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潋诗选[五首]

    作者:徐潋来源:泸州作家网时间:2009-10-24

录入:ldlsq  http://lzzjw.luzhou.net   2009-5-11  
 
徐潋诗选[五首]
 
       
   感觉高原
 
踏进高原,是在黄昏
木屋很矮小却很有味道
简单的木凳随地面东歪西倒
我坐在屋檐下品赏——
倒的山,立的山
横的山,竖的山
山与山在互相拥挤
山与山都长肥壮了
我则退进山与山的围困中
领略大伯的情感和微笑
领略刚从墙壁上取下的那方肭肉
一块一块地摆在桌上
秩序井然,无心动手
便饮了两口老酒
大伯的脸也有蜡黄的皱纹了
他在三百六十五次月升日落里
仍没离开他的柴垛和自留地
只有某种精神在山里回升或者流失
但在春暖雪消时,他没忘记
用山货换回一瓶香水和一盒粉刺霜
送给他唯一的女儿
女儿却不在桌旁,在里屋
遐想男人们丰富的话题
于是满桌之物也蜡黄了
我莫法品尝高原的野味
便狠狠喝了三两半的的蜡月黄酒
 
               1991年
 
 
 
   最美的歌声却藏在风景的背后
 
以虫而食
以枝而居
画无数的鸟在绿色里唱歌
花儿和树林与友谊融融
在某个黄昏,山与地被感悟了
阳光穿越鸟巢
无距离内散失
在所有屋脊与山坳的背后
被一朵朵又苦又累的童话围困
鸟的子孙们沿溪水流浪
这也成了一个美丽的过程
和平的情感无法直达周末
几粒羽毛,伴着一丝血迹和眼泪
沿着隧道沉默而落下
置于欢歌笑语的舞台上
每个歌者
都在咀嚼一朵朵美丽的风景
 
         1990、12、30于嘉明
 
 
 
   太阳雨
 
 
据说太阳雨走到了尽头
从山谷里驮来多情的语言
和凝固得很古老很古老的唢呐声
据说史记先生和孟子先生喝陈年老酒
和得满天沉醉
据说哥伦布喝海水也喝醉了
他们便沿着生命和山与水
沿着乱世代开始了周游列国
当天空泛滥成灾  地球被轰炸之后
就生长出几滴漂亮之作
就生长几朵心酸的星星
于是所有大街小巷大堂小庙的人
都自然而然地挤进默念
偷渡无距离的长路程
然后又拔地站起来
和我纪念的坟碑在一起
 
 
         (1994年)
 
 
 
        
 
棋盘外的山与山淡了
淡得如我如盘内的风景
淡得如温带将要挂落一场梅雨
谷地在天边溃烂成彩虹
各自默数一枚枚生与死的棋子
默念棋角在春夏秋冬里飘扬
默念一片又一片黑的或白的
属于各自的领地
忽然你和我共掷一子
在棋位外
结构一片公活的阵地
赠给他人
忽然你算计我,我算计你
忽然几千年过去了
忽然你和我都相识而笑
从棋盘里把棋子连根拔出来
一粒粒扔去
(棋胜棋败都是人为的  何苦呢)
 
              1986年初夏于南充
 
 
     那座桥  将要倒塌
 
故事铺叙下来
在桥头  默默地等待
行路人
桥头洞洞眼眼地散了
石栏杆也破烂了
那座桥  将要倒塌
新闻发生了通感
如风如雨
浸湿所有感觉和思维程序
于是,红红的蓝蓝的九月
九月九月九月和九月呀
都挤上远行  挤在街头
挤在饥瘦里呆望着九月
时间在贩毒再次被叫卖
被搅成更方更圆的月亮
日子却很破烂
破烂得流淌化脓的痛苦和忧伤
陪伴那桥面的皱纹消失
陪伴你我他都没有紧来
陪伴忧与恨  跳下八月
跳下所有被淹没的语句和节奏
红红绿绿的等待
一片片斑厚得
如繁花
如眼泪漫泡的天地
那座桥  将要倒塌
但人与车辆
依旧匆匆忙忙地渡过那座桥
 
         1988年1月于泸州
 
 
    人民的儿子
 
我是中国人民的儿子
一句纯朴而坚实的四川方言
以唐诗宋词般的内涵和记忆
穿越了中华五千年的历史
一个东方之子
“小平,您好!”
诠释了黑暗也有了方向
如陈胜均贫富的秦风
如上海外滩一船朴素的真理
如山路不舍二万五千里的追寻
如1992年南方的足印和特区
如一国两制的伟大构想
如您呀,始终
深爱着我们伟大的祖国和人民
贯穿您的一生
贯穿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
贯穿您永远的人民
 
           2004年8月18日
 
 
------------------------------------------------------
作者地址:泸州市泸州老窖天府中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