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水母之梦/泸州.金 雁

    作者:金 雁来源:网络时间:2014-05-19

 

 

桃花水母,又称“桃花鱼”、“降落伞鱼”,生长于温带淡水中,其形状如桃花,并多在桃花季节出现,故得名。它通体透明,像透明小伞在水中悠然漂浮,它无头无尾呈圆形,晶莹透亮,柔软如绸,身体周边长满了触角,中间长着五个呈桃花形分布的触角状物体。它们在水中一张一缩上下飘荡,悠然自得。桃花水母是一种濒临绝迹、古老而珍稀的腔肠动物。据说其是名副其实的“活化石”,具有极高的研究价值和观赏价值,作为生物进化过程形成的一个物种,其地位丝毫不逊于大熊猫多年前,我就曾在张坝的水母湖见到过这种生物。

 记得那是90年代中期一个桃花盛开的季节,我和几个朋友邀约到张坝游玩。我们在桂圆林里徜徉、嬉戏后,又去农户家里吃饭、买干桂圆。后经农户的指点和介绍,我们才晓得桂圆林的长江边上有个水母湖。当时的我们简直就是一群傻子,对长江桃花水母这种生物无知无识。

当我们来到水母湖边,见水母湖仅仅就是一个十来平方米的小窝凼时,还有点上当受骗的感觉。可定睛一看,却又不由得大吃一惊!呵呵,不宽的水面上竟然游动着一群群美丽的不名水生物。它们的形态有点像一把把撑开的降落伞,但游动起来更像是一朵朵盛开的桃花。第一次见到这么美丽的小东西,无知的我们竟用手捧起它,不停地把玩,一直将它们弄得花容失色、奄奄一息后才放手。我们其中更有甚者,居然到农户家找来塑料瓶将水母捉回了家。自此以后,一提到张坝,我就想起了那些桃花般美丽的小东西。

几年后,我带上儿子去张坝,想让他增长增长见识,也去玩玩那些桃花样的小东西。没想到那天的水母湖边真是热闹非凡、人潮涌动。许多大人孩子都带着漏网、盆桶等工具在那里热火朝天地打捞那桃花样的小东西。我正想带着儿子也加入其中凑凑热闹,可突然发现我身旁有个戴眼镜的老头正坐在沙滩上垂泪。我觉得好生奇怪,便走过去问他是不是需要什么帮助。老头摇摇头,手指着水母湖不住地叹息……

见我是个有善心的人,老头才告诉我他是市内某中学的生物教师,并给我讲起了那桃花样的小东西。原来这东西的生物名叫“桃花水母”。桃花水母产于淡水中,居住于人工湖,池塘、湖泊和河流。对水环境的要求极高,适宜其生存的水域必须无毒无害、洁净,且多呈酸性。桃花水母是一种濒临绝迹、古老而珍稀的腔肠动物。老头还告诉我说,几天来他一直在这里制止着打捞桃花水母的行为,可是他声音都喊嘶哑了,却硬是没有一个人听他的。他现在正是为这个珍稀生物的命运深深担忧……

我受到了老头的感染,也试着去制止那些正在打捞的人,可我换来的则是一烁烁异样的眼光,而且还有怒不可遏的谩骂声。我知道我和老头的力量是薄弱的,也深深地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无能为力”。我牵着儿子,心情十分沉重地离开了水母湖。儿子非常懂事,为了安慰我,他非常男子汉地对我说:“妈妈,我保证我们小五班的全体同学决不来水母湖捉水母!”

这之后不久,我终于还是听到了张坝水母湖和桃花水母均已消失的不幸消息。痛心之余,我也情不自禁地像那个教生物的老头那样发出了一声声无力的喟叹……而张坝也因此成为了我的伤心之地,这之后我再也没有去过那里。

一晃又是十多年。近日,欣闻张坝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应在张坝景区工作的朋友之邀,我又来到了张坝。出现在我眼前的这片离泸州中心城区仅千米之遥的江边绿荫,已变成为四川生态环境旅游和观光农业最理想的场所。按照规划,桂圆林风景区正在逐步完成四个不同功能的分区建设,即:主景游览区、名果街区、旅游度假区和花木盆景区。建设中的张坝呈现出一派生气勃勃的景象:桂圆林的面积得到了拓展(景区里的农户全部迁出,并得到了妥善安置),人工栽培的桂圆、荔枝、楠木正在迅速成长,原来已干涸的鱼子溪现在已是清流潺潺,紧靠桂圆林的千亩沙滩也正在打造为休闲圣地,而原已消失的水母湖也正在建造和恢复之中……

当夜,我做了一个甜甜的梦,我梦见有成群、成群的桃花水母嬉笑着向我游来……我想,我这梦,或许也正是桃花水母之梦吧?

但我更信,张坝和张坝水母湖的未来不是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