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江安5: 建设小学

    作者:沙舟来源:原创时间:2021-10-22

沙舟

           话说江安5: 建设小学

   单位发了车补费,我就喜欢打出租车。有一回打出租车,跟师傅摆闲条(普通话闲聊天)说:“你们这行好挣钱,就是”迂起(四川方言拼音迂ji)”,师傅说:“就是,还好我喜欢钓鱼。”我问:“你在哪儿钓鱼?”师傅说:“和丰岩。”我就说我去过建设小学,学校修得好,师傅露出欣慰的表情。和丰岩属于原纳溪县,纳溪县属泸州市管辖,撤县设“纳溪区”已经几年了。和丰岩跟江安的怡东岩是连在一起的。一两年前我去过建设小学两次。建设小学位于江安怡东岩,属怡乐镇。从江红公路关口站下车,经过“青峰寺革命烈士纪念馆”牌坊,往山上走就是怡东岩。怡东岩上有好几个村,,从关口到建设村修有一条水泥公路,大约修了五、六年了,路程大约11公里。

  我下了公共汽车再打摩的到同心村,再走路健身,走到过建设村。建设村的民房不多,下午5点半左右我直接走进了建设小学。建设小学有新修的三层宿舍楼,教室是两厦平房,但很新,另外还有个小操场、一个象样的厕所。我走进学校后,遇到两个男老师、一个女老师,都是年轻人。女老师在愉快地切菜,又切番茄要煮蛋汤,又要炒肉丝。我问一个男老师:“那个得了癌症还一边就医一边上课的周老师还在不在?”男老师说:“还在,已经退休了。”我说:“那就好,江安台报道过两三次。” 男老师说:“在这儿吃饭嘛(江安方言音马)。”我说:“算了,时间不早了,我要回江安。”

   从建设小学要回江安,路程不近,从建设村下山可以先到纳溪县管的大渡口或江安县的强壮社区(又名龙君庙,设过强壮乡)。从建设村打摩的到这两个地方都要25元。有意思的是建设小学的几个老师居然有自己的小汽车,是不是妈、老汉儿出钱买的,那就不晓得了。

         离开了学校,我在村里找车回江安,看到一个农村小客运,老板居然要价100块,搞不懂为什么要这么贵,出租车从江安到建设才60块,我打过一回。那就拜拜了。我又看到一户一楼一底人家前停着一辆摩托车,我问一个小伙子:“送我回江安要得不,我出50块钱。”小伙子愿意干。坐在摩的上跟小伙子摆龙门阵,小伙子很年轻。建设村一带松树和杂竹很多,我问这一带林权下放给各家各户了没有,小伙子说没有,又说松树倒了的有毒、需要清理。小伙子说以前他家不在村小附近,读书要走三个多钟头(应该说的是来回),家头种点啥子够吃。我问他现在做哪行,他说做凉菜 ,在六盘水景区打工。六盘水是贵州省的城市,因为城区海拔将近两千米,有“凉都”之称,现在“避暑”生意做得好。我又问他在哪儿学的做凉菜,他说上过江安职中。从江安到六盘水现在交通很便利,有从纳溪到贵州的高速公路(先过遵义再到六盘水),又开通了一条经过江安附近长宁县的成贵高铁,一天有十一班。成贵高铁跟贵阳到昆明的高铁联通,过了贵阳才是六盘水。六盘水若干年以前穷得出了名,因为是大山区,山上的苗族有些是赤贫,有人说是“苗家最下层”。但又有人说“苗子长得漂亮”。我跟做凉菜的这个小伙子说:“好好干,挣到钱了找个漂亮的苗族姑娘”,小伙子笑得舒心。

         曾经从二龙口到泸州的公路往里走的乡村爬过老石梯子路上怡东岩,石梯子又陡又高,有点戳笨(江安方言音,干傻事的意思)。还好,都是为了健身、娱乐。上了山离关口已经够远了,走累了想打个摩的回江安,遇到一个上山的摩托车,是个四十几岁的男的骑的车,问他跑摩的不,他要干,要好多钱,要12块。一路摆龙门阵,我问他是做啥子的,他说在纳溪那边一个砖厂做管理,又说投资了七、八十万在山上种油茶和茶叶,我说有一定风险,他说卖得脱。他又问我是哪儿的,我说我是县党史办的。到了关口他说你开10块钱就要得喽,起先我看你有点着急。我说已经讲好了的,这12块你收斗(方言音dou,四声,收下的意思),并说有机会来找你喝酒,我出卤鸭子。并且和他互通了姓名,他叫**华。他还说他是凉水井村的,当过村上的文书。

         我后来又到过同心村,在一户农家歇下脚。这户人家一对中年夫妇在择什么菜,我问这个是啥子菜,主任家说是山野菜,我说是马齿苋之类的吧,总要有个名字 ,主人家说就叫山野菜。我又问你们卖成好多钱一斤,主人家说两三块,我说:“你们挣得不多,城市里的馆子野菜卖得上二、三十块一份。”时值清明前夕,我问山上讨茶叶没有?(讨是本地方言音,意思是摘),主人家说待讨了。(待也是方言音,正在的意思)。这就对了,明前茶(清明节前讨的茶叶)好增收。主人家屋里有一个小男孩。我问主人家这儿到凉水井要走好久,主人家说半个钟头,并且说这个娃儿就在凉水井读书。凉水井村小叫“怡东小学”。

         我就继续向凉水井开路,走到半中间,就又遇到了**华骑着摩托车从后头来了,我喊*老板,他就停了车,搭我到了他家。到他家前面一眼望去有七、八厦较新的房子,我说这房子还修得好,他说是个中心村。

         到了**华家前面,他的爱人、老妈和大伯都在地里挖锄兜,一副穷苦相。房子是破败的两厦土坯房。他说是地主的房子,已经破烂了。这家以前的老人是不是斗地主斗得好,土改时候分到了地主的房子,那就不晓得了,土改离现在可是有六、七十年了。主人家说想请你喝酒,只是没得准备得。我说没得事,有缘再喝。*老板说要去弯弯头看一下修水泥公路,我说你去忙正事。

       凉水井村附近有个市农科所建的油茶苗基地,工作人员住的是一排普通农村平房。招牌打的是种植上千亩,感觉是有两、三百亩。油茶产的油和橄榄油类似,是高档食用油,一斤能卖上一百二、三十块钱。感觉广东、香港的老板吃得起。

         在凉水井村周边遛达,周边不少农家都种了油茶和茶叶,**华说的投资了七、八十万应该说的是政府拨的扶贫款。但愿过几年怡东岩的农民能得到实惠。

         从凉水井打摩的下关口,跟开摩的哥子吹牛。哥子说:“*老板的两个娃儿在江安中学读高中,读书读得。*老板的油樟果子去年都卖到几万块。”看来山区只要因地制宜搞好种植,是“广阔天地,大有作为”。

        写于2021.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