄玄虚,由于前置的修饰语不同,二者的含义和着重点是有所不同的。后者是以诗为中心将其散文化,前者是以散文为主轴将其诗化。显然,诗化的散文离不开散文的写景、叙事、记人,同时又蕴含诗的特质——抒情性。既是“诗化”了的散文,因此,无论散文的题材与内容如何,诗的抒情性定然融化其中并一以贯之。

张中信深谙其道并坚持这一创作风格,且不说他的《诺水十八湾》《如歌的家园》等描绘大巴山奇特优美的自然风光之作,就是他的那些辛酸满纸记录人物命运的散文,也是诗意盎然。在诗散文中写人物命运的比之描绘自然风光的,难度大,不好写。稍有不慎,就会成为当今流行的小小说。张中信则拿捏得当,作了很好的处理,足见其深厚的艺术功底。

   《表弟的脚手架》写表弟在繁华的城市打工,开了十几年的塔吊,高楼一幢幢立了起来,自己仍然一贫如洗,如其中的一段描写:

那天,当表弟在脚手上架拨动手机按键,电话那头却传来儿子小栓子哭闹着要买球鞋的抽泣声。表弟痛苦地关上了电话,他过年时答应儿子时拍得咚咚响的胸脯,因为工头拖欠工资,至今也没有兑现承诺的时间表。

作者所蕴涵的思想和情感通过其抒情性的语言文字,表现得淋漓尽致,让我们哽咽不语,欲哭无泪。其产生的阅读效果,不啻是对人物命运的同情,更是关怀,愤懑,希望!

同样是描写劳动者,让我想起了波德莱尔在《暮色》中所描写的一群疲惫不堪的劳动人:“夜幕降临了。白天艰辛劳苦、疲惫不堪的一个个可怜的心灵,这时也开始安歇下来。他们的思想也染上了一层暮色的柔和而苍茫的色彩。”虽然时代有别、用意不同,但是从艺术角度看,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诗散文同所有的文学样式一样,审美性也是其不可或缺的艺术要素。张中信在《失语的村庄》中把抒情性与审美性很好地结合在一起,创造出属于他自己的一种诗散文的审美风格。张中信的诗散文,追求语言的音乐性、色彩性、形象性,讲究诗的意境美。如:

溯源逆流,我驾一叶扁舟抵达你歌喉婉转的多梦季节。/在水之湄,那个时刻,阳光的灿烂一如你妩媚常开的笑容。

——《在水之湄》

涉过湛蓝的江水,唱着抒情的渔歌,伊人,你的心事早已在我船舷边长成芳草萋萋。水声潺潺,月色溶溶,相思与渴望在逝波追逐中飞旋着豪迈与飘逸……

——《秋水伊人》

极富乐感和色彩,将情感和形象融为一体。好似《诗经》中的《蒹葭》:“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遡洄从之,道阻且长。遡游从之,宛在水中央。”在苍苍茫茫迷迷离离的梦幻美景中,表达一种婉婉约约寻寻觅觅的相思之情。

中国当代著名散文家杨朔认为:“好的散文就是一首诗。”(《〈海市〉小序》)他是拿散文“当诗一样写”。张中信也是如此。他的诗散文充满了审美意境,既有林泉幽壑,也有峻岭险峰,时而轻轻地拂过我们的心灵,时而让我们壮怀激烈,仰天长啸!

不仅如此,张中信的诗散文思想深刻,感情丰富,与时俱进,洒满时代的阳光,让你享受美,走进生活,体味曾经的苦难和欢乐。这是张中信的独特之处,是中国当代诗散文群体中的“这一个”。因此,我们说张中信是成功的,虽然他没有对自己的作品进行过任何包装和炒作,虽然他的作品并没有铺天盖地地出现在国内的报刊杂志上,但是,我敢断言,他的那些充满诗意和灵性的“野茶灞文字”一定会在当今鱼龙混杂的文坛留下属于自己的印记的。作者以其积极的创作实践和令我们感动的文字,不仅净化着我们的灵魂,让我们获得了诗一般的审美享受,还极大地丰富了中国当代诗散文领域的创作,让我们在阅读和欣赏之际,更加喜爱诗散文这一新的文学样式

法国著名存在主义作家加缪认为:“存在纯净的荒谬空气中的人们,如果没有某种深刻一贯的思想来增强力量的话,便不能坚忍到底。他需要一种神奇的忠贞精神。”(《哲学与小说》)张中信之所以能创作出这样一幅美妙感人的诗散文画卷,让我们流连忘返,在诗散文这一文学园地中独树一帜,创造出“张中信式”的诗散文,正是源于他所具有的这种“神奇的忠贞精神”。他“忠贞”于生活,“忠贞”于山山岭岭中的野茶灞,与野茶灞人同呼吸共命运,以泥土的姿势长期坚守在生之养之的野茶灞。倘如没有野茶灞,抑或作者离开了野茶灞,就不会有张中信及其《失语的村庄》,更谈不上所谓诗散文,从这个意义上说,是生活和人民孕育了张中信的诗散文,张中信正是坚持了这一创作原则,才有今天的阳光明媚和鲜花盛开。

此外,张中信的成功对当今浮躁的文坛是一种有益的创作启示。那就是作家和诗人必须恪守自己的道德和良心,执着于生活,坚持文学的人民性,为人民而歌,唯有如此,才能正确地处理好文学家的社会责任与创作自由之间的关系,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真正的作家和诗人!

作者:王应槐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罗志刚 特邀副总编:清扬 孙悦平 总编室电话:(0830)6324449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