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与阴谋》笫一百零六章

    作者:飞翔的鹰耿彪来源:原创时间:2021-09-27

笫一百零六章 雅间里争论皇帝,三人举杯万两金


  李军喝完这一杯女儿红老黄酒后慢慢地坐到椅子上冲着侨羽说道:“侨大哥,我回来后一直在琢磨那块血魔碑,以及地下宫殿里的那几块蝌蚪文诰书、金文诏碑,所记载的与大裂谷地宫神殿上闽越王皇帝被扒皮抽筋开膛,这与史籍上所记载的完全不符合我一直没有弄明白?”这时,小胜子伸手拿起来那开了瓶的女儿红老酒往侨羽的杯子里倒满了,而后又给自己杯子里倒了一下,一转身又走到了李军身边给李军也倒了满满一杯女儿红。
  此刻,小胜子拎着酒瓶子重新走回到自己的坐椅处,随手将女儿红老酒瓶放在一边这才开口说话道:“我说两位哥们儿,咱们能从山洞地下宫殿里出来已经实属命大了,还研究那些干什么有意思吗?你管它皇帝是谁弄死的呢?再者说咱们这回命有多大啊?才能从那荒山野岭古墓荒坟荒无人烟的大山区里逃了出来?还想那些死人骷髅干什么?来、来、喝酒?”
  这工夫,小胜子端着玻璃酒杯举了起来,李军急忙伸手拍了拍身边小胜子的手臂而后慢条斯理地说道:“胜子,喝酒不着急漫漫喝。其实啊咱们不是非要研究这些一千多年历史以前的皇帝古墓,只是总觉得闽越王死的与历史史学上记载的不是一回事?历史上记载闽越王属于病死的,而咱们这一次意外掉进了闽越王古墓荒坟里头,所看见的血魔玉石碑和地下宫殿里的那几块蝌蚪文诰书、金文诏碑,以及大裂谷地宫神殿上的情景,完全不符合南辕北辙,闽越皇帝在祭祀神殿上被扒皮掏心、挖肝、开肠破肚,那得在什么情况下才进行的?再者说谁敢把皇帝扒了皮呢?其实好奇的千古不解之谜就在这里了?”
  此时侨羽急忙摆了摆手说道:“胜子,你别先忙着喝酒你先放一放,咱们今天呢好好聊一聊,这么说吧假如是一场政治阴谋呢,会不会是皇帝老丈人夺权篡位移花接木,借尸返魂,从而假造了外敌入侵皇帝杀戮了家人为名,篡位杀了皇帝全家呢?”此刻李军一听急忙一边摆了摆手,而后又一边反驳地说道:“不会,不会那成什么了?再者一说如果历史上真是皇帝老丈人夺权篡位、移花接木,为什么神殿上出现了这么多的开膛挖心、摘眼珠子的情况作何解释?那空的九龙玉棺怎么解释?再者说了尸骨洞里边的大量尸体骨架又么解释?除非有另外一种解释那就是皇帝大开杀界之时,外敌入侵把皇帝全家杀戮了,并且又谋杀了所有大臣和皇宫内的所有人,最后将皇帝绑架上了十字架之上。这种事情历史上比比皆是不足为奇?”
  此时,小胜子一听这二位争论上了急忙也跟着辨解了起来说:“你们二位说得不一定对,我总觉得是不是皇帝的兄弟们,互相猪八戒啃猪蹄了自残骨肉了,皇帝自己杀戮了兄弟们最后弄得互相残暴杀戮了也有可能,历史上什么样子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别管了还是吃饭吧,我都饿了?”李军在旁边低头不吱声好像在思考着什么?侨羽坐在对面看着李军,这一次大山区里古墓荒坟荒山野岭的意外经历,让他对李军这个人刮目相看原以为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了。可是这次大山区里的离奇历险让侨羽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个“灰太郎”似的人物,他直勾勾地看着李军一边还得哼哼哈哈地与小胜子有一句没一句的答对着。
