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灾区警察的独白

    作者:赵卓来源:www.lzzjw.com时间:2021-09-26

一名灾区警察的独白

 

916日,这是一个平常的夜晚,宁静且祥和。

凌晨433分,一声巨响划破长空,一时间的地动山摇,让这一夜变得不再平常。抱着身旁的孩子躲在门后三角区,看着一脸惊恐表情的她,哪怕我心里再慌也只能强装镇定。突如其来的地震,让家里所有的摆件倒了、摔了,墙也被拉开了几个大口子。我来不急查看,迅速让孩子换好衣服出门。出门后的场景,再一次让孩子感到震惊和害怕,小区里密密麻麻向外涌的人群和车流,暴雨声、呼喊声、哭闹声、喇叭声……声声揪着人心。我拉着孩子的小手,在雨中一路奔跑,当孩子问我“妈妈,我们干吗?这是要去哪?”。我来不及多解释,只说了三个字“回单位”。

原本开车回单位只需短短6分钟的路程,却因涌上街道的人群和不断停靠路边的车辆而变得行驶缓慢。一路上,当车开过不平整的路面时,孩子总会问“地震了?”孩子因为害怕不停地和我说着话,“妈妈,那些人站路中间干嘛?”“他们出来避险。”“妈妈,怎么街上那么多车?”“他们也在避险。”“妈妈,那我们去你单位避险吗?”“不是,是去上班。”……就这样一问一答,10分钟后我到了单位,刚停好车,单位紧急集合的电话就响了,来不及给在外地的家人报平安,我第一时间通知部门人员迅速到岗,并联系帮扶对象询问有无受灾情况,所幸他们都没事儿,一切安好。

凌晨的雨夹着风格外的凉,可我却在来回的奔跑中汗湿了衣裳。办公楼电梯坏了,我迅速跑上办公室,可由于办公室裂了缝,一地一桌都是墙灰和碎块,为了安全起见,我只能抱出笔记本、带着孩子在单位大门外的一层平房门卫室里开始了紧张的办公。写倡议书给全体民辅警打气、根据分组安排警力巡逻值守、报送各类表册、收集宣传及舆情素材、组织统计受灾受伤情况、第一时间撰写报送工作信息……就这样,在电脑面前一坐就坐到了天亮。

震后的时间感觉过得很快,它在我不停敲击键盘的指缝中悄悄溜走,在各种对接协调电话、各种接待安排、各种会商讨论中匆匆闪过。在这个临时的办公地点,一边快节奏的工作,一边感受着不时发生的余震,身旁的孩子早已无暇顾及。当得知孩子就读的小学成为了安置点时,对于没地方去的她、没时间照顾她的我来说都成了一个问题,好在亲戚们关心,安排当天下午就过来接她到市里。可当她听到这个“好消息”后,却异常的不安,情绪激动,哭闹不停,说:“妈妈,我不走,哪儿也不去,我要在你身边,守着你。”她不停地重复着、宣布着这“无效的决定”。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只能抱着她,轻拍着她的背把她哄睡。看见睡着后的她,眼角都还挂着泪,无奈和心酸一下子就涌上了我的鼻尖,孩子啊,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谁叫你是警察的孩子,承受的自然要比别的孩子多一些。我轻轻地把睡着的她放在了一旁的长椅上,转身又坐在了电脑旁。直至亲戚的车来了后,我才小心翼翼地将孩子抱起,准备送上车去。可刚把睡着的孩子递到亲戚的怀里,她就突然睁开了眼,继续看着我哭,也许这就是母女连心,我一句话都没说,忍着泪,迅速转过头去,快速躲进了门卫室里。

震后的每一天都是繁忙无比,抗震救灾最前线不断传回消息,随着一线收集到的宣传素材汇集,我分类整理、快速判断、理清思绪,迅速在文档内码字成文并推送出去,“泸县‘9.16’地震救援快报”也在省市专栏不停地刊发一期又一期,我这里已然成为了后方对内报道前线“战况”的“首发地”。虽然没有机会上一线和战友们并肩战斗有些许遗憾,但能在后方用文字讲述他们的奋不顾身、舍生忘死,这对于我来说,也是另一种“前线”。

战友们在最前方拼着命,在大后方的我们得想办法为他们打气。于是,在我和小伙伴们的筹划中,心理咨询临时服务站、针对性宣传策划、受灾受伤送温暖、战时送奖上门、双警家庭慰问、联系警校志愿者助力、对接企业捐赠等等一系列工作紧张而有序的开展着。就是这种心无旁骛的、团结一致的、同心同行的氛围,让我有了一直战斗下去的动力和底气。熬红了眼,不怕!一线的战友们比我还累;没时间吃饭,没关系!一线的战友们比我更苦;余震来了,不退!一线的战友们比我更危险……就是这样的自我勉励,我食宿在单位马不停蹄的连续干了9天,哪怕每天的休息时间一只手都数的过来,我也没有后悔和抱怨,因为当我到安置点为孩子们上课时,我看见了“公安蓝”带给人们的那份心安;当我走进灾区直播时,我看见了帐篷警务撑起受灾群众的那份信心与希望;当我写着一线战友们感人的点滴故事时,我看见了头顶警徽为民闪耀且永不消逝的光芒。

时间如轮盘流转,921日的中秋佳节却在奋战中烙上了分离的忧伤,一线的战友们把一抹月光挂在了帐篷窗前,陪着安置点的“家人们”走过了黑夜的无边苍凉。我知道,他们和我一样,在坚守中凝结了心中亏欠的疤,期待着与家人下一次且不确定的团聚,让这份歉疚变得不再那么“烧心”。

当摇摆的大地回归安宁,当受灾的百姓得到安置,当各处的关注从震惊转回平静,这标志着我们在与自然灾害的这场特殊战斗中取得了第一阶段的胜利。可看着大家依然奔忙的身影,我知道抗震救灾远没有到可以停下来喘口气的时候,而是步入了更为持久的灾后重建攻坚战。然而,在这场攻坚战中,我、我的战友们却依然如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