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江湖笑狂沙(32)

    作者:飞翔的鹰耿彪来源:原创时间:2021-07-17

第三十二章 摘心挖肝屠村庄,赴云雾山巧攀崖


  话复前言,书归正传。话说福王赠送战马七匹,让萨忠臣等人北进京师。七匹战马风驰电掣般沿着赣抚官道一路北上。不一日,来到一座大山面前。“呵!”!大家一阵惊叹!只见大山纵横前路,一条羊肠土路蛇形盘卧在大山脚下。山峰高入云层、蓝天、白云,云雾翻腾,时无时有、碧绿的花草,苍松排排,悬崖峭壁、皆比林立。  
  赵楠巽一马当先跑在最前面,恰似一道闪电,快似风,跑了一大阵子。他骑马也累了,再加上前面是一条山道,狭窄、他急忙勒紧马缰绳“吁!嘘!”,赶紧勒住战马缰绳,枣红色战马原地“踏踏…”打了好几转才停下脚步。赵楠巽骑在马上仔细端详前面道路,只见面前高耸的悬崖,有刀削斧砍、悬崖临空,峭壁光秃秃、裂森森、陡峭的石壁上偶尔的几根荒草,七扭八歪地长在凸起的岩石上。此山峰异常陡峭,高入云层。这正是飞鸟飞不过,老鹰恨天低。有诗为证;  
  清风浸荒草,褐石矶凸空。  
  秃壁鸟不越,鹰翔落尘埃。  
  青山云遮月,雾笼山恋秀。  
  远处闻钟鼓,禅堂草木深。  
  赵楠巽观看了一会,一看这山形、这地势,太险峻了。此时,赵楠巽身后不远处。烟尘滚滚,绝土扬尘,一溜人马,车马扬鞭而来。  
  “吁…吁…,吁…!”!“楠……楠巽啊!怎么不跑啊!”!鬼递头骑马过来询问着。身后的欧阳山也紧跟着,赵楠巽回过头来一看是鬼递头和欧阳山,再后边才是萨忠臣等人。  
  “我说鬼三叔,你看前面怎么走哇!”!鬼递头和欧阳山并排走了上来,举目观看,“哇!好险啊!“欧阳山一阵子惊叹。“是啊!好险峻的山势啊!等等后面的人,一会一块走!吁…!”!鬼递头勒紧马缰绳。看着前面的山道走向和地形。  
  只见前面大山脚下,一条羊肠毛毛小路,径直通往大山裂开的缝隙之中。“不知道能不能通过大山?”欧阳山嘀咕着,赵楠巽大声言道:“我说欧阳兄,过了大山,那可就是抚州府了。”远处传来了鬼无影的叫嚷声:“喂!乌鱼王八羔子的,怎么不跑了,你们都疯了,跑这么快!老子的肠子快飞出来啊!晤呀!老瓜饺子的!!”!不一会功夫,萨忠臣和上官云、鬼不灵也跟了上来。  
  鬼递头和欧阳山一看大家聚齐了,于是,他冲着身后的人喊了一嗓子:“道路狭窄,前面是峡谷入口,大家一个一个进去,横排变成竖排,拉开点距离,我打头阵!”,鬼递头喊完话后提马鞭在马屁股上轻微的打了一下,“驾…!”就这样,鬼递头在前,欧阳山紧跟着,其他人也一一跟随着。  
  只见不远处陡峭的石壁上开裂出来一条三、四米宽,像裂缝似的峡谷入口。鬼递头、欧阳山带领着大家一个个走了进去。只见阴暗、潮湿的狭长入口,还有那不见阳光、看不见尽头的窄小道路。他们七人前行了好一会,这才发现狭谷渐渐越来越宽,阳光也逐渐射入了峡谷里面。他们又走出去三里来地,再看峡谷已经是宽扩到十多丈了,阳光明媚、山风徐徐。此时,峡谷里面已经是荒草丛生、路不路、道不道,已经看不见道路了,只有一人多高的荒草,随着山里的风儿“呼啦……啦……”作响。欧阳山边跟在鬼递头马屁股后边,边回头冲着大家喊到:“大家注意啊!前面就快出山口了,赶快跟上来!现在已经看不见小路了,大家跟紧点!”  
