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队长”——扶贫攻坚小故事

    作者:王明久来源:原创时间:2020-11-11

皮二兴在纳溪区南合镇桃花村二社当了五十多年的生产队长(就是现在的村民小组长),是正宗的基层老干部。由于他开会讲话或与人交谈时,习惯用“这个”开头,用“这个这个这个……”间隔,用“这个完了”结束,所以我们这些后生就称其为“这个队长”。

“这个队长”已经九十岁了,解放前念过三年私塾,会写简单应用文和便条,能打算盘。刚解放,土匪猖狂时,他被土匪抓去,被逼着记了三天帐而逃跑。就这原因,“这个队长”后来始终加入不了先锋队组织,也就只能当个队长。

“这个队长”四十二岁时才和一个死了父母兄姐的十六岁的姑娘相好成的家。这姑娘是看在他是队长,人诚恳,样子不怪且从不整人的份上,才将自己许与大她二十六岁的半老头了的。这老夫少妻先后生过六个孩子,但有三个夭折,有一个十六岁时下河洗澡身亡,有一个二十三岁时乘车丧身,有一个那年去北川跑生意因地震而失踪。现今,“这个队长”和他的少妻住在离场镇五华里的硬化公路旁的新居里。住所收拾得整齐、干净,透出庄穆古朴。

“这个队长”年轻时干活相当“牛”。别人要三盖牛才犁得完的田,他用同一条牛同一架犁头一盖牛就犁完了,而且犁得更深。收谷子时,别的都是两人打两人割;而他一人割时,任你两人怎么追,他都应付得了。挑谷子交粮站时,他用的都是装一百八十斤重的大箩筐;我亲眼看见他用门杠扁担将两挑水谷子重起(约四百斤)挑起走了二百多步。“这个队长”上午、下午和社员一样劳动,中午概不休息,不是到四面八方检查生产情况,就是到社员家排忧解难或调查生产生活、社员思想状态情况。上边给了生产队什么好处,他从不多占甚至放弃,而且都公平处理给社员。他从不虎脸对人,正因为这些,社员们让他当了半个世纪的队长。

“这个队长”很有趣。一九六一、二年,周边生产队都集体生产,而他将生产队绝大多数的田土都下放给社员自由种、自主收,集体种的部份拿来交公粮。一九六七、六八、六九那些年,别的生产队的成年男女都出去搞运动了,而他的生产队一个也没出去;别的生产队每年人均分粮百十斤,而他的生产队人均分粮不下四百斤。“这个队长”也去山西省昔阳县大寨参观过,但他回来传达时只说:“这个路上安逸得很,这个红灯一亮车就停了,绿灯一亮车又开走。这个这个这个大寨人尽吃粗粮,黑木溜秋一个个。这个这个这个衣裳裤子油光光的,看着都不舒服。这个这个这个,人倒都像这个这个干活的,不懒!这个就是这些了!”回来后,生产队干法也没什么变化。一九七五、七六、七七那些年,“这个队长”的生产队基本把田土下放完给社员自由种了,其程度超过了一九六一、六二年。“这个队长”总是和形势对着干。一九八0年、八一、八二年,联产承包责任制在全国普遍实行时,“这个队长”的生产队早已顺应民心,走在潮流前头了。后来人们又选他当了村民小组长,什么栽桑、修路、停耕还林、教育费附加催收、产业结构调整、农税提留,样样走在了前头,他再也没和形势对着干。

00七年,“这个队长”已经七十七高龄,他请求不当村民组长了,大家也不忍心让他再劳神了。“这个队长”干了五十多年,退休了,他再也不用着每天买两包烟向他的群众们打桩了,他再也用不着重复那句上万次的“这个酒,这个这个这个我这个这个这个当真喝不下去,请这个这个这个原谅”了。

“这个队长”退休第二年,到北川打工的唯一儿子因地震失踪了,这给他的心理打击和经济断入是不言而喻的。继任村民组长哭着安慰:“皮伯,皮哥走了,您就把我当儿子吧,以后有什么尽管找我!”村上顾支书说:“皮队长,还是我们没把村里的工作做好,农民收入不大,才使皮侄外出而遇不测,我很痛心啊!现在,您的事,就是我们村里的事,我们一定要让您像有儿子一样安度晚年”安定好“这个队长”夫妻情绪后,村、社干部立即着手实施帮助他“安度晚年”。

“这个队长”干了50年队长,虽然全组村民的住房都变成了砖木结构,但他家的仍然是土木结构的,且瓦薄椽稀、墙有洞裂。村、社干部说服“这个队长”将住房迁修到离公路稍近的自己的承包地上。由于干、群的出劳、捐资、出材,再加争取到的扶贫补助,“这个队长”的住房变成了两正二偏的砖房,占地面积比老屋基缩小了一半。屋内水、电皆通,并预安了用燃气设施。接着,村、社又帮助“这个队长”将老屋基改建成露天养鸡场和圈养旱鸭场,并根据相关政策和村规给他提供了首次投资经费。

两年后,村、社干部又动员“这个队长”将原来种包谷、红苕、小麦那片“黄金地”转包给别人种水果,将原来种稻种藕的水田转包给专业户养鱼养虾,这样,他家每年有了一笔固定收入。村里、社里还协助“这个队长”利用自己所处的位置开了一个袖珍小卖部,由他的“少妻”经营,这样他家又有了一笔轻松劳动收入。后来,村里在镇“两委”和相关部门的支持下,又给这对“老夫少妻”买了养老保险,使他们又有了一笔固定收入。到二0一八年时,“这个队长”家也通了燃气,结束了长期打柴烧锅的生活。

如今,“这个队长”每天早上就去场上喝茶、打牌,傍晚回家享受少妻的笑脸相迎和温情调骂。通过像“儿子”一样的人们的努力“攻坚”,真正让“这个队长”过上了“安度晚年”的生活,家具齐,吃穿无忧。白日里有鸣鸡吠犬相伴,有青山蓝田观赏;有过往行人驻足吹牛,有常来亲友落座聊天;夜晚有自豪回忆,有温床安寝,有“少妻”偎依。真是“满目青山夕照明”。我那天去与之聊天时,“这个队长”说了几十年来唯一不带“这个”的一句话:辛劳一辈子,老来有福享;膝下无儿女,干群扶贫帮。我牢牢记住了这句话,把它作为一首诗记下来,以作为对“这个队长”老来生活的赞美和将来生活的祝福。

 

0二0年十一月八日

 

 

 

作者姓名:王明久

作者单位:纳溪区合面镇中心小学校退休

现住地址:纳溪区安定街道上坝社区汇发山水名都9-5

作者电话:15328342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