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江湖笑狂沙(31)

    作者:飞翔的鹰耿彪来源:原创时间:2021-07-17

第三十一章 狂僧受伤遁闽西,七雄北上赴尘沙


  话续前言,语归正传。赵楠巽一招“饿虎扑食”,将狗熊和尚制住了。但是自己也受伤了。原来就在自己运用蛇沙手和五毒爪的功夫时,大和尚也将右手的一掌,正好打在了赵楠巽的前胸上。一招“推山见海”右腿横着踢在了旁边萨忠臣的左手臂上了。“哎呀!不好!”萨忠臣大叫一声一个纵步,向身后边跃出去两丈多,右手一捂左手臂一阵疼痛,他紧锁双眉,忙运用道家秘传周天功之化阳功治疗。  
  萨忠臣由于刚刚下山,对于江湖的险恶还是一片空白。所以大和尚的右腿横着踢在了萨忠臣身上,他这才本能地往后一纵退了出去。  
  鬼无影可不干了,因为他在萨忠臣的左侧不远处,一个虎扑子纵身就跳到了大和尚身上,双手环抱住大和尚的脖子,双腿缠住和尚的腰处。举起右手五指如勾,上去就一爪,东一下西一下,转瞬间划了几下子。来了一招“老树盘根”“哎呀!妈啊!疼死我了!”大和尚顿时感觉到两个耳朵根部一阵巨痛,他忙使用浑身力气大叫一声“去**的!”来了一个“老龙抖甲”将赵楠巽与鬼无影甩了出去。  
  鬼无影来的这招也太快了,也就不到五秒钟,一招“移魂换影”就将大和尚的左、右耳朵全给撕扯下来了,随手就扔在了大和尚脚下。  
  鬼无影纵身往后退了几步站定,大嘴唇一裂一呲牙,骂骂咧咧地大声嚷嚷道:“你奶奶的,你姥姥的,我让你狂,先炒猪耳朵,一会再烩驴鼻子,最后再干煸驴三件,我今天非代表你爹**教训!教训你!我让变成干巴鱼!你他妈人不好好当,非得当秃驴!我让你当秃驴!告别你,秃驴,报上名来,今天饶你性命,要不然,今天你爹我非把你剁巴剁巴,切巴切巴,我把你做成大锅炖土豆!”大和尚这回可惨了,沒有想到遇到这么一个活爹,真他妈的不按套路出牌。  
  咱得暗笔交代一下,大和尚原来打算是按江湖规则一打一,结果他妈的三打一,还他妈的连挠带咬的,这回可好两个耳朵全给秃爪子挠下去,大和尚蹲在地上双手捂着两个耳朵根部,那鲜血淌得满地、满身上下都是血。大和尚急急忙忙将地上那两只耳朵捡了起来,就往耳朵部位按了去,结果疼痛使它手忙脚乱的,将两只耳朵全装反了,右耳朵安到左边上了,左耳朵安到了右边耳部了。  
  先不说大和尚如何,再说说萨忠臣被突然被蹬了一脚,虽然反应快但还是被踹了一下。他急忙后退几步站住,而后运动道家秘传内丹功,逐渐恢复了筋络的舒通。疼痛减轻了不少。这时赵楠巽和鬼无影跑了过来,“少主人,少主人怎么样,没事吧!”赵楠巽来到萨忠臣身边,用手摸这,按按那,一看没有什么事,这才松了一口气。鬼无影一看少爷没什么事,转身冲着大和尚走了去。  
  萨忠臣站在远处一看,鬼无影和旁边的上官云正往大和尚方向走去。急忙冲着他们喊到:“两位叔叔,放了大和尚吧!他不是人,咱们不能不是人,还是仁慈为好!无量天遵!罪过!”萨忠臣看着两个人走到和尚身边,伸手从身上摸出来红伤药丸和药膏,给大和尚递了过去。这时,欧阳山冲着大和尚大声嚷嚷道:“秃驴,快滚吧!以后别在害人了!滚!”