  半个多时辰,他们骑马来到了峡谷谷口处,眼前顿时阳光一片,金色的蒿草叶子和野稻草,在峡谷的深色彩中更平添出来另一番大自然的韵味。  
  杂草丛生的原野里出现了一段洼地,“咦!大家快看,前面是村庄!”只见前面出现出来一片小平原,也就是方圆几里地。在平原的红土地上呈现出来十几户茅草房。  
  “哇!这景色,太美啊!”,萨忠臣骑在马上边走边惊叹,这美不胜收的景致。“是啊!乡村的景致!”欧阳山回应了一句。“乌呀!一般!太一般啊!这要是在我们武夷山山区里,那…,那景色才是天上人间,美不胜收呢!清山绿水,翠玉蓝天,白云雾腾,松柏翠竹、茶香寺烟,钟灵毓秀。”鬼无影却不已为然。上官云听着几个人的交谈,他高声吟诵到:“高山流水轻自音,欲付瑶琴听清风!采菊东蓠下,悠然见南山!我此去京师,如果能活着回来,我一定在这里建设一座庄园!欲养桑榆之年!”!赵楠巽却:“哈哈…”一阵大笑,而后大声言道:“我说兄台,就这荒山野岭、四周全是大山、又是杂草丛生,别盖完庄园,晚上喂了黄鼠狼,只剩下一堆白骨啊!”!大家一听赵楠巽说话,“轰…”全乐啊!萨忠臣乐了乐,心里想谁说话都好听,就你说话没人爱听,不说人话!“哈……哈……”一阵狂笑,打破了小村庄的宁静,原来是鬼递头笑得前仰后合的,他看了看赵楠巽,忙说:“难怪!没人听你说话,你啊…”鬼递头摇了摇头话说了半截不说了。  
  不知不觉中,他们七人走进了庄子,走了一会“咦!怪哉!怎么没人啊?”鬼不灵自言自语起来。他们七人进了村庄后骑马走了几家,空空如野,没人!欧阳山与上官云一商量,这么不行!于是走到一户三间茅草房前他们二人下马,一推木头扎成的柴门,走了进去“喂!有人?”欧阳山与上官云走进了这户人家的院落,当他们二人走进茅草房屋子里面时,大叫一声:“不好!”原来,屋里面全是死人。房间里床上、地上、屋内、厨房,老少七八口人,尸横遍地。屋子里鲜血遍地,溅得墙上也是血迹。最大的老者也有八九十岁了,最小的只有几个月,是在一个少妇身边死亡的。欧阳山、上官云蹲下身子仔细观察,大吃一惊,原来每个人身上有两个大窟窿,不知道是什么人把人的心脏、肾脏全部挖出去了。 
  “快来人啊!救人那!”!有在外面大呼小叫得,欧阳山、上官云急忙抽身子往外边跑去。  
  欧阳山、上官云跑到这家大门外边后,这才发展离着自己东侧不远处,赵楠巽驴嗓门嚷嚷着。这时,闽西三鬼、萨忠臣也赶了过来,与欧阳山、上官云二人互相看了一下,“走!看看去!”鬼不灵先发话了,几个人急冲冲跑了过去。  
  只见在一个院落南侧的土墙下边,有一口石头切成的石头井。在石井的旁边一个湿漉漉的人躺在井台边上,赵楠巽蹲守在这个人身旁。赵楠巽喊叫了几嗓子,回过头来一看欧阳山、上官云、闽西三鬼、萨忠臣全都赶了过来。“出什么事情了?”鬼不灵先发问了。赵楠巽言道:“我刚才走了两家,全部的人都死啊!而且每个人的心脏、肾脏全给挖走啊!太惨了,后来我来到这家屋子里面后喊了几声,南墙下井里面有轻微的呼唤声,我这才一边喊你们,一边将这个人救了上来!。鬼无影急忙走到这个人身边轻声呼唤道:“老乡,老乡,老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见那个人衣服撕扯的遍体鳞伤,衣服也一条条的。好一会才睁开眼睛,眉毛动了动,脸上被石头划得东一条、西一痕的,他张了张嘴而后紧闭双眼。小老道萨忠臣也蹲伏下来,从怀中取出来一个小小的葫芦拧开葫嘴,倒出来两颗黄豆大小的丹药给这个人按到嘴里面,而后接过来身后边欧阳山递过来的水葫芦。给这个人喂了几口并将丹药服下。好一会那个人才又睁开双眼启动嘴唇轻声断断续续地说:“我们村…来了几个,卷毛大眼睛的…外国人,他们…说中土话,说什么亦力巴力,素善巴茄什么…练功用人皮、人心…进村子后就杀人,挖人心…,我一看不好,这才跳进了水井里面…,也被他们砍了几刀!”!这个人说到这里不说话了。  
  鬼无影一听说“亦力巴力”字样,他大吃一惊,赶从赵楠巽身后边挤了进来,他蹲着身子冲着地上这个人大声说:“呜吧,老瓜饺子的,老乡,那帮人是不是身穿黑色大袍、头带黑色套头帽子、只露出头发和脸、鹰勾鼻子、卷毛、大眼睛!手里面拿着月牙形弯刀!”地上这个人一听大胖墩说这些,他忙又一次开口说:“是!好像是波期人,我以前进抚州府卖柴禾见过,就是那样的人,他们要人心做什么…,还有一个人说什么…云雾山上清宫!”!上官云急忙大声问道:“云雾山在哪里?上清宫在哪?”地上这个人把左手臂一抬指向南面那座大山峰,轻声言道:“就在南边大山里面,有个老道的道观,叫上清宫!”!这个人说完后两眼一闭,脑袋一歪就死了过去。  
  “老乡,老乡,老乡…”!上官云急忙大声叫喊着。小老道萨忠臣一看急忙用手把住脉关,摇了摇头,叹了一口轻声说:“他死啊!没用啊!可能是伤势太重啊!”  
