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江湖笑狂沙(176)

    作者:飞翔的鹰耿彪来源:原创时间:2021-11-11

第一百七十六章节:寻踪迹南圣古刹,众人进安乐王府。


  白无常欧阳山一路上纵纵跳跳急速狂奔,紧紧跟随前边的那三个人,一直追赶到一个小村口前面。
  此刻,三个人陆续看了看村口路旁石碑上刻着的几个字,只见小村口左侧石碑上刻着“南斗坡青云庄”五个大黑字。于是三个人陆续停住了脚步,仔细观瞧着小村口周围的环境。咱们再说南斗坡青云庄村口前边,一条小小的河流缠绕在小村庄的不远处。
  青云庄村口前边一座小石拱桥,横跨在小小河流之上。这空中的半圆与水中的半圆构筑成了虚实的空间,小石拱桥的桥洞下河水由西向东哗啦啦地静静地流淌着。“呵,好地方,这景色多美呀!”这工夫白无常欧阳山冲着左右的黑无常上官云和鬼递头一挥手,于是一边急速走着一边赞美着村落周围的环境。
  此刻三个人无心观看江南水乡夕阳幕下的美景,急忙跑上那座小石拱桥并且匆匆而下。就这样三个人晃晃悠悠顺着村道一路小跑,不一会功夫便消失在村边的竹林深处。
  西边天幕之上,那一抹西边残阳似血。
  淡淡的雾气,升腾在一片竹海翠绿之中。
  那淡淡的雾气,忽薄若蝉翼,忽浓如云层之雾,升腾翻滚,淡若如烟,缠绵于那村庄边缘竹林深邃的色泽中。
  竹林里,竹连竹、竹跟竹,一排排、一趟趟、一列列,耸立于鸟语花香之间。
  这时,黑无常上官云带领着白无常欧阳山和鬼递头已经走出竹林,三个人来到竹林深处的一片空旷之处,前边一条小路通往一片三四里宽阔的红土岗。
  这工夫,黑无常上官云冲着白无常欧阳山说道:“欧阳兄,你说咱们现在已经应该进村子了,怎么走了好几里地也见不着一个人影呢,也不知道前边是什么鬼去处?”“嗨!上官哟,别管是不是村子啦,咱们是跟踪那三个人才来到这里的,那三个鬼佬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就在二个人交谈之时,由远而近“吁…沃…驾…吁…嘘…!”一转眼工夫,三匹马儿由远而近急速狂奔而来。
  此刻,鬼递头一看竹林里边飞跑出来三匹战马,于是冲着黑无常上官云和白无常欧阳山说道:“上官、欧阳、你看竹林西边道上来人啦,快闪开~。”就在鬼递头冲着黑无常上官云、白无常欧阳山说话之际,远处竹林里边的三匹战马已经冲着三个人飞奔了过去。
  只见这三匹战马急如风快似电,一转眼的工夫已经飞奔到了三人面前。
  这工夫只见头前枣红战马上的人呼叫嚷着:“乌呀!老鸹小小饺子的,你们三个人在这里呢,让我们好找啊~”此时黑无常上官云和白无常欧阳山与鬼递头,都同时观看战马上的三个人全都乐了。
  原来,从西北方向竹林里边飞奔过来的三匹战马,上边坐着的人正是霹雳神魔赵楠異、鬼无影、鬼不灵老少三个人。这时黑无常上官云走上前几步,冲着奔驰过来的枣红战马上的鬼无影说道:“鬼老前辈,你们三个人哪里弄来的马儿,怎么也跟着跑到这里来了?”此时鬼不灵赶紧拽住战马的缰绳,冲着走过来的黑无常上官云开口嚷嚷着说道:“哎,上官云、欧阳山,你们怎么也会在这里,看没看见豆腐酒楼里边出来的那个小老头?”“鬼老前辈,我们只是跟踪书生和胖子二人,从豆腐酒楼里边一路追赶才来到此地的,并没有看见其他人啊。”黑无常上官云一边说话一边拽住战马马头上的缰绳,帮着鬼无影拽住刚刚停住脚步的枣红战马。这时对面道路中央的鬼递头和白无常欧阳山二人,也快速走到枣红战马身边并冲着后边战马上的鬼无影、鬼不灵嚷嚷道:“哎、哎、我说鬼老二、鬼大,你们下马,咱们一边走一边说吧,我们三个人也是跟踪着书生和胖子才来到这里的,对了,还有衡山派掌门玉衡子老杂毛,咱们的老仇人、老对手~”鬼无影和鬼不灵一听先是都愣住了,而后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全无言已对了。