  大和尚蹲在地上接过来红伤丹药,站起来东摇西晃地捂着耳朵往门口的另外一个胡同跑了去。  
  此时,萨忠臣与鬼无影、上官云看着大和尚跑了,急忙转身冲着欧阳山、鬼不灵的方向走去,帮着扶起地上倒着的官兵,大家一起往大门口东侧的回廊走去。  
  咱先不表萨忠臣与鬼无影等人为受伤的官兵治伤,咱得暗地里交代一下,萨忠臣与鬼无影这回可是闯下了塌天大祸,原来被撕掉耳朵的大和尚,是当今皇家祖庙方丈的徒弟,大明皇朝创立之初立道教为“国教”。可是到了天启皇帝登基后,受到东厂特务机关的影响,特地邀请西藏萨迦王朝的活佛桑结扎布进京师,在祖先墓地十三陵前投入巨额黄金,皇权特建了一座辉煌雄伟的“明朝皇家祖庙”,特邀活佛桑结扎布担任主持方丈,权利之大仅次于西厂锦衣卫,但是活佛桑结扎布,主管皇家黑白事和一切庆典活动。而这个大和尚却是活佛桑结扎布的爱徒,后来大和尚逃往自己的大师兄的地盘“闽南王”朱洪辉处,治好伤后他变本加厉,胡说八道,搬弄事非,弄出来一个沧州“铁狮子”擂台,萨忠臣与鬼无影等人,差一点死在擂台上,这是后话,以后咱们会详细介绍沧州“铁狮子”,比武擂和京师的“白骨案!”  
  这个大和尚后来去了波斯王朝,请来一批拜火教人(今伊朗境内琐罗亚斯德人)与大明王朝早期的明教徒摩尼教的后代人(即今天的天衣圣教和黑衣人)。这帮人神秘地隐居于西藏藏南的那扎马拉山区,是波期王朝阿拔斯的后代。阿布•阿拔斯利用波斯籍释奴,阿布•穆斯利姆在呼罗珊的力量,秘密潜派了一支神秘人马,潜伏到了京师附近,弄出来了后来的“移魂案”和“王恭厂大爆炸奇案”震惊了整个大明王朝。  
  先不表大和尚踪迹,回过头来再说说小老道萨忠臣等人。他们几个人先后为受伤的人治伤、包扎后,又回到福王朱常洵身边。  
  此时,福王朱常洵正焦急地等待着,一看远处这帮人已经安全地走了过来,悬浮着的心也就落地了。  
  福王朱常洵重新走回亭子里的卧龙榻,大家过来给福王朱常洵行礼问安。  
  福王朱常洵与萨忠臣等众人一直聊天,聊到了深夜三更天并请大家在厅堂吃了夜宴才散。宴会后萨忠臣众人表示要回客栈休息,福王朱常洵再三挽留不住。萨忠臣众人执意要回客栈,并说一墙之隔、三步、五步就来到王爷府了,改日再来拜访。  
  福王朱常洵一看挽留不住,并亲自送萨忠臣众人到王府门口,这才暗自神伤的回府里去了。  
  再说小老道萨忠臣等人,一个个酒足饭饱,回到客栈一觉睡到了第二天午时,大家先后一一起来,一一洗漱完毕,在房间里将十几斤酱驴肉切好。这时,欧阳山与上官云奉命送来几大坛子“赣州女儿红”黄酒,陪着老几位和萨忠臣又喝了个天昏地暗。  
  大家畅谈着武林奇闻、逸事,大家详细地讨论了进京师报仇之事!  
  夕阳的余辉映照在了窗棂上,天已经渐渐地暗了下来,福王派管家来到客栈找到店主,简单地介绍了一下这几个人是王爷的朋友,不想在福王府居住暂时住在客栈。所以让店主好好侍候,一切花销全部记在福王府,等几个人走了再清账,并让老管家送来一百两纹银,作为日常吃饭花费和押金,店主一看上等客房里的这几位来头不小,所以侍候的小心翼翼的,并且从店主房间里搬来桌子、椅子、好的茶杯、茶壶,供这些人用,而且还时不时地问候一下,一日三餐按上等最好的给现买、现做,并且通知了餐厅老板给夜里加一餐,想吃什么自己点、现做!所以说福王对小老道萨忠臣等人关怀无微不致。欧阳山与上官云受福王之命也是三个时辰、两个时辰来一趟,看看还有什么需求和要求。  
  夕阳的余辉中,多喝了几杯的萨忠臣逐渐醒来。“欧阳兄台、什么时候来的?”!萨忠臣一边问着,一边伸展了一下腰身坐了起来。在床沿坐着的欧阳山哈哈一乐,忙笑着点了点头并轻声地说:“忠臣,王爷让我来看看你!还有什么需求的?”.这时候远处的鬼无影大声言语:“我说忠臣那,你喝醉了!睡了两个多时辰了!还不快起来!”赵楠巽从门外边走了进来大毛驴嗓门嚷嚷着:“鬼叔叔,谁来了!哎呀!欧阳兄台,什么时候来的?又带来什么好吃的来了?”鬼递头从身后走了过来,哈哈一笑大声言道:“喂!饭桶侄儿!你这个大侠,整个一个超级大饭桶!噢!就认得吃啊!”鬼递头走进房间冲着欧阳山一抱拳笑着言道:“欧阳啊!王爷有什么吩咐?有什么交代吗?”这时,欧阳山冲着大家一抱拳笑言说:“几位鬼前辈,我是来邀请大家去王爷府喝酒的,福王特请大家全去!”  
