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拾乡愁情怀

    作者:清泉石上流来源:原创时间:2021-11-12

捡拾乡愁情怀

                     曾佐然

昨天晚上11点过,在微信圈里看到陈先忠转发云台居士QQ空间日记《消失的孔子寺》。

一读,心里就起波澜。一座建立于明隆庆六年的古刹孔子寺,浮出历史长河的水面。因一座寺名到一个村名,因纪念革命烈士而改村名,寺庙供奉塑像而改为学校,后因大炼钢铁而被拆除,其兴衰过程令人感叹。只有那一座水库而保存了孔子寺的名字。

每个人,也都有属于自己的家乡记忆。它将成为一种特别的“乡愁情怀”,深藏于心底,令人向往。正如作者所说“每当经过水库堰坎,不禁想起那座寺,那些人,那些事……”

少华村是因纪念牺牲于此的解放军侦察员李少华,1953年经泸州市人民政府(原四川省人民政府泸州区专员公署)批准,这一叙述引起我极大的好奇心。翻阅《泸县英烈》(政协泸县委员编),却一无所获。如果能够详细写出来,让更多的人知道,当是对英雄的缅怀,更是一种精神的传承。

早上起来,又看到白云居士发的《王氏庄园——葛林湾》一文,对于葛林湾(王氏庄园)的前世今生又了详细的了解。特别是王氏庄园在解放初期那段烽火销烟,是对泸县历史的一段鲜活的补充,非常有价值。

这两篇文章都是退休教师王辉远的作品,都是对即将逝去的记忆进行打捞、抢救,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新与旧的交织过渡,是时代的变迁和文化的传承。对于白云居士,我知道是一名叫王辉远退休教师,居住在隆昌,喜欢写古诗词,开会见过两次面,交流不多。还不及他儿子王映川与我相熟。

读了《消失的孔子寺》和《王氏庄园——葛林湾》这两篇散文,对王老师的敬意油然而生,觉得王老师在做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每个人,也都有属于自己的家乡记忆。她将成为一种特别的“乡愁情怀”,深藏于心底,令人向往。

读了《消失的孔子寺》和《王氏庄园——葛林湾》这两篇散文,对王老师的敬意油然而生,觉得王老师在做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总是在有月亮的的晚上响起。故乡的面貌,却是一种模糊的怅惘,仿佛雾里的挥手别离,离别后乡愁是一棵没有车轮的树,永不老去......”席慕蓉的这首《乡愁》,正好诠释了王辉老人两篇散文的意境。

故乡的山,故乡的水,故乡的一草一木,故乡的亲人朋友,总能唤起浓浓的乡愁。字行里间饱含深情,回忆逝去的时光及美好的往事,令人感动。

每个人,也都有属于自己的家乡记忆。她将成为一种特别的“乡愁情怀”,深藏于心底,令人向往。

每一段记忆,都有一个密码。只要时间、地点、人物组合正确,无论尘封多久,那人那景都将在遗忘中重新拾起。

有的破碎可以拾起,可以修复。拾起破碎记忆,祭奠逝去的青春,虽然让人那样的揪心、伤感。

回忆就是生命的美丽。它是匆匆而去的人心中的秘密,心中甜蜜的溪流,醇醇熟睡的安静。

回忆就是一帧照片,一帧发黄退色的老照片。寂然凝望,青春不再,红颜不再,往事已苍老。

回忆让生命完美。回忆像落日映照的河面,拣出闪光的珍藏在心中。她寄托着所有人的希望,就是梦的光点,就是幸福的港湾,就是轮回的开始……