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与阴谋》笫八十二章

    作者:飞翔的鹰耿彪来源:原创时间:2021-09-23

笫八十二章 大舌头会大鸭梨,迷糊猫碰糊途狗


  李军坐着出租车飞驰在斜拉大桥上,出租车速度很快、加上斜拉大桥沒有多少车辆。一会功夫便驶离了钢铁大桥。前面出现了一个小镇子,这是一座背靠大山峰、在大山脚下建立的小城镇,临水而居。一条省级柏油马路在小城镇贯穿而过。满眼如烟如雾的秋色,满目的若云若霞的金色油菜花从车旁闪过,触目似梦非梦的农家一排排“小别墅”,一齐飞动着朝眼前扑过来,又如着了魔的波斯地毯般朝车窗后边遁去!
  李军将脑袋缩回车子里面,刚刚看了一会美丽的江南风景,被山里的风儿吹得冰凉。他用双手互相揉搓了一会,再捂到耳朵上也好取暖。“冷了吧!车速太快!秋天啊!我看你看得十分投入,我没敢招呼你。”此时,出租车司机一边说话,一边打着方向盘,在做转向动作。“喂!先生,快到龙城了,到哪里下车?现在在上杭龙湾与龙城的清水,三股叉路前面是龙湾镇和龙城的清水河、拐弯是平谷县的阳江塘镇?”李军往前坐的窗户外面一看是赣福高速与武韶高速的三股叉道。他伸手一指右侧道中心左边那条省级公路说:“师傅,麻烦你走上武省道,前面清水河镇北区就行。”出租车司机一边急打转向,在两大高速公路交汇的地方转了一个圈,奔着东南角处去往上武的省级公路开去。原来李军来的时候走得是赣福高速,而今去向东南虎狼山地区,必须走武韶高速的分支上饶奔武夷的省级公路。因为清水河镇在虎狼山的南北轴线上,而这回李军是从龙城市的西北角进入虎狼山地界,就不用走虎狼山隧道了。而是从岭南群山之中的边上下岭镇,与龙湾镇的三角处直接进入清水河镇北区。出租车司机转完向后脚下加大油门。二十分钟后,出租车进入清水河镇北区的闹市区。
  重回清水河镇,李军倍感亲切。他下了出租车,付了车钱。站在自己小烧烤店门的空地上,深深地吸了几口空气,再一次感受一下自己家乡的海洋空气的咸盐味。他深感此次武麓山之行,九命一丢,在深山老林子里,自己感受到了生与死的考验。
  李军站了一会,看着大街对面小广场上那几个“阿拉伯”帐篷,心里无比兴奋和激动。人来人往、车水马龙,还挺热闹。李军平静了一下心情,转身冲着家门口走了去。“咦!这不是大舌头哥吗?”门口左侧买卖门口站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小男孩儿,看见了李军忙了一声招呼。李军一看是自己右边邻居家小孩阿东,他冲着小孩阿东挥挥手大声说:“阿东,你爸,在家吗?”“大舌头哥,你出门去哪了?我爸不在,他早上走的,上韶关市进货去了,好像晚上回来。”李军冲着小孩阿东笑了笑言道:“哥出门了,上深山里找和尚老道,研究鸡蛋去啊!”小孩阿东一听李军大声说去研究鸡蛋去了,就大声地笑了,他知道大舌头哥跟他开玩笑呢。他也逗趣地说:“舌头哥,你怎么没带个尼姑回来?”李军一听小孩阿东这么一闹。于是笑着说:“我啊!本来想带回来一个小尼姑,可是和尚、老道不让,非要玩命!虽然大山里的小尼姑长得漂亮,美丽,就跟咱们家的大白萝卜似的。可是,你大舌头哥,也得要命啊!为了一个空心大白萝卜,不划算,对不对!”小孩阿东一听大舌头李军不说人话,乐得前仰后合的,眼泪都笑出来了!这时,门一开,屋子里面喊了一声:“阿东,回家,吃饭!”小男孩阿东忙应了一声:“哎!来啊!”他转头冲着李军做了个鬼脸,转身就进屋子里面去了。李军一看小男孩阿东进屋了,一想自己也别傻站着了。他走到自己家门口从兜里拿出来钥匙,打开了钢卷帘门,而后打开了玻璃钢双开大门。李军走进自己的小烧烤店的大厅,厅里面随着玻璃门的打开,一股潮湿、霉烂之味扑鼻而来.李军一看大厅里面,还是自己刚走的时候一个样,只是一股潮湿味让人恶心。于是,他将背包与宝剑放在餐桌上,而后走过去将窗户全部打开了。顿时一股新鲜的海洋气味扑面进入,充满了整个大厅和走廊。
