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冽柔情未央花

    作者:毛锦波来源:创作时间:2021-02-05

这几天,蓉城天空,似有大片上演,颇为精彩和变幻。

前天,头顶高悬着红彤彤暖融融的太阳,还令人兴奋至于手舞足蹈。昨天,便阴沉得厉害,兼也冷风劲吹,时觉手指冰凉,嘴唇乌紫。今天呢?或许应该袖起双手,快速揣进厚厚的羽绒服,才能抵御风寒了!

这不,早晨七点多钟,同事群里便闹腾起来了,“好家伙,快看,都下雪了!真的,下大雪了”!字里行间,欣喜满满!视频照片,极具震撼!我当然能够理解啊,市中心已经好几年没有下雪了。

我忙不迭推开窗户,迫不及待一探究竟。可当一股冷风掠过,心头顿时一阵凛然。乖乖!一片片,一朵朵,铺天盖地,炫白的雪花,簌簌地在降落,在飘零,在旋舞!

好兆头,这可是2021年的第一场雪啊!

上一次预热似的下雪,是两周前的12月底,细雨敲窗,时不时零星地飘洒过一点点颗粒样的小米雪,飘洒到地上,旋即不见,一度惹得我们上下左右四下里不住寻找。

事实上,前几年也下过几次雪,我脑海里尚存印象。一次是2011年元月,中心城区的积雪已经铺垫起厚厚的一层,到了可以堆砌雪人塑造形状的程度。第二次便是2016年2月,漫天风雪,扯天扯地,连高压线上都挂起了冰凌,蔚为壮观。之后,我曾以《蓉城隆冬雪花舞》《老家雪厚》为题敷衍成文作过描述。怦然心动的美好,时至今日,包括诸多细节,犹历历在目。

这姿采缤纷的雪花呀,虽也冰凉,但确是蛮有情意。1992年元月,我还在泸州市的乡镇工作,彼时连续阴雨,冷得够呛,但随后成片成片的鹅毛白雪,有如天女不间断的散花!那纯洁的世界,唯美得让人心尖颤动。年轻人多的单位就是好,故事多,情意浓!热血沸腾又情投意合的几对男女,被撩拨得喜不自禁,竟然不约而同,喜滋滋奔到办公楼顶上赏玩飞雪,进而载歌载舞!然后以雪为媒,缘定终身,可谓一朝同淋雪,一生共白头!就是现在聊起,他们也感觉那时的日子过得十分舒心,足够浪漫!

今天的雪花又会怎样呢?

早餐时,我是迎着硕大的雪花跑去食堂的。为防止飞雪恣意钻进我的耳窝和脖颈,再顺势渗入我的肌肤,只得把羽绒服拉链拉拢,连帽子也抽来戴上。可任是这样,再仰起头哈出股股热气,也未能阻止雪花一次次触摸我的脸庞,嘴唇和鼻尖。便索性伸出双手,旋转着身子,一会儿手掌上便多了蓬松冰凉的洁白精灵,寒凉中透出阵阵惬意!

这样的陪伴,甚觉雪花的冷冽和多情。

中午,与同事10多人相约双桥路一家“屋头串串”聚餐!那真是一段顶风逆雪的行程啊!特别是走在新华大道的人行天桥上,天空越发高远,飞雪愈益苍茫!我就看见一个中年男士伫立风雪中,任凭风雪往勃领,袖口,裤管里钻,他却兀自端着相机,朝着339熊猫塔的方向取景,然后蹲下来,一动不动,像极了一尊塑像。如果不是对飞雪的钟爱,何至于冒了严寒这般执着?

当我和同事们烫涮着滚沸的串串,谈及作为今年初雪的见证时,大家兴致高涨,纷纷以雪为题,摇头晃脑,不断吟咏。莫哥突然发现,在座有叫杨春X的和X雪的,这下完全应景了,戏谑中,升级版的“阳春白雪”正式出笼!剩下我们作绿叶,便只配称为“下里巴人”了!飞雪,竟也使得朋辈同仁之间,充盈着无限的温暖和快意!

病后初愈,冒雪出席餐会的朱朱妹儿,到快结账时坚决要求做东,执意要替大家买单。真挚的情义,实在难以违逆,我们只好再次祈愿朱朱小朋友尽快康复。在一阵热烈的笑声中,和朱朱冒着雪慢慢走了一程,听风声,观雨雪,谈感受,心内温热,不再寒凉,雪中情,同事情,朋友情!

今天的大雪啊,不但兴奋了我们的神经,振奋着我们的精神,还成就了众多市民的一日狂欢!

翻看手机,铺天盖地的雪景,几乎沸腾了整个朋友圈!我想到了《水浒传》中林教头风雪山神庙一节。自然,和林冲在草料场与山神庙遭遇的灾难性的大雪相比,蓉城的飞雪绝对算得上怡养性情,温情脉脉了。

看吧,这兴奋乃至亢奋之情,也形式多样,因人而异。有红肿着冻僵的双手揉捏雪人的,有风雪中奔跑只为撞击飞雪的,有摊开围巾兜拢雪花的,有配上音频视频照片制作美篇的!酣畅的亲昵,创作的欲望,急切的表达,在飞雪面前,简直如同脱缰野马,无法遏制!

写到这儿,已是静谧的子夜时分,其实我刚下晚自习不久,才披戴了一身的白雪回家。现在虽然关上门窗,也能感受到那一丝一丝,一片一片的轻舞飞扬,就这样无言无尽地伴我,格外温馨,宁静,柔情!

这飘落飞舞以致没有停息的雪花啊,常被人们亲切地叫做未央花!未央,不是代表颓废与心碎,失落与无奈。其实,她真正要告诉我们的,是希望与未来,是光明与坦途,就像人们对生活的执着,对感情的坚贞,对人生的坚持!

听雪入眠吧。夜雪化蝶入梦飞,愿到天明再相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