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意浓了(泸州老窖天府中学高2020级)严绍维

    作者:严绍维来源:原创时间:2021-02-01

秋意浓了

 

严绍维

 

秋已降,断断续续地下着绵绵细雨,天气转凉了。秋雨来了,夏也就走了。

“一叶落而知天下秋”,这是汪曾祺写秋。我想他写南方的秋便不会这么说吧?南方的秋与春没什么大差别,都是多雨。可能唯一的差别,就是春雨先有一阵惊雷唤醒众多冬眠之物。秋雨则是安静的,晚上悄悄降临,直到第二天你感到凉意,才知道秋雨已经来了。

城春草木深,孟夏草木长。南方的秋却也总是绿色,一片又一片。一到秋季,我老是幻想自己在万山红遍、层林尽染中漫步。相比南方,我更喜欢北方的四季分明,能让人能感受四季更替。因此,“霜叶红于二月花”便与我无缘。

我是一个比较喜欢贴近自然的人,即使不能出校,但既然秋来了,又何妨不去打声招呼?

想独自在校园里逛逛,我走出了寝室楼。秋天的风是凉爽的,正所谓秋高气爽。我走过自己每天上学必经的桥,桥上和两岸都安装着围栏。在桥的两旁的护栏上,挂着一些植物,我并不知道那些植物叫什么。有一种植物的叶片是红色的,远看还以为是花,而它的花很小,也是红色,之中有几点鲜黄色的花蕊。它的叶片上还留着清晨的雨滴,几滴小的融汇后便成了大的水珠。叶片低下了头,当水珠滑下去之后叶片又弹起。不过,花的颜色太鲜艳,令人感觉有些不自然。忽而一个白影闪过,带着我的目光从桥下掠过。一只白鸟停在了树梢上,躺在秋阳里小憩片刻,又飞走了。

寝室对岸的围栏上攀附着几株绿藤,它们是去年冬天才生活在那里的。我一直在想它能覆盖整片围栏,如宗璞的《紫罗兰瀑布》所写的一般。

校园,仿佛是我一个人的。我熟悉它的一切好处,知道在哪里读汪曾祺的散文是最清闲的。

有只壁虎趴在一棵老树上,我认为那树是黄桷兰。爬山虎爬上了楼房,草丛间有被雨水沾湿的蜘蛛网。蜘蛛呢?未见其踪。桂花那沁人心脾的香散入秋风中,小草吮吸着雨水。“卟!”——渔子溪里的金鱼吐出了一个泡,破了。那鱼是我们的朋友,在树上蹿跃的鸟也是。我又看了看曾经的几个燕巢,它们还在,那几对“夫妇”也在,是老朋友了。要说如北方一般的落叶植物,我只知道银杏叶片黄灿灿的如金子一般,但现在这里仍是绿色。

不得不说这秋还真是“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如果我写作水平高,真想写一首小诗。

渐渐的,秋意有些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