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诗歌 >> 内容

四月的一枝梨花(外二章)/内蒙.清扬

时间:2013/5/24 9:51:22 点击:

  核心提示:四月的一枝梨花(外二章)1、四月,春天在一枝梨花里涨潮。梨花的浪追逐着春风,浪花声声。阳光的手,拂过梨花如雪的肌肤,羞红了脸,渴望一场热恋。一只鸟、树的花朵,栖息在枝头,和梨花一起绽放春天。小溪流,躺在梨花的脚下,安静成一面镜子,照,梨花如水的容颜。在一枝梨花里,安住着一个叫雅安的地方。时间深处的梨...

四月的一枝梨花(外二章)

 

1、

四月,春天在一枝梨花里涨潮。梨花的浪追逐着春风,浪花声声。

阳光的手,拂过梨花如雪的肌肤,羞红了脸,渴望一场热恋。

一只鸟、树的花朵,栖息在枝头,和梨花一起绽放春天。

小溪流,躺在梨花的脚下,安静成一面镜子,照,梨花如水的容颜。

在一枝梨花里,安住着一个叫雅安的地方。

时间深处的梨花源,在清晨到达之前,把一折旧光阴,唱了又唱。

 

2、

2013年4月20日,具体到8点02分。霜雪,说来就来,肆虐地闯入。

梨花的体内,布满寒冷和慌张。疼痛的花朵,战栗季节的忧伤。

一场倒春寒,一枝梨花,受伤。剧烈地抽搐、痛苦地呻吟,悸动、噩梦。

夜色掉入清晨,一片一片碎裂。黑暗不曾妥协,销蚀一枝梨花最后的心血。

霜色满天。不用借助刀剑,就已经把一枝梨花的春天,肢解。

一枝梨花的眼泪,流出冬天的声音。鸟的影子不见了,在天空的深处哀鸣。

 

3、

四月,红尘风紧。风露寒、夜凝重。一枝梨花的命运,活在母亲的襟上。

沿着一场霜雪的走向,母亲,把火热的胸膛,焐在梨花的枝头。

母亲的手,春风又渡,抚平梨花的伤口。新的血、新的灵,拔节生命的歌唱。

春天,停止出逃的脚步,与霜雪对峙。霜雪节节败退,春色在枝头复苏。

在一枝梨花里,打量雅安的笑容。新的美、新的力,在幻灭中重生。

四月,在雅安,在梨花的枝头,大爱衍生。

 

那一片森林

 

     天鹅湖

  

     蓝天、白云、清清的湖水。你是银河之母遗落在凡间的女儿,银河的一角化为你的身躯,一朵一朵的浪花,都是你思亲的泪水。

    你多想回到天上啊!母亲说,这片森林需要一片碧波荡漾的湖水,森林才更像森林;母亲又说,或许这森林就不像森林了,它像诗。

    母亲明澈的眼睛望着你,母亲宽阔的胸怀想着你,她将手一挥,几只天鹅像珍珠,洒落。这是母亲珍贵的赐予,洁白的羽毛,饱满着爱意。

    波光粼粼,鸣声阵阵。一只只天鹅,你的一个个孩子,栖息在你宽阔的怀抱,游弋、嬉戏,激起的朵朵浪花,都是你高一声、低一声的笑语。

    砰!砰!砰!一阵战栗、一阵哀鸣,你怎么会相信,你的孩子都血染羽衣?你的胸膛被鲜血染红,你在一片血腥气里窒息。

    归去来兮!你盼着母亲来渡你!长长的叹息划过天宇,母亲的手拂去浸染一湖的腥红,母亲的手让你的胸膛又泛起涟漪。

    留下来吧,孩子,这片森林需要你……

   母亲,我会留下来,我还会有我的孩子,她们会在我的怀抱里生生不息……

 

