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与阴谋》笫一百零一章

    作者:飞翔的鹰耿彪来源:原创时间:2021-09-27

笫一百零一章 心存迷茫出魔窟,三人飞纵山水间


  话说三个人先后走出了九龙地宫来到了“闽越王地宫”地面之上。这回可好三个人一不游魂观骨、二不察尸看皮、三不拾遗骷髅。他们急冲冲就往进来的那个洞口走了过去,终于三个人走到了那三根尼龙绳绳索面前,还是老规距这回该侨羽与小胜子先上绳索了。再看侨羽还是老规距慢慢悠悠的往那个大窟窿上攀爬着,再看人家小胜子比猴子快多了。
  再说,小胜子顺着尼龙绳绳索三下五除二的就钻出了“魔鬼地宫”。而此时的侨羽却像一个蜗牛一样子慢腾腾地往上边爬着。李军在地面上仰头望着一看侨羽也快攀爬上地面了。他急忙一纵身来了一招道家玄门的“八步赶蝉”飞身便纵上了绳索。就这样,李军三步并两步五步飞一步三下、两下便扒上了大窟窿顶棚之上。而后一个“鱼跃”便飞跃出了这“魔鬼古墓”。
  这时,侨羽已经双手扒上了古墓顶棚窟窿边上,李军坐在大窟窿边上一伸手忙拽着侨羽的双手,“哎,我来了!”小胜子急忙走了过单腿跪在大窟窿旁边忙伸右手拉拽着侨羽的另外一支手臂,两个人费了挺大的力量才将侨羽拖拽了出来。就势三个人终于从古墓里面爬了出来,而后三个人互相看着全都哈哈地笑了,笑得那么开心天真。此刻,侨羽却不知道为什么却哭了,哭得十分憨态地可乐。此时,小胜子却看傻了原地站在那傻呆呆地看着侨羽。
  此刻小胜子却呆呆地看着二人,李军乐得前仰后合的侨羽却哭得那么伤心。刚刚开始侨羽小声啼哭,一看李军笑得那么开心他哭得更伤心了,开始“哇哇……”大哭起来。
  这工夫小胜子坐在两个人对面一直看着他们更愣住了。只见李军坐在地上双腿叉开双手分开拍打着地面上的红土,圆脸脸蛋儿上,笑得像一朵桃花似的,酱块子脑袋一个劲地晃荡着大脸蛋子直颤悠,两个大眼睛叽里咕噜地乱转,大大的蛤蟆嘴裂开得跟八万似的。小胜子脑袋一转转向了侨羽一看,再看秀气的一张脸上雨打梨花滴溜溜圆的泪珠儿,一串串、一联联地挂在嫩葱白似的脸蛋儿上,这有红似白的脸上挂了一层露水。再仔细一看“呵!”小眯缝眼睛只剩下了一条缝隙了。此时小胜子往左边一看李军在大声地笑,往边一看侨羽唔唔在哭他一声呐喊大叫一声:“喂,我说二位打住有完没完了?”你还别说这一声呐喊李军也不笑了侨羽也不哭了。
  此时小胜子一看二位一堵气,他一抬屁股扭捏着就起身就走了。李军一看小胜子真生气了也不笑了。一咕噜身体便起身追赶了过去,并且还一边奔跑一边大声嚷嚷道:“兄弟,等等我,别的等等我……”此时侨羽也不哭了忙用那秀才似的小嫩手忙擦了擦嫩脸上的泪水。再看侨羽站起身来忙划拉划拉一下身上的尘土,而后又整理了一下衣服和裤子这才慢悠悠地往越野车方向走了去。当侨羽走到越野车车门边上之时,小胜子已经将越野车发动起来了。
  这时,李军“吱扭”一声推开了车门冲着车门外边的侨羽大声说道:“哎,侨大哥上车了,等小胜子检查完车后咱们就往回走了。”侨羽一听忙从肩膀上摘除登山背包,接着往后车坐上一扔而后又低头钻进了车里面。这工夫小胜子正掀起前车盖忙于检查发动机和动力缸以及电路,一会摸摸这一会又敲敲那弄了一手机油和灰尘。此刻小胜子检查完发动机和动力缸以及电路终于松了一口气,因为这辆越野车是是日本生产的,这发动机和动力缸以及电路一但坏了你就是国内高级汽车工程制造师也没招。所以说小胜子小心翼翼的在这荒山野岭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想找个4s店什么的恐怕那可是天方夜谭。
  再说,侨羽坐在越野车里边躺卧在越野车后座之上。李军坐在最后一排坐椅上忙用手拍了一下前排座椅,而后又拍了拍侨羽的肩膀头冲着侨羽说道:“我说侨大哥,刚才你哭什么啊?”侨羽此时若有所思地转头看了李军一眼而后又转过身去说道:“我那一阵子,我也说不清楚了。不知道为什么?你呢你笑什么哬?”李军身体往车座后边一靠双手上仰背到脖子上环绕在脖子上。他冲着前座的侨羽说道:“我也不知道当时自己怎么了?”这时,“通,碰,碰”小胜子将检查完的后车门关好而后又用脚使足劲踢了几下车轮胎看一看气压足不足,这才走到驾驶室车门边上一拉驾驶室车门钻了进去。
