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溪花谷/泸州.生命之树

    作者:生命之树来源:原创时间:2014-04-21

今天是周五,单位组织大家到花田酒地,也就是清溪花谷去看看,了解招商引资重点项目建设成效。正好,我也想去看看她的新容颜了。因为我还是二十多天前去过,去时地里的各种花草还未成片开放。

清溪花谷在大渡口大清溪处,之前这里不叫清溪花谷,也不叫花田酒地。它只是清溪河即将注入长江时的一段河谷,人们习惯称之为清溪沟。之前的清溪沟还是自然原始的美,沟两边悬崖峭壁,怪石嶙峋,竹木葱茏;沟里除了遍地知名不知名的野花和农作物外,还有一条小溪在欢快流淌。有诗云:无限青山夹小溪,村边绿树与天齐。这是对她的真实写照。

清溪沟是我经常光顾的地方,不管是晨曦微露,还是微雨黄昏,也不管是春意盎然,还是秋意浓浓。我有空闲就会来这里看季节变化时她的美丽,用镜头记录她的变化。在晨曦与黄昏中,我感到自己早已融入其中。

去年以前清溪沟的春天算得上一幅真正的乡村水墨画。清晨,冉冉炊烟从农家房顶升起时,田野里农人早已忙碌开了。“哟儿吃,哦,上移来。”偶尔一声犁田人的吆喝,打破了清晨的宁静,也惊飞了草丛的鸟儿们。小溪两岸除去油菜花、豌豆花、胡豆花外,还有那田垄地边那一簇簇知名不知名的野花,它们争艳着吸引蜂蝶与之亲密接吻,嗡嗡嘤嘤之声萦绕其间。阵阵微风拂过,油菜花摇曳着,如一位位多姿少女在随风舞动,些许的花瓣洋洋洒洒飘落下来,地里就铺上了一张金黄的地毯。走进菜花地,浓郁的花香沁人心脾;黄色如雾一般的花粉毫不顾忌地飞上你的发梢,扑上你的衣衫;蜜蜂们在花从间穿梭,尽情允吸花蕊里那些微蜜汁。偶尔还能遇着一两个赶早的赏花人穿梭于田垄之间。

对于清溪沟,前人就有很多赞美的诗句。如清朝龙道济《清溪夜月》:踞虎伏,蟠龙驯,云淡天高,千宵屏九叠;幽泉咽,芳草馨,月明风细,清溪水一湾。更有唐朝大诗人李白夜宿后,留下了“夜发清溪向三峡,思君不见下渝州”的千古绝句。

清溪沟的自然美让她声名远播,也注定她要受到现代文明的浸润。当纳溪借鉴红酒庄园模式全力打造“中国酒镇酒庄”后,大渡口成为了首选。去年开始,泸州老窖公司投资打造清溪沟,并先期建成了“花田酒地”景点。自此,清溪沟从纤腰束素般的少女成长为风姿绰约的少妇,也有了清溪花谷这名字。花谷里拦水大坝的建成,让小溪水自然形成了一个湖,隐隐青山倒映水中,与湖上栈桥、岸边亭台合成了一幅水墨画。湖边遍种的花草,好似一匹五彩缤纷的绸缎。4月里,随着花谷里虞美人、郁金香、雏菊、康乃馨等各种花儿的次第开放,远处的,近处的,城里的,乡下的,大家都慕名来了。周末,这里汇集成了人的海洋,人们漫步花海,用相机记录人与花亲密接触的美好瞬间。

如你能爬上凉亭子和干脚山,那将又是一种风景:放眼望去,花谷尽收眼底,公路成为玉带,汽车变为甲壳虫;湖边茶肆、小卖部、农家乐与游人成为了花海的点缀。

月夜的清溪花谷更有一番美景。登临干脚山顶,在明月的照耀下,脚下的清溪河、长江波光粼粼,岸边灯火点点,给秀丽的清溪平添了几许憩静。而翠竹绿树沐浴着月光,随风摇曳,像妙龄少女披着缕缕秀发,在轻轻飘动。如此美景,怎不让人流连往返。

 

2014418日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