    一只云雀

   那么均衡的一种关系,因为一个掠杀者的突然闯入,一场高低婉转的森林音乐会戛然而止。

   在这片茂密的森林,在树与树相连的家园,片片纷飞的羽毛,带着惊慌失措的气息。它们是一个个飘零的音符啊,绕树三匝,无枝可依。

   一只云雀,一个休止符,身子垂直下落,砸伤尘埃的眼睛,散布迷离。那灰色的身影,多像森林失落的眼泪和血液。

   所有的声音都逃亡,只剩下一片死寂,不,还有掠杀者的狂笑,是这森林音乐会的主打曲。

   掠杀者的背篓装着一只云雀的身体,带着血腥的温度和哀鸣,离去……

 

 

    兔子的疑问

    一次迷失方向的奔跑,让它家喻户晓。几千年的烟云,也黯淡不了它在树下昏厥的一幕。

    那片森林,让它的子孙又爱又恨。它们和森林唇齿相依,却又在大树前望而却步。它们多么羡慕一尾鱼啊,那水里的精灵,永远都不会被一棵大树魅惑。

   机器的轰鸣声割裂森林,一棵棵大树扭曲、倾倒、死亡。机器向前,它们后退,惊惶的眼睛写满疑问:“到底要我们退向哪里?哪里才是我们最后的栖息地?”

   它们退出森林,退到河岸,和鱼做了邻居。它们看着鱼游来游去,恍惚间也成了鱼。汹涌而来的泡沫,切入河水的腹地,打败了一条条欢蹦乱跳的鱼。鱼儿呻吟,化为泡沫。

   它们为鱼儿的命运泣血哀鸣,它们的眼睛从此变红。红红的眼睛望向对岸,那里,高大的厂房像个魔鬼,魔鬼的鼻子伸向河里,白色的泡沫正喘着粗气。

   红了眼的兔子大声哀叹:“唇寒齿亡啊,没有了森林,没有了河水,我们又该逃向哪里?”

   退无可退,只有死亡……

 

    放逐者之歌

   凄冷的夜晚,将你放逐的脚步拉得很长,一脚在汉北,一脚在故土。天上的星子,冷冷地破碎,是你的泪。

  说什么苏秦合纵,也遑论张仪连横,怀王的心啊,被跳梁的群小们撕扯得支离破碎。谈什么家国社稷,也莫道百姓黎民,张仪献上的白璧,让你一次次的呐喊,飘摇成风雨中的船桅。

  你的身影,瘦成汉北的月光。涉江而上,跋涉苦难的诗行。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六百里和六里,楚怀王这个蹩脚的导演啊,让尸横遍野、生灵涂炭成了这场闹剧的收尾。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风口浪尖的潮声,应和着你一个个有力的足印。宽大的袍袖飞扬成两面旗帜,迎着风猎猎行进。腰间的佩剑,等待出鞘,划一道寒光,挑破夜的黑。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踏破铁鞋,仰天长啸,也唤不醒顷襄王沉溺的心。日思夜想的郢都啊,秦王手中的一纸地图,秦王只把手一挥,便一片、一片,柳絮般纷飞。

 纵使你诘问苍天,苦吟《离骚》,吐出一颗幽兰之心,你被放逐的灵魂啊,依然走不回故园。你的故园早已灰飞烟灭,有红的火、烈的焰,燃烧它的美。

 你流泪的诗行,濯洗着肮脏的大地,你用一颗单薄的清醒之心,对抗着整个世界的污浊。你纵身一跃,划出美丽的弧线,你把最后的清白,留给日日流连的汨罗江水。你把自己永远地放逐,香草美人的理想啊,到另一个世界轮回。

 从此,一个民俗的节日,以五月五命名。艾的烟、粽的香、竞渡的龙舟……一个个鲜活的元素,打上纪念的烙印。一双双眼睛把你寻觅,一颗颗心灵把你追逐。慷慨而歌,听,一个民族崛起的声音。

 

                                           原载菲律宾《商报》第26期“中国作家作品选粹”专栏

作者:包头清扬 录入:包头清扬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江晓英;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lzzjwbjb@163.com 蜀ICP备110262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