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中秋杂说

    作者:可笑乎来源:原创时间:2021-09-21


       【随笔】中秋杂谈

               可笑乎

              后天就是辛丑岁的中秋节了,提到中秋节,你会自然地或 不自然地想到什么?放假、吃月饼、赏月、思乡、和家人团聚……,这些都是比较大众化的现象。还有一部分文学爱好者在每年的中秋,几乎都不约而同地想起苏轼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默诵起来。

                苏轼的一众粉丝,几乎一致公认了这首词是偶像的最佳作品,没有之一!前些年似懂非懂的我一直不明白,这首词究竟好在哪里妙在何处,也曾想试图去理解。若死啃书本里对这首词 残存的那点译文和注释,显然是不够的,通过一段时间以来的探索,对苏轼的人生有了些许了解之后,才渐渐地对这首【水调歌头】才有些许领悟。

          与宰相王安石变法的政见不同的苏轼,1074年37岁的他请求外放去了密州(山东诸城)太守,这一去近三年里他都经历了什么是这首词的创作背景。 亲情大义是苏轼价值观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于亲情,妻贤子敬,兄弟情深,双亲恩重,大义面前,他不为个人荣辱,不谋荣华富贵。一心只为拯救黎民疾苦的他  不搞面子工程  也不搞政绩工程,之所以与王安石政见不同。因此他不屑于攀附权贵,厌倦庙堂里尔虞我诈、争权夺势,请求外放去了远离京城  条件艰苦的密州。

      1065年,了解苏东坡并相伴了10年的爱妻王弗去世,1066年父亲苏洵去世。至此苏东坡至亲的人中,真正懂他的就剩下弟弟苏辙1人了。1075年一天晚上,他梦见死去的亡妻王弗,写下令人潸然泪下的【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十年的后面接“生死”,即王弗在生相伴的10年(1055年~1065年)王弗死后自己孤独又10年(1065年~1075年)。表达了对亡妻王弗无限的思念与悲痛。因此这里写十年,不是八、九年,也不是十一年。  1075年秋,苏轼得知西夏侵犯北宋疆界,朝廷又再商讨纳贡求和,他气得借在密州带领官员举行狩猎活动时写下【江城子•密州出猎】,以一句“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抒发一腔奋勇杀敌保家卫国的情怀。因为西夏在北宋的西北边上,所以是‘西北望’而非东北望。

      由此可见,他在密州这段时间是压抑的,他看不惯朝廷勾心斗角争权弄势的内耗,才请求外放。到了密州依然牵挂着国家社稷,黎民疾苦。在密州治蝗灾,解决饥荒,设置收容所收留贫苦人家因养不起而抛弃的孩子。

     1074~ 1076两年来密州在苏轼的主政下,百姓生活终于渐好。从刚上任时,蝗灾饥荒中的百姓  流离失所、抛妻弃子到逐渐走向安居乐业,令苏轼感到欣慰。这恰好时逢中秋,苏轼那叫一个高兴。于是就放开了喝。写下了这阙【水调歌头】。可是这一喝,他喝出了孤独,喝出了自我安慰,你且听我娓娓道来。(声明:受学识限制了我的想象,以下纯属个人的理解,勿以‘对错’ 妄批!!)

明月几时有?

解读:这不是凡人可预知的(月亮是照亮黑夜的光,这里‘几时有’则是期待光的出现。光为什么还没有出现呢?要么是时候未到,可这中秋本该是个月圆夜,那么月亮就是被乌云遮住)

把酒问青天。

解读:所以得问天,是天说了算——无奈。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解读:呵呵,皇帝住在豪华的宫殿里,只怕是忘了年月,怕是连自己姓啥都快忘了吧(朝廷变法成效的捷报频传,密州饥荒你们可曾听闻?)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

解读:我也不想管这烂摊子事,想罢官一走了之,寻求自由和真理;又担心帝王家这高楼经不起风吹,会倒塌。那时苦的又是百姓啊

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解读:仿佛身在天宫一般,无忧无虑地翩翩起舞,没有了人间疾苦,谁曾想过越高的地方风越大、可求冷了啊,危险。所以我请求外放到密州做官,了解人间疾苦。)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解读:还是月亮懂我,他从豪华的宫殿来到我的窗前,陪伴我的孤独、不忍睡去。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解读:哎,兄弟你不在我的身边,孤独就孤独吧,我也没啥可抱怨的,毕竟谁也陪伴不了谁一辈子。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解读:人总是会有悲欢离合的,月亮也总是有阴晴圆缺,这是自然规律,我们得看得开些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解读:子由啊,你也不用为哥哥担心啥,我都已经看开了好着呢。只要咱们兄弟两都好好的,哪怕相隔千万里,也能看见同一轮圆月噻。老弟,我想你了哈。

  赘述:

          根据苏东坡的写作习惯,总会将人生感悟、政治抱负含蓄地写入诗词中。【水调歌头】上阙 看起来是洒脱超凡的意境,实则暗藏了讽刺。

起句把酒一个“问”, 青天指什么?宫阙又指的什么?又恐琼楼玉宇,  究竟是‘恐’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