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庙记忆

    作者:生命之树来源:www.lzzjw.com时间:2021-03-31

 今仲春之时,闲暇之余,我又到王爷庙闲逛。沿途,一个个大棚、一畦畦蔬菜遍布河滩。江壁小路上,一簇簇雏菊争艳,一片片无名小花正迎风怒放。我一个独行者,尽情享受着这春日美景。

王爷庙,沿长江边有很多地点都叫王爷庙,但我要说的是长江泸(州)宜(宾)交界处、紧邻纳溪区大渡口镇光明村处的王爷庙。此处地势险要,水流湍急,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机械文明未出现的年代,长江上行船均靠人力拉纤,该处有船只常常出事,人们为祈求平安,就在江边建庙。久而久之,这地方就叫王爷庙了。

    王爷庙处曾经有横渡船,方便宜宾井口与纳溪大渡口、江安麻衣坝长江两岸人们的出行往来。上世纪90年代末,政府从安全角度考虑,取消了该渡口。从此,人们往来井口和大渡就只能绕道纳溪或江安过江了。

   我第一次到王爷庙,还是上世纪90年代初(应该是1992年夏)。那年,一个学生的妈妈因故去世,班级里有几个同学偷偷跑去吊唁。为防止他们出意外,我就去追他们并带领他们前去。那次是第一次到王爷庙那地方,也是唯一一次在那里坐过河船。

    到王爷庙庙宇要经过一段小路,小路在临江的悬崖绝壁上,十分险要。走路经过时,稍不注意就都擦着耳朵,所以那段路称为擦耳岩,它是曾经的纤夫栈道。 栈道边有很多圆圆的孔洞,那是拉船人长年累月留下的痕迹。看着那些孔洞就会让我们想到以前拉船人生活的艰辛。

   王爷庙处江边岩石上,有许多石刻。特别是江天一览四个大字深深地镌刻在石壁上,虽然经过岁月的洗礼,但还依然那样清晰,依然还是那样苍劲有力。距离“江天一色”石刻约200米的悬崖绝壁上还雕刻着“荡寇勋高”四个大字,这是叙府千总杨哲栋率军剿灭了麻衣坝一带土匪数千人,除暴安良,当地民众为了表示对他的感激之情,在悬崖上刻了四个大字。

    附近还有一些小石刻 多数是有关王爷庙这一段有关水情的一些记载。因年代久远,有的地方已经看不清字迹,其中能看清的有清代乾隆53(1732)长江发大水的记载,还有清嘉庆6年、12年记载长江水文情况。还有一处是记载绅士孙成龙捐款扩建纤夫古棧道,民众为他树立的石牌。其它大多只剩下一个轮廓了。勉强看得清楚的几个字也全被青苔覆盖。星移斗转,岁月沧桑,不久后,这些石刻已将消失殆尽。

    以前,河滩崖壁上还有一石刻通告,刻通告刻于1987年,其石刻内容为:此地石梁与防洪护岸属防洪重点保护工程,严禁任何单位或个人在此开采取石及破坏保护江堤。违者按《四川省江河管理暂行办法规定》严处。不过,现在也找不到这石刻通告了。

    其实,这石刻通告对保护长江河滩石梁起到了不可低估的作用。因王爷庙前有一天然石埂子,它直插江边。汹涌的长江遇到它的阻拦后,变得温顺起来。这石埂子就是下游的河心坝(中坝)与大渡口场镇的天然屏障。然而,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人们为了建房修路,大肆在此开采石条,使得整个石埂子变得千疮百孔。如不及时制止,遇到长江洪水时,下游的河心坝(中坝)与大渡口场镇必将遭殃。为此,江安县和纳溪区才联合在王爷庙刻了通告,禁止人们在此采石。

   站在王爷庙前,俯瞰长江,你能惊奇底发现,长江在王爷庙前面转了一个U字弯,让奔腾的江水在此形成了一个大大的回水坨。再加上石埂子的阻挡,即使是枯水期,这里江水如万马奔腾般汹涌。而靠近石岸的地方,仍然不时可以看到一个个漩涡。夏秋之际,江水将整个河滩坝淹没后,浩荡长江宽阔无际,真正是水天一色。

    王爷庙附近,还发生过护国战争马腿津之战。据《江安县志》记载,1916年初,护国战争进入相持阶段,护国军截获驻扎宜宾的北洋军增援泸州攻打护国军的信息。随即,护国军田颂尧率部在马腿津迎战。因马腿津地形险要,江面狭窄,水流喘急,便于阻击顺江而下的运兵船。经过激战,护国军在很短时间内就将二十四只船全部击沉,俘敌军官二十余员,其中伤者有十余人。俘敌兵二百六十人,伤者数十人,逃跑者不计其数,同时缴获了部分战略物资。通过这一战,护国军基本解决了从长江上游增援之敌,从而解除了纳溪棉花坡战场来自长江上游援敌的后顾之忧。

   王爷庙有横渡船时,这地方还是十分热闹的。那里不仅有农家住户,有水文观测站;而且还有商店、茶水摊子。人们在等船或过河来时,会在这里泡一杯茶,解一解渴,天南海北地侃一侃大山。

   岁月匆匆,如今王爷庙后面也有了水泥公路,人们不用再沿王爷庙江边经过了。那里的农户也人去楼空,院坝长满青苔,还有几张水泥石桌留在那里。曾经的小路已长满野草,成为了他们展示的舞台。只有那石刻静静地注视着脚底的长江水,看它水涨水落。

    将来,当我辈逝去后,还有谁还记得起这里?还知晓这里石埂子的作用?还会关注它往昔的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