  李军将门啊、窗啊,全部打开了。转身拎着登山背包和那把白虹宝剑,直接走上了二楼,冲着自己房间走了去。他将背包里的东西收拾干净,而后又清理了一下楼上、楼下,带着一身的疲倦,走上三楼来到小浴室,痛痛快快地洗了个热水澡,李军重新走回了秘室将宝剑、藏宝图放置好。同时,他重新找来一身休闲服穿上,关闭好门窗后。他走出了自己的店铺来到大街上
  夕阳,残阳如血。照红了西北角天际,天宇间那一抹晚霞,斜映在云居山和虎狼山的云海之中。
  李军看了看西北天空,摇了摇头。心里想“山雨欲来风满楼”啊!大踏步地穿过车水马龙的大街,直接走到小广场“阿拉伯”帐篷面前。“哎呀!李经理!你回来了。”一阵莺声燕语。原来,是“阿拉伯”帐篷面前的那三个女迎宾服务员,正在帐篷门口前鞠躬迎宾。一看李军走了过来,都跑了过来溜须拍马似的问寒问暖。李军一看也习惯了,哼哈地答对着,伸手一指五个“阿拉伯”帐篷后面说:“你们,都忙去吧。我去大吃吧,看看。”
  李军说完话后,继续往前走,顺着两个帐篷中间的空间,他走了过去。不一会功夫,便走到了“大金龙”综合“吃吧三层小楼前。
  此时,大金龙综合吃吧门口的车辆,罗列星河、排列了前、后两大排。正是饭时!李抬步走到门口的红地毯上。“哎呀!李经理!你回来了!”大门口东、西各站着一位身材修长、微笑鞠躬的饭店礼仪服务员。李军一看这两位女服务员,是自己小烧烤店那两位。“小玉、红莹,你们这些日子,还习惯吧吗?这可不比烧烤店悠闲了,好好干。”李军有一句、没一句地问着。这两位女服务员先是行礼微微一笑,而后异口同声地说:“李经理,我们习惯了。”两位女服务员左、右一拉玻璃大门,李军轻描淡写地“啊”了一声,便走进了大厅。
  李军悠闲地走进了“金龙”饭店集团的大楼,在一楼综合文化大厅前驻足了一下,但见几名花蝴蝶式的年轻女子,正在人工喷泉水池前边T台上走着台步,而旁边就是一排排音乐茶座,在人工喷泉水池后面便是一架钢琴,一个带着眼镜、长相眉清目秀的小姑娘正弹奏着优雅的钢琴曲调。李军走到了那架钢琴后面看了几眼,听了一会。而后摇了摇脑袋,“听不懂!”李军转身冲着前面不远处那个小楼梯走去。
  原来,大厅东、西两侧各有一部通往二楼的楼梯,是客人正常去往二楼的通道。而在T台和人工喷泉水池旁边,还有一个用绿色玉石装饰的小楼梯,这是钢铁型旋转式小楼梯。李军走上了小楼梯盘旋而上,直接走到了雅间走廊的旁边。只见狭窄的过道铺设着红地毯,走廊右侧是一个小房门,上面挂着一个小方形铜牌,上面有烙印金字“经理室”三个字。
  李军伸手从裤腰带上摘下一串钥匙,拿出一个带着半圆巨刺形小钥匙,他将钥匙插入锁孔直接打开了房门。走了进去而后脱下白休闲服上衣,挂在了房间门口不远处的墙壁挂钩上。