  李军沉思了好一会这才抬头看了看,此刻侨羽正看着自己呢急忙笑了笑慢声拉语地说道:“咱们这一回探险古代皇帝墓葬,虽然说合作十分应手我呢在前一时期进独龙山找师傅时走错了方向,进入了一大片三省交界的荒山野岭之中偶得了一件‘骷髅头藏宝羊皮图’,但是呢?我还是没有弄太明白?因为骷髅头藏宝羊皮图是处于地处四省交界的大群山里面‘无人区’,我一直犹豫这件事情。今天说出来是希望你们给我参谋一下?”这时侨羽一听忙说道:“军弟,你能否让我们知道一下前因后果吗?尤其是你说的那张骷髅头藏宝羊皮图是怎么得来的?”李军一看侨羽非得弄一个明白于是乎他忙解释道:“我上次从湖北房县天坑林厂走过去,顺着五老峰脚下的荒野小路走了去,当时想抄近道回龙城市从龙南县闾山镇绝龙岭子乡绕过龍凤山与云岭峰过青芜古岭进五峰山、涉子牙河进龙山县洼坑乡再绕道庐山西海大峡谷、而后进二道粱子栖霞峰乡咕螟岭、鲶鱼嘴峰进云岭到三清山过云阳古栈道进闽江支脉‘抚河’下武夷山进越秀岭狮虎山回到清水镇,这样一来省得多绕三省边境九市十一县五河爬山过岭走近道少走三百公里,要是绕道顺着高速公路再进入武汉市、南昌市、鹰潭市、上饶市,多走半天六七个小时不划算。于是乎我听当地山区的采药人指导进入了一条荒废了一百多年的进大山区的毛毛羊肠小道翻山越岭、爬岗子、过山梁子涉水过江。结果,由于方向搞错了进入了龍凤山地区,唐朝宪宗时期窃国大太监陈弘志古墓群。因为地处龙南闾山镇绝龙岭子房山县五峰山、龙山县洼坑乡,秭归县上峰崖子乡五龙天坑塘封岭蜈蚣崖子乡结合的无人区,处于五老峰最高处的黃龍峰半山腰凹地里海拔3200多米,还有遙遙相對的是黑龍峰海拔3100多米僅次於黃龍峰。这才奇遇了那张骷髅头藏宝羊皮图。”此刻李军说到这里不说话了看着侨羽和小胜子。
  这工夫,侨羽看了看小胜子而后又看了看李军沉默了好一会。他这才慢慢地问道:“我说军啊!咱们这一次九死一生毕竟是有人居住的村庄里面大山,可是你说的骷髅头藏宝羊皮图这件事情靠不靠谱,毕竟是处于地处四省交界的大群山里的无人区啊,你认为咱们三人再探险有没有那个必要呢?现在咱们手里的奇珍异宝一但出手了,也够咱们吃上几辈子的了还有必要再冒险吗?”这时小胜子正从一盘炸竹鼠肉片中夹了一片,往嘴巴里一塞嚼的津津有味听着侨羽侃侃而谈。当他听到侨羽说什么也够咱们吃上几辈子的了?还有必要再冒险吗?这一句话说完之后摇了摇头而后又看了看李军脸色。
  这时,小胜子从一盘炸竹鼠肉片中夹了一片,便往嘴巴里一放就开始嚼的津津有味起来。小胜子一边吃着竹鼠肉片一边用筷子又夹起来一大块“白斩鸡”肉块,另外眼睛目不转晴地听着侨羽侃侃而大谈特谈。当他听到侨羽说什么现在手里的这一批“古董”,已经够咱们自己吃上几辈子的了。还有必要再去一趟无人的深山老林子吗?当小胜子听到这一句话之时他摇了摇脑袋,而后又一转脸朝着李军看了看却没有吱一声。
  这时,李军一边吃着翠竹片炒蝎子一边忙用左手端起来酒杯,而后朝着对面侨羽笑了笑说道:“我说侨大哥,你认为现在手里的古董一出手弄个几百万、几千万元够用了。如果侨大哥认为没必要再去探险了,那就算了吧。就当我没有说行了吧。反正呢我热爱登山探险猎奇,哪里有新鲜的我就往哪里钻,哪里没有人烟我就往哪里钻,尤其是荒山野岭、古墓荒坟,深山古寺只要没有人的地方越高越好越悬崖攀绝壁。这是我个人爱好好了吧!我刚才只是提一个见意供你们二人参考、参考而己?”
  此时,侨羽一看李军脸上有一些不高兴了,急忙忙双手乱摇一个劲地解释说道:“我……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也没有说不去只是你说的地方是无人区‘原始山区’,我不得不好好地考虑一下下一步该怎么办?咱们这一回闽越王地宫神殿都是九死一生逃出来的,更何况那个地方地处四省交线的原始大山区。方圆几百里地呢四周又没有村庄?又没有乡镇?军啊,你要好好考虑一下好好想一想?地形、地势?落差有多大?闽越王宫地形越野车能开进去落差几十米而且有乡村土路,附近三、四十里地外边都是村庄和城镇,而你今天说的这个地方那可是几百里地见不到一个人影。另外原始大山区里生存条件极差危险重生、随时随地都有生命危险。再者说有没有进山的原始毛毛小道?以前有没有人进去过啊?原始山区里边是一个什么样子的状态,有没有毒气(嶂气)?有没有五毒之物?尤其是毒蛇什么的?另外悬崖多不多你考虑过吗?咱们进入原始大山区带多少吃的?带多少水?带多少爬山绳索?带多少炸药?带多少挖掘工具?你必须得仔细考虑一翻毕竟是原始山区,你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