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江安6 :红岩村柿子部落

    作者:沙舟来源:原创时间:2021-10-27

沙舟


             话说江安6:  红岩村柿子部落


       


           江安县城南面的南屏山是座好山,传说几年前有外地老板想来投资,把南屏山上的红岩村打造成农业生活体验景区。后来又听说要改造红岩村不容易,老板提起包包跑了。


       红岩村位于南屏山下岩的南山麓位置,长期属于江安的贫困村。村里有一个“牛巷口水库”、一个“喂猪溪水库”,是向蟠龙镇供水的水源。翻过南屏山,离蟠龙镇就不远。


         挨着水库的矮山上面有个“半边寺”。我曾经爬山去过半边寺。寺里只有一个和尚。和尚见了我就说:“我在佛祖寺见过你。”佛祖寺是个合法佛教活动场所,是个小庙,由一个信佛的孃孃在江北修建,位于江安县城去橙花岛的公路“大转拐”附近,离长江岸边近。我曾去访问过,并丢了张一百块进功德箱。在佛祖寺见到了这个和尚。


       这个和尚是吉林省人,在山西五台山受戒,不知怎么来了四川。


        到了半边寺,看到寺庙很小,却一应俱全,有个很小的“大雄宝殿”,有一间狭小居室。和尚说还有一个小师傅不住在这个庙子里,房子不够。来都来了,跟和尚吹牛,说我认识一个延吉人。和尚来了兴趣,说这个吉林的延吉(延边州府)都是朝鲜族,他们平常说朝鲜语,去外地都说普通话。继续跟和尚聊天,说起弘一大师。这个出身民国初年天津大富家庭的李叔同是一代名僧,在日本留学时谈恋爱找了个日本人, 而且很漂亮。李叔同回国后在杭州美术专科学校任音乐教师。在日本留学时他还和志同道合的同仁排练过话剧,并成功演出。是个才子。李叔同在杭州学佛、出家后(法名弘一),女朋友到中国来找他。李叔同在上海与她见了一面,给了她够多的钱,打发她回日本去。女朋友问:“什么是爱?”李叔同说:“就是慈悲。”


        吉林和尚说半边寺没有什么发展,不久他就去浙江了。


        红岩村修通水泥公路已有两三年了,现在有一个农村小客运专门跑城区到村上,比大客车多收三元,可以在随便哪个位置停车、下车,生意够好的。


        红岩村跟柿子的关系有意思,村里岩边有上百棵柿子树,柿子成熟、落来烂在地里都没得人讨得(讨,方言音,摘的意思。)因为柿子树很高,村里留下来的年轻人少,老者儿老妈儿没有劳力来讨或者用竿子打。柿子烂了好可惜。这两年来县政府组织搞出个“红岩柿子节”,并组织机关单位人员开展徒步健身活动,走到红岩村,再走回黄泥坝前面不远的碧水苑山庄,由政府招待吃饭。但愿能帮助红岩村整体脱贫。


        从县城去还没有到红岩村,过了甘家坡有一个加埝村。按照路牌去访问“桂香寺”,半路上遇到一个五十几的妇女在扫地,问她是村里的保洁员吗?她说是自家的山,并说村里有两个保洁员,一个月两千多。我还问“桂香寺”咋个走,她说:“啥子桂香寺呕,岱圣寺。名字随便他们改。嫁到这儿二十几年喽,都叫岱圣寺。”她说的他们就是在这儿准备打造乡村旅游的老板。我曾在加埝村一家代办邮电的商店问过老板:到桂香寺咋个走,有好远?店家说:两三公里。又问过一家小茶馆在打牌的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男的,那个男的开口就是脏话,“啥子**桂香寺”,看来意见很大。


         继续朝桂香寺方向走,走到了一匹岩的尽头,看到有一座三间屋的平房,是用预制板搭的。一个中年男子抗着锄头收工,跟着他回来的有四个小女孩,还长得乖咪咪的。我问老大在哪儿读书?她说在加埝村,放假了。倒转来再慢慢找,原来桂香寺是一座普通农村民居(土木结构的烂瓦房)。走进这个人户,喊了一两声,来了主人家,一个将近六十岁的老者儿。跟他扯把子(普通话闲聊、吹牛的意思),他说生四个女的那家是贫困户,政府补贴两万多块,他拿来盖了一厦平房。


         桂香寺有一间老旧瓦屋里有几个烂雕塑,问老者儿为啥子又叫“岱圣寺”,老者儿指着地下说:有一块碑叫“岱圣寺”。原来如此。笔者问:“家属呢?”他说:睡jidei,方言拼音,躺着的意思)。笔者判断这户人家应该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搞土改,把一撇小庙分给了他住家。


         岱圣寺屋里有几只大老鼠在吃竹子,吃得的窸窸窣窣的。笔者问这是啥子东西,老者儿说是竹鼠。我问好吃不,老者儿说细嫩。我问价钱,老者儿说一百二十块一斤。我感觉扯球淡。继续吹牛,老者儿说明天他要去城里领农村养老保险金,一个月有七、八百块,我说还可以嘛。


         对于南屏山的报道,这次是到此为止。依山傍水的好江安,我们的美好家园,阿弥陀佛。


          写于2021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