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是生命的花朵(——序冯啸波诗集《酒醉的探戈》)// 四川泸州市/杨雪

    作者:杨雪来源:原创时间:2021-02-01

 

诗是生命的花朵

——序冯啸波诗集《酒醉的探戈》

杨雪

 

与啸波相识、相交,乃至成为好友和知己,将近40年。虽然啸波一生做酒企,而我与他相识,却是从诗歌始。那时,他处于人生的鼎盛期,人至中年,酒业做的风生水起,而我正处于青春年华,天天写诗,并希望有人出资搞诗歌活动,后经人介绍,我们很快由相识成为知己,这种友谊一直保存至今。

因为它不仅出资,我们联合举办了多次海内外“金不换”杯诗歌大赛,不仅让泸州在海内外频频扬名,更让泸州诗界让外人深知。当然,其时的金不换酒也在国内外名噪一时。

有一天啸波找到我,很真诚的说他写诗很久了,想出集子,希望我为他的诗集写点什么,我将他的诗集看完后,颇为感动,为他写下了《爱是唯一归途》一文,他出版的诗集名为《爱的囚徒》,这是上个世纪90年代的事。

如今已过古稀之龄的啸波兄,断断续续出了好几本诗集。直到最近这本《醉酒的探戈》。

喜欢诗歌写作,从年轻时开始,直到年老仍痴心不改,这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啸波一生经历了许多不平凡的事情,但他的心性仍旧明澈善良,爱憎分明,这是我一直以来敬佩他的原因,我始终认为啸波做酒仅仅是他谋生的手段,而喜欢并对诗歌写作的敬畏,才是他生命全部的花朵。

就诗集《醉酒的探戈》而言,这部诗歌作品里,不仅有他对人生意义的反思,也有对优秀历史文化和文化名人的独到理解、赞美,并透过这些思索,对历史和未来进行追问,我读《端午—屈原》一诗,深为诗人忧国忧民的情怀感动。

大小江河

因你的轻与重

年年水落水涨

 

“天问”不问伟大与

不伟大的君王

 

鼓声铿锵

14亿人划桨

中国龙飞翔

 

由历史回归现代,啸波由当年的年青诗人走过了沧桑成熟的中年,抵达人生最为智慧的老年,对爱的理解也由小众迈向更为旷达的大众,这便是对天下苍生的爱意表达。人们常说一个真正的诗人,如果不能抵达苍生的内心,那么他的诗将是苍白的,即使充满诗意,也将毫无意义。

作为成熟期的诗人,拥有创作的激情和对事物的反思,是非常重要的先决条件。

如啸波写《西湖秋瑾墓前》《蔡锷》等历史名人的篇章,都把先辈英烈为民众谋幸福生活的“赤心烈胆,立地撑天”的无私豪情,乃至为此抛洒生命热血的行为描写的淋漓尽致,震撼心灵。

对历史文化名人和当代文化名人的描写,也充满了深深的敬重,因为啸波知道一个民族优秀的文化,可以让一个民族更加智慧、勤劳和充满活力,也更富于创造力和博爱精神,每一次对历史的抒写,都会促进社会向前迈进一步,比如他的《流沙河先生》《沈从文诞辰116周年祭》等,都让我们看到了诗歌,在人性中美好的闪光,即便在苦难困厄的流沙河,也从没放下自己的写作追求和信仰,才会有如诗人所言的最好结局:《草木篇》《故园六咏》《老人与海》《妻颂》矗立起你不朽的墓碑。

啸波除沉吟于历史和文化蕴藏的传说故事外,也深深吟唱当下生活的美好,这种抒写和赞美,更多的是对滋养自己家乡故土的真心抒怀。当然,也包括对祖国山河游历后的深情吟唱,比如我们读《神农架百年冷杉林》《赏石与命名》《在花田酒地》《百年梨花吟》《茅溪杨梅赞》等,常常有佳句突兀而出,让人击节:

山的坍塌、破碎

与水联姻

重塑新的生命

   ——《赏石与命名》

 

戎马倥偬万人仰,

喜欢改名不商量。

全球“天坑”知多少,

漏斗器小无诗行。

    ——《将军海涵》

读着这样带着对生命哲思的诗行,分明是一种享受,让人心明眼亮,人生世界豁然开朗,带给我们在思索外去积极追寻前行。前面我说过,啸波是一位爱憎分明的诗人,今年疫情发生后,并取得阶段性胜利后,啸波对钟南山院士,李兰娟院士等英雄模范人物的赞美,也是极具深情。作为一个有着大爱的诗人和企业家,我为他即将要出版的诗集,写下这些文字,算是祝贺,也是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