  鬼无影一看,这王爷也太热情了,心里想福王是不是有什么难处吧。萨忠臣却没在乎这些,朗声言道:“走!去见王兄,走!”说完话后站起来走到了桌子旁边,倒了一杯茶水,一饮而尽。  
  鬼无影一看别呆着了,忙发话道:“唔呀,老鸹饺子,走吧!别让上官将军在楼下等着啊!”鬼无影发完话后站起来,转身就走出了房间。萨忠臣与赵楠巽、鬼递头、欧阳山等一一走了出去,并招呼了一下隔壁房间里的鬼不灵,一同走下了楼房与上官云会合。  
  就这样,他们一行七人先后来到了福王朱常洵的会客厅,福王朱常洵热情地接待着大家,并且拉着萨忠臣的手亲切地问道:“刚才我听了三位老将军讲述进京师的计划,我说贤弟啊!你还有什么困难吗?何时启程?走哪条路进京师?我会为你们备上七匹战马,走远路用得着!你看呢?”!萨忠臣也深情地望着福王朱常洵轻声言道:“王兄啊!你我兄弟一场,此地一别又不知道何年相见了,我身边有几位高手相伴!没什么难处!我们准备明天上午启程!王兄还有什么嘱托吗?”!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聊得火热。两个人身后边的闽西三鬼、黑白无常和赵楠巽一直静悄悄地听着。  
  就这样,福王朱常洵招待着闽西三鬼和发小萨忠臣。安排了丰富的宴会,并亲自为大家倒酒开怀畅饮,宴会期间福王朱常洵出去写了几封信件回来后交给了萨忠臣,并从自己腰间摘下一块手掌大小的玉佩,而后又伸手到怀里面拿出来一小块印章,并双手呈递给萨忠臣并说:“忠臣贤弟啊!这是五龙玉佩和本王玉章,我们一块长大的。今天本王被奸臣陷害,流落到这蛮荒的大群山里面来,革除了王爵之职,闲王一个了,已经不能为国家除奸臣、恢复朱家皇室威风了。还好有几个挚友在抚州府、杭州府、南京府、济南府和京师的大都督府,金吾卫和羽林军任职,如果有什么困难了,或者出现什么意外了,你们可以拿着本王玉佩和玉章去找这些人,他们一定会全力帮助你的!你懂吗!”  
  正是:  
  双目相视情义深,历经风雨显忠魂。  
  仁德赴义君臣心,共雪国仇家恨时。  
  萨忠臣听着发小说了这些心里话,并且将自己的信印交给自己了。萨忠臣眼眶湿润了,哽咽着言语道:“王兄,你是国恨!我却是国恨家仇必须得报。即便是刀山火海,我也得闯!王兄之心意,小弟领受了!”就这样,这顿酒又一次喝到了深夜才散去。  
  第二天,闽西三鬼与赵楠巽和萨忠臣,早早上福王府与福王辞行。福王朱常洵亲自委派欧阳山与上官云,随同大家北上进京师,誓杀大奸臣魏忠贤,并且赠送了大量金票、银票,与一百根黄金以备川资!福王朱常洵亲自骑乘,送萨忠臣等七人出赣州北城关。  
  这正是:  
  兄弟情深挥泪逝,国仇家恨未雪耻。  
  尘烟客梦万里遥,金弋铁马胡尘里。  
  要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