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在西溪的慢时光中//靳朝忠(四川叙永)//画稿溪文学社爱心公益专刊编委会推荐

    作者:画稿溪文学社爱心公益专刊编委会来源:推荐/原创时间:2021-07-14

说明:本文即将刊发于刊号为:ISSN 2710-4893的《文学中国》杂志第5期爱心公益专刊。

警告:拒绝任何平台转载,否则视为侵权,侵权者将收到侵权通知书,勿谓言之不预!

投稿:17738013139(手机微信同号),1114518571@qq.com(邮箱)。


                      行走在西溪的慢时光中

 文/ 靳朝忠(四川叙永)

题记:比起名满天下的杭州西溪,叙永的西溪更像庄子笔下“恬淡寂寞”、“吸风饮露”(语出《逍遥游》)的隐者。此行采风,也近乎于逍遥游了。


常吃西溪米,常怀西溪水。该静下心来写一写画稿溪景区的点晴之笔—蜀南叙永水尾镇的西溪村了。

西溪,位于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号称“桫椤金三角”的画稿溪顶峰,云缭雾绕,被誉为“云中之溪”。西溪的水,太过于清澈;不闻水声,你真感觉不出那是一道道、一汪汪会唱歌、会吟诗的小溪。西溪的空气,太过于纯净,倘若没有薄雾轻缭,真的是水气一色了。能不纯净?每立方厘米两万多个负离子。在西溪,随处掬一盏如水的空气,你饮的是原汁原味的负离子,吸的是清新舒爽的佳酿,品的是健康长寿的仙丹。

难得这次叙永旅游局和文联组织的艺术家采风写真活动,我再次来到世外桃源般的西溪村。面对神秘莫测的自然风貌,画家们的笔法显得拙劣了。那苍松古藤,巍巍怪石,飞瀑流泉……一切造化之功,都给画家、书法家们玄妙的顿悟和点化。最活跃的是这群青年诗人了。面对西溪,再出色的技巧都施展不开,而靠的是想象,靠的是生命感悟。于是,浪漫诗人的神来之笔飞出:“把蝉鸣,搂得比爱人还紧”;痴情女子也心潮暗涌:“赤色的山崖,醉酒的汉子,红红的脸膛,蓝天下格外粗犷”;在这里,最正派的诗人也会“出轨”:“西溪,最玲珑的情人”;而无拘无束,来去如风的诗人,也感叹西溪的悠闲山水:“人道西溪最自如,云来雾去不招呼”。

在西溪,参观了“大土土生态有机水稻核心基地”。我向四川川南网的马春莲女士介绍:西溪是40多元一斤的大米产地之一。如此隔断红尘的仙境,如此日月精华孕育、负离子浸泡的云中之米,价格自然不菲。马总举起相机,几分钟后,西溪“生态有机水稻”的照片,便传遍大江南北。
眼前是“半在凡尘半入天”的丹霞绝壁,沿着幽深的小路下探溪底,那六千五百万年前与恐龙同时代的“活化石”桫椤,在静静的溪畔茂盛成群落。离离的苔藓,静静地聆听西溪拨弄古琴,失传千年的古曲《广陵散》在西溪的幽谷中,飘飘渺渺,恍然隔世。
仰头:千年古藤挽着苍松,静静度日;山鸟来去自如,时光如此静穆。谁说“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在西溪,仿佛时间已经凝固。静静的桫椤,静静的苍藤,它们似乎把人间的每一天,都捻成细丝,绵延成百年千载的悠远。

突然想起一个词:岁月静好。茫茫苍穹之下,除了西溪,何处能配称“岁月静好”一词呢?

传说宋高宗路经杭州西溪,随口吟道:“西溪,且留下”。我不禁遐想,如果当年他来到叙永西溪,又会发出怎样的感叹呢?

告别西溪,真有些不舍。我想,红尘滚滚,该劝劝那些心力交瘁的苦行者,请到西溪走一走,感受一下西溪的慢时光,想必能获得别样的生命感悟。

来吧,相约西溪!迷人的金花茶等你,千年的红豆杉等你,万年的桫椤仙子等你……

【作者简介】靳朝忠,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四川诗词协会会员,叙永作家协会主席,儿童文学作家。2013年获“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在《华夏少年》、《红领巾》、《星星诗刊》、《四川文学》、《青年作家》、《中国校园文学.小学读本》、《绿风》、《世界散文诗作家》、《海外文摘.文学》。等全国两百多家报刊杂志发表诗文九百余篇(首)。公开出版儿童散文诗集《花船》《长江文艺出版社);散文集《绿色的风铃》(成都出版社);诗集《忧郁的歌手》(伊犁人民出版社)。尤擅古典诗词、楹联的创作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