  这时,霹雳神魔赵楠異在旁边已经跳下马来,而后走到黑无常上官云和白无常欧阳山面前忙问道:“哎,我说上官云、欧阳山、你们说谁,什么、什么玉衡子~”这工夫,黑无常上官云冲着走过来的霹雳神魔赵楠異忙回答:“唉,是我们的死对头,老冤家,安徽衡山派的老掌门玉衡子老道,也就是西藏萨迦王朝活佛桑结扎布的大师叔伯,二十年前活佛桑结扎布受邀担任皇氏家族祖宗神庙主持方丈时,衡山派老掌门玉衡子正在闽南王朱洪辉处为五大王府护卫长,曾经接到过活佛桑结扎布的秘函,于是乎秘报给了司秉监太监总管魏忠贤处,诬蔑老福王朱常洵招兵买马、聚草屯粮、暗中勾结五大王秘谋造反接二连三地遭到贬职,最后落难到江西赣州府穷山沟沟里边,差一点将老福王全家诛灭九族,为此事这才结下了仇深似海的怨恨,今天在豆腐酒楼碰上了,我们三人这才一路追踪到这里,这不才与你们三个人碰上头了吗。”这时鬼无影瞧了瞧鬼不灵冲着上官云、欧阳山言道:““乌呀!老鸹小小饺子的,这群乌龟王八蛋,一转身工夫全都消失了,对了,上官、欧阳,你们下一步想怎么办?”这时,黑无常上官云和白无常欧阳山互相看了一下,而后又瞧了瞧旁边的鬼递头谁也没言语。这时霹雳神魔赵楠異在那大声嚷嚷道:“哎,我说三位前辈、上官云、欧阳山咱们还是往前走一走,看一看再说下一步如何。”此刻白无常欧阳山与上黑无常官云好像都在思考着什么。
  这工夫鬼无影和鬼不灵已经从战马上跳了下来,牵着缰绳冲着白无常欧阳山与上黑无常官云言道:“上官、欧阳啊,走、上前边看看再说吧,对于衡山派的玉衡子,那可是老冤家、老仇人了。”
  就这样,几个人牵马的牵马、闲走的闲走的,走在最前边的是鬼无影和白无常欧阳山与上黑无常官云三个人。
  此时,鬼无影牵着缰绳边走边说道:“乌呀,老鸹老老饺子的,这个老乌龟王八蛋也从深山出世了,这可是太奇怪了,衡山派的玉衡子老家伙,善使云南大理段氏家传绝技五毒掌和玄冥阴魂手,曾经雄心镇东南一隅,与大理沐氏家族素有往来。”
  这工夫白无常欧阳山听着鬼无影唠叨,心里先是一惊心里想五毒掌和少林派的秘宗铁沙掌、红沙手、黑沙掌、大力金刚掌一模一样,并称南北奇功。不一会功夫,几个人便一一走上了土岗。当众人走上红土岗时忽然眼前一亮,才发现前边竹林拥抱着一幢衙门式的大门楼,东侧不远处还有一个道观隐隐于竹林深处。
  这时,鬼无影举手遥望才发现大门楼上的横匾额,而后给身边的白无常欧阳山和上黑无常官云言道:“上官、欧阳啊,这里便是安乐王府了。”
  黑无常上官云也是举目遥望了一会,扭头冲着白无常欧阳山和鬼无影说道:“鬼前辈,这竹海之中即是安乐王府,那边竹林深处有可能就是南圣观。”
  就在这工夫鬼剃头、鬼不灵和霹雳神魔赵楠異也全围拢了过来,也是伸手指指点点。咱们先不说众人在安乐王府门口远处偷瞧着,回头再简单说一说这个安乐王府。
  其实安乐王府衙门式的门楼大门紧紧关闭,门口前并于一人把守,只有东西两侧巨大的石狮子静悄悄地耸立在那里。
  这安乐王爷府,高高的衙门式飞檐门楼,很有江南水乡徽派建筑的風格。王府大门为双扇对开式,每一扇大门高约三四米、长约四米多。每扇门全部用闽西山区特有的腥红楠木,整棵大树切割铸造而成。每一扇大门上布满了人拳头大小的特号铜铆钉,全部用黄铜和杂钢铸造而成。这拳头大小的铆钉在远处望去真可谓金光闪闪、耀眼生辉。双扇大门关闭着更显得威严阴森、盛气凌人。
  可是又有谁能知道,在这个高墙大院深庭豪宅里边,演义了多少人间悲剧,述说出多少朝代更迭的历史事件。
  这工夫,只见霹雳神魔赵楠異、鬼无影、鬼不灵老少三人先在竹林深处拴好战马,而后这才来到竹林临道边缘观察了一会。
  此时黑无常上官云在最前边冲着众人一挥手,再说这六个人循序渐进地绕行到安乐王爷府左侧墙下,而后六个人一一运用轻功纵身术跳上了大墙。
  此刻,独霹雳神魔赵楠異一人留在了墙下,而后霹雳神魔赵楠異重新走回到竹林拴马的地方。
  咱们再说墙上的白无常欧阳山与黑无常上官云、鬼无影、鬼不灵和鬼剃头几个人,只见五个人小声嘀咕了几句便兵分两伙,一伙以白无常欧阳山与黑无常上官云二人为主,猫着腰顺着高墙往西北方向而去。另外一伙以鬼无影、鬼不灵和鬼剃头三个人为主,顺着高墙往东南方向一直越过高高的门楼便进入了王府。
  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