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愿

    作者:崔小林来源:原创时间:2020-12-07

“外婆,你想说什么?”守在床旁的小安急忙把耳朵凑过去。

“我想见他。”外婆的喉咙里发出微弱的声音。

“他是谁?”小安着急地问。

“朋友。”外婆回答道。

“我怎样才能找到他?”小安继续问。

外婆吃力地从枕头套里拿出一个破旧的信封,递给小安。

“外婆,我明白了,你放心,我一定完成你的心愿。”

给外婆喂完午饭后,小安出发了。目的地是西乡。换了两趟公交车,又坐了3个多小时的大巴车,终于到了。下车后,小安边走边问,在一个六十多岁的老阿姨的指导下,小安很顺利地找到了信封上那户人家的地址。轻叩门扉,兴奋又紧张,小安期待着,期待着……

“有人在家吗?”

“谁啊?”

“请问这是李洋家吗?”

“你找我爷爷做什么?”

“我是顾慈的外孙女儿,准确地说,是我外婆想见他。”

“见不了。”

“为什么啊?”

“我爷爷在重症监护室里,我爸我姑都进不去。”

“我们还真是同病相怜。我外婆也进入生命的倒计时了。但我还是想让你帮我一个忙。”

“你说?”

“我外婆有个信封,说是一定要给李洋。你可以转交吗?如果你爷爷病好了,他还可以看。”

“这个没问题。交给我吧!”

“谢谢你!总算没有白跑。你叫什么名字?”

“叫乐乐吧!”

完全不认识的两个年轻人聊起天来毫无障碍。不知这是人类交际功能的进步还是退化。理应如释重负,但小安怎么也淡定不下来。她一边走一边想:外婆为什么要见那位叫李洋的老爷爷?联想到自己从小就没有见过自己的外公,小安甚至突发想象:李洋会不会是自己的外公啊?

尽管有些狐疑,有些不安,小安还是朝车站走去,她不放心外婆,她想要多陪伴在外婆身边。

“喂?那个?等等!”突然被叫住了,小安有些惊慌。回头看原来是李洋爷爷的孙子乐乐。

“有什么事吗?”

“差点忘了。”

“忘了什么?我没有落下东西吧?”

“我爷爷也留下一封信,上面写的是,顾慈女士收。”

“给我外婆的?”

“嗯。”

“你知道我外婆?”

“知道一点点吧。以前爷爷从来不提,这次生病后老是提起。我们还以为爷爷病糊涂了。我们认识的人里没有叫顾慈的啊?”

“我倒是对你爷爷一无所知。要不是外婆最后的叮嘱,我完全不知道你爷爷。”

“你说他们是朋友吗?”

“不清楚。”

“也许,只有他们自己才清楚。”

接过来李洋爷爷写给奶奶的信,小安再一次转身,准备回家。此时,妈妈打了一个电话过来;“小安……你外婆走了……永远地离开了。”电话那头,妈妈已经泣不成声。电话这头,小安有些惊住了,几分钟后才反应过来。空旷的乡间猛然地响起一个年轻女孩哇哇大哭的声音。乐乐寻着声音追了过来。

快要走到小安身边时,乐乐的爸爸打了个电话来,说道:“乐乐,你爷爷……已经走了……再也见不到了!”电话那头,爸爸失声痛哭。电话这头,乐乐的泪水也涌了出来。

歇斯底里的哭喊声把两颗年轻的心拉的更近了。同是天涯沦落人!好不容易镇定后的小安、乐乐开始重新对话。

 

“好巧啊!他们竟在同一天离开!”

“他们商量好了的吗?”

“也许是天意。”

“好朋友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死。”

“万一他们不是朋友呢?”

“那会是什么?”

“恋人?”

“不确定。”

“要不我们拆开来看看?”

“不太好吧!”

“我们不看,也就没人看了。”

“让它成为永恒的秘密?”

“可这有违初衷啊?不然,为什么叫我们送信?”

“那就看吧!”

“我喊一二三,我们一起拆开。”

“好。”

“一,二,三,拆!”

小安先读了外婆写给李洋的信,话不多,只有短短的几句话:“李洋,对不起。我爱你!祝你幸福!”

乐乐几乎同步拆开了爷爷写给顾慈奶奶的信,也只有几句,说道:“顾慈。很遗憾。我不得不离开你。祝你早日康复!”

不难看出,小安的外婆与乐乐的爷爷之间有过一段凄美的时光。临终前,两位老人都放不下彼此。尽管他们仅仅只是为了说一声“抱歉”,但这身后的故事不禁令人浮想联翩。

年轻时,他和她,或许被棒打鸳鸯,或许不得不两地分隔,或许被疾病驱散,或许被意外袭击。庆幸的是,两个老人在同一天离开人世,又在同一天在另一个世界重逢。也算是达成了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