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住

    作者:木子来源:原创时间:2021-02-05

挺住

文/木子(四川)

 

抖落梦中的雪花,站直腰身,昂首挺胸,我大声告诉自己:挺住!哪怕前途坎坷,也不要轻言放弃!哪怕旁人用异样的目光看待,哪怕传说中的成功离我还有几步之遥!说好的要经历,说好的要磨砺,说好的要办一份有特色的刊物,说好的要把后半生献给文学事业,岂能半途而废?岂能因噎废食?岂能在暂时的困难前退缩?

当时光倒退到2019年年底,我刚刚从病痛中解脱。欣喜之余,我在自己上班的图书室大门外贴上了自己写的一首诗歌《岁月如歌》,同时通过微信分享到群里面,还打印出来,分赠了一些同事。我也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这样做。是要告诉身边的人,我并不是一个只配管图书室的人吗?是要告诉同事和领导,虽然没有在一线教学语文,但我的文学功底并不差吗?还是要告诉全世界,当年那个大学球场和大学文学环境中意气风发的顽石又要在文学界冒泡了呢?或许,过去的一段业余网络兼职经历太累太苦,虽能让羞涩的钱袋鼓起一点,但精神的口袋萎缩了?或许,多年前课堂上以幼稚的诗歌为例回答导师课堂提问的那个青年又回归了?又或许,回归本行,让后半生活的更有意义,而不是整天无所事事?《岁月如歌》这篇诗歌后来发表在内刊《南粤诗刊》上,更坚定了我进行文学创作的信心。记得最后几句是:岁月如歌/老歌也有别样的风采/愿我们倍加珍惜/脚下坚实的土地和潺潺的流水(“/”在这里表示分行)。是的,因病而浪费了前半生业余的很多大好时光,自我感觉病愈后,岂能不奋起直追把失去的珍宝找回?

2020年3月底开始,我一边坚持文学创作,一边帮一些刊物组稿。3月到10月,可以说是一段魔鬼训练式的生活。虽然组稿成功和偶尔发表作品也有成就感,但心里面隐隐约约觉得: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在组稿过程中,我认识了很多文友,其中不乏有办刊意愿的写作功底较好的文学爱好者。微信交流过程中,我们几个来自天南海北的爱好者决定在现有我创建的画稿溪文学群的基础上创建《画稿溪文学》编辑部。当编辑部的实体牌子由我自己亲自安装于我的居室门上的时候,家人都不在家,我在心里面对自己说:“好好干,你能行的!”刊号申请成功后,我又在自己居室正对的书房门上方安装了名为“一得居”的个性化牌子,其中一句是:“心语:人生路漫漫,得一足矣。”有心人看到这句话,可能会觉得,全文应该是“人生路漫漫,得一知己足矣”吧?这样理解本来没有错,但却把我的本意狭义理解了。有所得,得到一点就应该感到满足了。不要苛求完美。“一”所指的内容是宽泛的。如果非得理解为知己,那这个知己应该是自己钟爱的东西,比如,我正热爱着的文学创作和办刊事业。假如,在娱乐、游玩与自己酷爱的文学之间不可兼得,那我就选择心中所得的“一”。设计师别出心裁的在我的创意——羽毛笔处添加了一个草亭,羽毛笔斜插草亭上,背景是清山绿水。有时,写作和审稿疲倦了,我走出书房,看看“一得居”三个字,看看这支羽毛笔,我心里面就增添了莫名的勇气和信心。

最开始文学群没有有效地建设好文学氛围,当编辑部成立后,几个热心的编辑义务承担了群管理的工作。我们借鉴友情文学群的成功经验,开始组织同题诗。第一个同题诗的标题是《白纸》,为了激发大家的写作激情,我自己也写了同题诗,原文是:“我是一张白纸,静静地等待着/一支笔的到来/涂鸦或写写什么,都不重要//我不能永远是一张白纸,我期待着/主人能想起我的存在/哪怕把我铺垫在稿纸下/听听主人心底奏响的歌”。是啊,病痛的岁月里,错过了很多大好时光,我不就是一张白纸吗?但即便是铺垫在稿纸下,听听主人心底奏响的歌,也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事情啊。我们编辑部的同仁们,不就正在做着铺垫在稿纸下的工作吗?每篇投稿,无不闪耀着作者的思想火花,或许有些文笔还比较稚嫩,但我们要秉承的是“以意为先”,要追求的是“百花齐放”,不能因为自己喜欢的某种文风,就把真正埋藏在沙砾中的金子丢掉了。

外人的不理解是可以忍受的,比如并非出自真心的称呼你总编,但你感觉的到他内心语言的潜台词:办刊能有多少收益?你这个总编并非国家编制,是你自封的……资金的不足也可以逐渐想办法解决,不就是降低下其他方面的物质追求,填补办刊的资金需要吗?真正的压力来自家中,比如:“你干这个劳神伤财,不如像以前那样网络兼职卖点什么。”比如:“衣服都穿的不像样,还要办刊物。”除了自己的父母兄长,其他知道的人,没有一个赞成我办刊的。如果一个人活着的意义就是为了堆积更多的物质财富,堆积更多物质财富的目的就是为了能堆积更多的物质财富,有了物质财富就为了吃的更好、穿的更好、玩的更嗨,那么这个人的精神世界可以说是一块贫瘠的土壤。精神世界这片土壤,有人勤劳经营于正道,精神世界永远丰富健康;也有人因为物质追求占据大脑的成分太大,而精神世界严重缩水。不同爱好的人要达到真正的理解是很难的,哪怕是家人。他不认为你发表一篇文章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他不认为你成功办出一期刊物有什么值得庆贺的,因为他们的脑海中可能是“又有钱了,去哪里玩玩?吃点什么大餐?”人不同于动物最大的区别,我认为应该是人的大脑有无限丰富的想象力,而不是动物只能生吃,而我们可以放更多调料吃的更有滋味。回到刚才这句话,就算要放调料用各种做法,也是需要想象力的啊。难以想象,一个人失去了想象力,会怎么按部就班的生活在一个模式中,犹如套子里的人。更难以想象,一个国家,如果失去了创造的激情,会面临怎样的可能到来的灾难。华为的5G突破和创造了很多奇迹,所以屹立不倒,我期盼着我的编辑部能为祖国的文学事业添砖加瓦。让中国文学走的更远,绝不是一句空话就能实现的。

哪怕岁月是把杀猪刀,我愿喷洒热血于文学;哪怕某些爱好者默默离开,我愿以我一颗真心换更多爱好者的到来。我不是剑客,唯愿苍天赐我以剑客的胆魄;我手中无九龙宝刀,唯愿苍天赐我剑客冷静的气质,以岳飞直捣黄龙的丹心,大步行走于这条荆棘丛生的小道。

挺住,像一个决斗的勇士那样,与缪斯女神握手;挺住,像一棵悬崖间的小草那样,活出别一般的模样!

 

【作者简介】苏平,叙永县水尾画稿溪人,1999年毕业于西南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教育专业本科。画稿溪现代诗歌传承人,笔名木子,字白山,号顽石,洗经堂入室二师兄,一得居主人。著有作品集《第一缕阳光》。贵州作家网签约作家,泸州市江阳区诗词楹联学会会员,泸州市龙马潭区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诗歌学会会员,中国诗歌网蓝V认证诗人,中国作家网会员。《画稿溪文学》杂志创始人、社长、总编。诗作见于各级各类网刊报刊纸刊。

【联系】电话:17738013139,邮箱:1114518571@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