  这时,一个倩立的身影,出现在房间门口处。没进房间就听见了银玲般的声音,“哎邮邮!大舌头,回来了!怎么发大财了吧,没弄回来个死人骨头什么的、唐朝的尿盆啊,汉朝的门框啊,凊朝的奶嘴什么的?有没有哇?”话到了人已经走到了李军身后边。李军转过身子看清来人,原来是一位浪巴丟的大姑娘。“噢!是你啊!妹子!对了你不是在菁英公司当旅游部门人亊部组长吗,今天怎么跑我这里来干什么?喂!我说大鸭梨!你哥呢?他怎么没来?”那位要问了,这个大姑娘是谁?这里得略交代一下:这个大姑娘名“阿英”,全名叫钟阿英;是李军和小胜子的光腚娃娃,是发小。咱们在本书最初章节里有交代,李军是韶关人,因为创业失败回到家乡,与一块光腚长大的小胜子共同开了一家名叫“胜军”的小烧烤店,以此来维持生存。而阿英就是他们一块长大的发小。而且还是小胜子的亲妹妹、小胜子本名叫““胜辉”,小名叫“阿胜”,人们习惯都叫他小胜子,也就把他的大名给忘记了。而他们还有一个大哥叫“钟镇军”,而且还是大舌头李军的发小兼同学,他们二人是小学到高中的同学。后来李军考上了电子科技大学,远走它乡了,钟镇军没去考大学,而是自己通过“人蛇”去了日本,历经几年在日本横滨的发展,后来回到了家乡清水镇开了一家中日合资的船运公司,主营着三十多条小客轮和十多条几万吨的货运散装船。李军重回家乡清水镇就是借了钟镇军的资金,开了这家“胜军”的小烧烤大排档。今天,也不知道哪股子邪风把这个“小辣椒”弄到他门口了,李军表面热情地应付着,心里有些害怕。此时,李军脸上、身上已经见了冷汗。怎么地了?“感昌”?不是,是害怕了。因为从小就在一块混,李军小时候就怕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辣椒。今天,一看见她来了,心里一阵阵发毛、打触。李军从小就管她叫“大鸭梨”,反正也叫习惯了。所以说李军也好、阿英也好,两个人说话那就是云山雾罩,没个正经的了。
  李军冲着阿英说了一句:“喂!大鸭梨!别在那像个二百五似的傻站着了,茶几上有水果,自己洗洗、要吃东西,冰箱里有自己去拿!对了,你大哥呢!他干什么呢?”阿英一屁股坐在北边的高级沙发上,二郎腿一翘,眼睛也不抬。伸手就从一个水果盘里拿起来火龙果,扒拉扒拉皮就吃了起来。“咦!我说你倒洗洗啊。不洗就吃!还是老样子。”阿英一边吃着火龙果,一边说:“我大哥!他会见美国总统呢,正准备买美国的航空母舰,想在咱们的清水河招兵买马,聚草屯粮。大干一场!”阿英一句话,差一点没让李军乐呛了。“喂,喂!你大哥,他招兵买马?还,还……聚草屯粮?我说大鸭梨,你别在这瞎忽悠啊!你看看你哥,瘦得跟麻杆似的,跟那干瘪鸡似的!还想造反,操!风一吹,都能把他吹出去十里地,你以为你是谁啊?萨达姆?还是本拉登?别闹了,快说他现在干什么呢?”阿英坐在那一听李军不说人话,二话没说站起来。他伸手就将李军的左耳朵揪住了。“大舌头!我让你骂!”小手紧紧揪住李军的耳朵不放。此时此刻,李军可倒了大霉,小耳朵变成猪耳朵了,这家伙是真揪哇!“轻点……别闹了,快松手……我怎么这么倒霉,松手!”
  这时,门口走进来一个人,看到房间里这场惊心动魄的武打戏,不但不感到惊讶,而且还火上浇油。“喂……好……使劲!我这有刀子,耳朵割下来,大辣椒炒猪耳朵!舌头哥,今天出门被猪撞了,猪上树,你又被驴踢了,哈哈……”房间里顿时响起来一阵阵笑声。
  原来,走进房间的不是别人,正是小胜子。他刚刚从三楼厨房来,听说大舌头从山区回来了,过来看看。这一走进房间,就看见了自己妹妹揪着大舌头的耳朵不放。小胜子早就习惯了。他们几个人从小玩到大,见了面也是糊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