  此时,大家站了起来。你瞧我、我瞧他,异口同声地说道:“明教的后代,他们还活着……”  
  这是怎么回事呢?咱得交代一下,大明王朝洪武皇帝坐天下,朱元璋不仅要过饭、当过和尚,而且还加入过“明教”,利用明教的势力和元朝旧军阀的权力,才打下了大明朝的江山。那位说明教是干什么的?  
  古代人十分迷信、封建,崇拜各种教派。明教就是其一,利用迷信手段,蛊惑善良的人们,利用手中得来的钱财,进行大规模的造反运动,以此推翻旧皇帝的统制,迎来新的皇帝制度。  
  明教原名叫摩尼教和琐罗亚斯德教。波斯萨珊王朝的国教,名为琐罗亚斯德教,也被称为拜火教,唐代传入中国后称为祆教。摩尼教亦源于波斯,但其教义与琐罗亚斯德教冲突,被波斯王判定为邪教。摩尼本人被迫害致死,信徒四散,传教于世界各地。唐代亦传入中国,与祆教、景教并称为三夷教。后来在会昌灭佛时期,三夷教受佛教牵连,一同被灭。祆教基本消失,景教在元朝又有传入,摩尼教则因当时势力最大,未被完全消灭,在北宋演化为明教,融合了中国传统佛道信仰和民间秘密宗教元素。  
  明教源于波斯国,唐时传至中土。当时称为祆教。唐皇在各处敕建大云光明寺,为我明教的寺院。我教教义是行善去恶,众生平等,若有金银财物,须当救济贫众,不茹荤酒,崇拜明尊。明尊即是火神,也即是善神。」这一段,即证明小说的这个明教并非单纯以摩尼教为原型。  
  祆教,是琐罗亚斯德教的译名,不可与明教混同。小说中明教拜火神,光明顶有圣火,又有「焚我残躯,熊熊圣火」之语,都是祆教的特色而非明教。明教,顾名思义拜光明而不拜火,明尊是光明之神,秩序之神,永恒之父,而非火神。此外,小说中以明教领导起义,明教宗教和政权相结合的特点,应该是以宋代江南地区方腊等农民起义为原型。所谓「行善去恶,众生平等」,想必也出自农民起义的口号。历史上的明教,其教义为「清净光明,大力智慧」。不过,方腊是否是单纯的明教信徒,或是信仰中掺杂了明教成分,到现在仍有争议。至于元明两朝,明教式微,信仰元素逐渐流入其他民间秘密宗教之中,其名遂不存于世。历史上元明之际的「明王出世」,应为白莲教弥勒信仰之明王,而非摩尼教明尊信仰之明王。  
  摩尼教遍布十分广泛,尤其在安南国、高棉国、南掌君主国。钦察汗国、察合台汗国、亦力巴力、布哈拉,萨非王国、布哈拉、阿拉伯诸部落、大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王国、暹罗国、还有鞑靼土默特、叶尔羌、吐蕃、和硕特、莫卧儿王国、尼八刺、榜葛刺、若开、东吁、乌思藏宣慰司、朵干宣慰司。西疆域:瓦刺、哈尔哈、喀尔喀、察哈尔、通古斯。  
  在大明朝的北边疆域,新兴起来的科尔沁郡大公国和海西女真王朝,虽然崇拜萨满教,但是在教义上还是相通的,而且在明朝初年,海西女真萨满教的大法师,那茄法措远赴亦力巴力、布哈拉取天火真经,也吸收了摩尼教的经验和经典!  
  当闽西三鬼想到这里时,心里有些不寒而立。因为,当今武林中四大武林世家,南风(烽布摧),北柳(柳无知);西胡(胡途貌),东靡(靡胡苟)。塞北五煞、江南七圣,曾经全都是摩尼教教徒,而且还是明教的四大护法天王。今天出现了异教徒屠庄之事,会不会与当今武林四大家族有关呢?  
  萨忠臣虽然不懂其中利害,但是,也听师傅玄真子讲述过明教的兴衰历史!  
  要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