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四川古蔺县/何平

    作者:何平来源:原创时间:2021-02-01

 

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何平

 

老何与小李虽说是老夫少妻,其实年龄相差只有10岁。7年前,丧偶三年的他与离异一月的她通过QQ认识,很快就实现了泸州和广元的南北联合。起初,二人都是各取所需,老何贪恋小李年轻活泼,小李羡慕老何有正式工作。后来,大家互敬互爱、克勤克俭,都很快从单身的阴影中走了出来。“我们都不在乎彼此的过去,我们只看重共同的未来。”为了弥补年龄差距造成的愧疚,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缘份,不善表达的老何选择了默默地关注和无私地付出。

结婚伊始,百废待兴。由于老何要全力支持女儿的在外求学,小李要按月支付女儿的一半费用,一个人的工资收入很难支撑一家人的刚性需求,于是,老何东拼西凑10多万元在县城给小李开了一家水果商店,而且下班后准时前来“打工”。夫妻俩起早贪黑、诚信友善,生意从开始的不温不火到后来的蒸蒸日上。两年之后,老何升为单位领导了,小李成了甩手掌柜了。再后来,房子有了、车子有了、票子有了、儿子也有了。一个本该十分幸福、令人羡慕的小康家庭,却因小李毫无征兆的“散伙”二字击打得支离破碎。

离婚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小李总觉得缺少了这样那样,不想再“平淡无奇”。在她看来,韩剧里的故事很浪漫、微信里的帅哥不少见、抖音里的评论有道理。再加上付费注册了多个交友软件如陌陌、探探、点点等,小李的内心慢慢发生了变化。“前些年我是怎么过来的哦?”“35岁的我不能再浪费青春了!”“对不起了‘前夫’,我知道你为这个家付出了很多,但这并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有一种爱叫做放手。在多次努力争取无效的情况下,老何无奈选择了“支持”小李的决定。两岁的孩子归老何抚养,共同的财产向小李倾斜。

由于老何不可能把孩子带去单位上班,就不得不发出了招聘“家庭教师”的广告。两天后,经朋友推荐,一位不满四十、前年丧偶、儿子当兵的农村妇女走进了这个家庭。半年后的一天,保姆拿出一叠钱红着脸对老何说:“何大哥,以后我不要你的工资了,也把之前的工资退还给你。”“为什么呢?小张,难道我有什么不对?就算你要离开,也不至于退钱吧?”“这几个月来,我和孩子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我想我已经离不开他了,除非你赶我走。”“算了吧,这样对你不公平,我离婚可是离出经验来了的。”“你是一个好男人,我就赖着不走了。开春儿子上学后,我就出去找事做。”

因为老何“没机会”再去水果店“兼职”,小李不得不招聘了一名打工嫂,毕竟她要保证有更多时间去享受“想要的生活”。但不知怎么的,曾经那些浪漫无边的“高富帅”对她的态度几乎是一致的,大体意思是说:“一起玩玩可以,千万别谈感情!”

“不行啊,我是真心的!”小李说。

“是吗?你能两次无情离开爱你的男人,能两次狠心抛弃哺乳期的孩子,这种‘真心’谁敢接受?”

“我也不想这么做,但他们给不了我想要的生活。”

“对不起,你所想要的,可能也没人能给得了。”

“我到底哪里不对?我追求理想生活有错吗?”

“每个人都有追求理想生活的权利,但总要面对现实,不能一直沉迷在梦境之中。”

一年之后,小李觉得太累了,因为身边没有一个朋友,店子生意一落千丈,每天只能手机为伴,精神颓废无以复加。痛定思痛,她从黑名单中把“榆木疙瘩”拉出,给善良的老何强烈表达了“回归”想法,得到的仅仅是避重就轻的一些安慰话语;她又恳请老何的亲朋帮忙做思想工作,但大家都委婉表示爱莫能助。

无奈之下,小李来到幼儿园门口“守株待兔”,想抚摸一下那个许久未见的孩子,想与曾经的老公来个“偶遇”。

放学了,一个小胖墩高兴地喊着“妈妈”奔跑过来,她张开双臂准备迎接时,却发现儿子已扑进身旁那位中年女人的怀中。

“这也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啊……”小李一脸茫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