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缕阳光

    作者:木子来源:原创时间:2021-02-06

第一缕阳光

文/木子(画稿溪文学社)

 

当第一缕阳光射进窗来,我正在编辑部办公室为《画稿溪文学》杂志海选着诗歌和散文。编辑部办公室也是书房,为了节约经费,我在淘宝买了置物架代替书架,我办的刊物、我收藏的书和发表作品得到的刊物就乱七八糟地摆在这个书架上。烟、茶杯、为刊物复制光盘资料的刻录机等杂物也散乱地摆放在书架上。“娃儿,你何必劳神费力的搞刊物,又不赚钱还伤身体!”“小苏,你没必要办刊,多花点时间在写作上,就好。”“你要办刊,自己承担所有经济支出,我这里不会给与任何赞助。”这些话冷不丁时不时的在脑海中浮现,我必须喝口茶,定定神,理清思绪,再继续我的海选稿件的工作。

伸手,即可触摸到电脑桌上才买不久的打印机,心里竟有一种酸酸的感觉。打印机是省吃俭用买来的。办刊没有打印机,会很不方便。虽然经济独立,为了这台打印机,妻子和我也斗嘴了。“去单位打印不行吗?非得花费冤枉钱!”“临时打印,去街上打,也走不了几步路。”有什么样的平台就有什么样的能力和什么样的人生,这一直是我的信条。平台是需要搭建的,缺乏条件怎么办?创造条件也要上。当有了对应的平台条件后,自己就可以学习,具备对应的能力和素质。而这种平台带来的快乐或者说收益,就会随之显现出来,从而拥有自己理想中的人生前途。

电脑普及之初,一些有目光的人钻研电脑技术,很多人还没有意识到它会给自己的生活带来什么样重大的改变。随着时间的推移,电脑技术带来的精神效益和物质效益越发显现出来。就我而言,当时我对电脑也很感兴趣,但下不了决心买,是父亲的一句话改变了我的人生。父亲说:“为了你们年轻人能跟上潮流,没有电脑肯定不行,我出资购买,大家轮流上电脑操作。”就这样,在排好的上电脑操作的紧张时间里面,我学会了安装系统、安装软件、刻录光盘等技术,随着自己兴趣的日益浓厚,又主动买书籍学习,还到县城拜师学习。学习电脑技术的过程中,也或多或少帮了一些不懂电脑技术的朋友的忙,有一种成就感。这么多年过来,越发体会到拥有平台的重要性。新事物,没有接触过,很多人持老旧观点驳斥,其实有怕的心理因素在作怪。比如办刊,很多人怕是想都没有想过。怕亏损,怕付出无回报,怕伤身体,怕……总而言之,对反对者而言,你应该属于怪物一类,亏损着并快乐着,不可理喻啊。还有,新媒体那么发达,网络很快就发布文章了,何必这么严谨的又要编辑又要操心审核和印刷邮寄?似乎反对者的理由是够充足的,但自古以来,纸刊的重要性是不可替代的,哪怕是自媒体和新媒体发达的信息爆炸年代。一些哪怕是市级或省级的文学网站,我浏览的时候,经常发现有明显的语法错误或错别字或排版错误,为什么出现这种现象?还不是因为自媒体和新媒体太过随意,有的编辑也缺乏足够的责任心,一点即发了。纸刊在编辑的时候有严谨的审核程序,也因为要印刷在纸上,所以最后出刊前的把关是小心又小心,尽量避免错误的出现。没有电的时候通讯中断的时候,纸刊的优点更加凸显出来。翻开自己喜欢的书,就着烛光,就能体会到阅读的快乐了。为什么新媒体自媒体和新科技发达的今天学生还是要拿纸质教材来学习?我想,严谨性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理由。

不满意刊物的同质化应该算是我要坚持独立办刊的另一个重要理由。我希望办一个有特色的刊物,刊物充满了我对刊物排版设计的奇思妙想,而不是千篇一律、千人一面。目前市场上刊物同质化现象很严重,有的刊物仅仅是名字换了,关联的几个刊物都简直是翻版,看不出把关人的独特设计和匠心独运。而且有的刊物长期来连刊号都是一直靠借用、套用来办刊,就更看不出其领导者的雄心所在,也难怪被文友批之为文痞。

是不是一个诚心认真办刊的办刊人,文友的眼睛是雪亮的。当阳光再次照射进来的时候,正正看到一个文友的留言和微信付款赞助。留言是:“老师,我感动于你作为民间独立独立办刊人的勇气和执著,捐款200元。”

前路还漫长,刊物刚起步,肯定会遇到不少未知的困难,但有这么力挺编辑部的文友,我没有理由退缩。像一个真正的勇士那样,直面多难的人生;像大海边的礁石那样,在惊涛骇浪中,巍然耸立;像天空中被折断翅膀的幼鹰一样,忍着剧痛不停地振翅飞翔,搏击蓝天!

第一缕阳光,柔弱而刚强!虽不能普照人间,但足可温暖编辑部书房内每一个物件,还有书房中孑然而立的我的那颗滚烫发热的心!

 

【作者简介】苏平,叙永县水尾画稿溪人,1999年毕业于西南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教育专业本科。画稿溪现代诗歌传承人,笔名木子,字白山,号顽石,洗经堂入室二师兄,一得居主人。著有作品集《第一缕阳光》。贵州作家网签约作家,泸州市江阳区诗词楹联学会会员,泸州市龙马潭区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诗歌学会会员,中国诗歌网蓝V认证诗人,中国作家网会员。《画稿溪文学》杂志创始人、社长、总编。诗作见于各级各类网刊报刊纸刊。

【联系】电话:17738013139,邮箱:1114518571@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