  原来,这一辆日本产越野车是一种军用技术转为民用的加长型号,越野车外形却是轿车加长型号四个高桩大粗的越野车轮子。除了驾驶室两个座椅之外,在后车门边上还有东西两个座椅,可以折叠折平平铺用于安放小小折叠餐桌,最后边才是一排通铺座椅最后是一个一米见方的空间用于安放物品与纸箱一类。而且这个越野车后屁股有特殊功能还能将通铺座椅放平后,并且可以将后屁股车门打开形成一体化“通舱”。小胜子开始启动发动机,不一会功夫便一溜烟地越野车开出了洼地。
  再看小胜子直接开着越野车在杂草丛生之中打着几个转,一人多高的荒草和野蒿子压倒了一大片。三天未发动的越野车撤着欢似的一直冲着乡间小土道奔驰而去,这是一种冲锋一种从半山腰处往大山峰脚底下的飞腾。
  此时,小胜子驾驶着越野车直接奔着东南方向开了下去。越野车顺着山峰间红土乡道飞驰,白色的云雾以及半山腰处的古栈道转瞬之间便消失在越野车的身后边。
  古老的栈道时隐时现,一会的功夫又隐匿在蓝天白云之中了。越野车的车速很快不到半个小时便飞跃到了河滩边上,小胜子驾驶着越野车“吱扭”一声便将越野车停在了河滩边上。
  此时,侨羽和李军打开后车门又一次走了出来。当三个人再一次看到四面环绕大山的小村庄之时,李军是倍感亲切、侨羽走到小河滩边上蹲伏着忙用双手捧着清凌凌的河水喝了好几口。“哎,真甜啊,清爽。”侨羽喝了几口清凉的河水,而后抬头仰望着看了看南边的云雾山。身边脚下的河水“哗哗啦……”的一直流淌着。
  这时,侨羽甩了甩湿漉漉的小手用那秀才似的的小嫩手一指云雾山与武夷山的支脉云岭山,以及西边的秀阳山和西北角处的紫云山大声说道:“军啊,咱们穿山越岭走来这回看清楚了北边青芝龙凤山,东边定白老县城和云雾山的主峰云都峰,咱们一会往南方的云雾山去一直奔着三清山和龙虎山中间的武汉南平高速公路去至少少走二百多公里路程,三个小时咱们到家了。”
  再看,小胜子嘿嘿乐了忙冲着远处河水边上站着的侨羽大声叫喊道:“咱们顺着西海高速进定白老城,再从大冠峰上道时速170公里,两个半小时到清水河高新技术开发区回家喽,走,上车?”此时李军冲着侨羽一挥“熊掌”大喊一声:“上车鬼子进村。”这工夫小胜子一听李军这话急忙冲着后边的李军嚷嚷说道:“哎!军哥,我们先进入西海高速再走定白(龙南)老城而后直接回家,要是按照来的线路半天功夫,这回咱们走新建成的武福高速公路就不绕道三清山地区与龙虎山的云岭桃花坞龙虎山镇了?你看怎么样?”这时李军应付地回答了一句:“你说了算怎么走都行,我先睡一会太困了。”
  这时,小胜子开着越野车飞驰在乡间群山的公路之上——
  这正是:
  欲心焰火熏蒸笼,三进荒山草木情。
  千年古墓招精灵,古岗风雨云雾迷。
  枯骨干尸星辰夜,血腥杀戮帝王家。
  生死茫茫顾天涯,从此今古千年色。
  在三个多小时的狂奔之中时而减速时而加速,时而超车时而云雾之中漫步。终于在一个大型加油站面前停了下来。小胜子一转身回头冲着后车座上看了看。此时李军和侨羽已经睡着了而且二人依靠在后车座上鼾声如雷,小胜子一边开着车一边从后视镜中观看着后车座上的李军和侨羽,此刻,一看东边歪着一个西边卧着另一个,两个全都是睡意正浓鼾声如雷,东边的李军脖子后仰仰卧斜躺依靠在那里,嘴唇微微张开露出来一个大板牙,鼻子孔处有一股“清泉”流淌了出来,脸部上表情时而皱眉时而舒展开眉头皱纹嘴唇间吐出来一阵阵气流来。
  这时小胜子看了一会自己憋不住想乐心里在想这个“活爹”睡觉还在吹气的真有意思。小胜子一边轻声笑了笑而后又摇了摇脑袋接着转过头来继续看着车窗外面。
  此时,越野车飞速地奔驰着看着高速公路两旁的青山绿树,一块块小小梯田闪电一般掠过而后又往越野车身体后边隐遁而去。时间一分一秒地流走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越野车不知不觉之中开上了一座钢铁斜拉大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